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真龍出水 續1-15 (全文完)

家庭倫理

沒忘掉你聲音和半濕的唇印試問我怎愛別人(1)

  我坐在火車上,頭探出窗口,和來送我的爸爸媽媽和阿姨告別,小蕊並沒有 來送我,是我叫她不要來的。如果她來的話,一定會哭的,我不想看見她哭,也 不想自己難過。

  「到了地方打個電話回來。」媽媽說。

  「知道了,回去吧。」

  「路上要小心。」爸爸也說。

  「好了,真是麻煩,幫我去買瓶水吧。」我對爸爸媽媽說。

  爸爸媽媽去給我買水了,阿姨走到我的面前:「小心點。」

  「知道了,阿姨。我不在的時候,如果你想的話,就再找個吧。」

  「討厭,說什麽呢。」阿姨說,我看爸爸媽媽還沒有回來,于是擁住阿姨的 頭,和她接吻,我知道可能有一段時間享受不到阿姨的吻了。火車上的人奇怪的 看著我們,他們當然不相信阿姨是我的情人了。

  一會爸爸媽媽回來了,火車開動了,我向他們揮了揮手,然後坐進了車廂。

  我才坐下,就有個列車員向我走來。

  「小龍吧,還認識我嗎?」他同我打招呼,我仔細一看,想起來了,他姓周, 是我爸爸以前的同事,後來調到了鐵路局,負責管理鐵路公安。每到過年過節, 總要到我的家,他和爸爸媽媽都是老朋友。

  「周叔叔,你怎麽在車上?」我問,其實我早知道,一定是爸爸安排的,讓 他照顧我。

  「你父母叫我來的,讓我在路上能夠照顧你,不要坐在這了,這幾天人多 所以臥鋪不好買,不過到了車上就好辦了。走,我帶你去臥鋪。」

  「謝謝叔叔。」我說完拿起背包,同周叔叔一直往後面走去,穿過幾節車廂, 就來到了臥鋪。

  「周局長。」管理員叫道。

  「哦,給我侄子找個臥鋪,要安靜點的,錢我來付。」

  「說哪去了,您侄子還能收錢嗎?以後麻煩您的地方還有呢。」說完帶著我 到了4號包廂,「就這了,面隻有一個人。」說完帶我進去了。

  面沒有人,大概那人出去了吧,我放下背包,坐在了床上。

  「小龍,有什麽事情找我,我就在8號。」

  「知道了,周叔叔。」

  周叔叔和管理員都走了,我獨自坐在床上,這個包廂是整列車上唯一隻有兩 個床位的,平時都不開,隻有今天才開,剛才管理員就這樣說。我仔細看了看, 也沒有什麽特別呀。再豪華,要上廁所還得往外面跑。

  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門開了,進來一個人。當我看見這個男人的時候, 我的腦海隻有一個字:「酷」。他一身黑色的學生裝,頭發就像鄭伊健那樣。

  他進來就看見我坐在床上。然後對我說:「你坐在我的床上了。」

  「哦?對不起。」我連忙坐到對面的床上。

  「沒關系。」想不到這麽酷的人也會說這樣的話。

  「你去哪呀?」我問道。

  「濱海。」

  「哦?我也去那。」我興奮的說。

  「是嗎。我叫陳珊。你呢?」他問我。

  「小龍!你去那做什麽?」

  「我的家就在那。」

  「哦∼∼我去讀書。」

  「是什麽學校呀。」

  「濱海師範心理專業。」

  「不錯呀。我以前在那實習過。」他臉上有點興奮的表情。

  「是嗎?」是有點奇怪,世界太小了。

  「還有很長的時間呢。我給你占蔔怎麽樣?」他神秘的說。

  「你會占蔔?」

  他沒有說話,然後從包拿出了一付牌。「這是tarrot,中文是塔羅 牌。」

  說完,便問我一些問題,然後開始給我占蔔。他問了我幾個問題後,叫我抽 了幾張牌,然後依照某種形狀擺好,他開始翻牌。

  「你的運氣不錯,總會有人幫助你,雖然你不太願意和別人說什麽,但是你 還是會有很多朋友。奇怪,牌面顯示你的女性朋友最多,男性很少。」

  怎麽這麽準,我有點感興趣的同時。這時候,我發現他的胸肌很發達,我拍 了一下她的胸部說:「你真強呀。胸肌也這麽發達。」

  「啊!」他叫了一聲,然後雙手護住胸口。

  「怎麽了?我有那麽可怕嗎?」我奇怪的問。

  「沒……沒……我隻是讓你嚇了一跳。我們繼續占蔔吧。」說完又開始看我 的手相,又說了幾句,真的十分準確呀。

  我突然抓住他的手說:「我也看你的手相。」

  他猛的縮手回去,「我去廁所。」說完出去了,我正奇怪的同時,發現他沒 有喉結。

  啊!不會吧,他不是男的嗎?我在後面跟著他,隻見他急忙跑進廁所,連門 都沒有鎖。我悄悄的進去,見他坐在馬桶上。他看見我吃驚的站了起來。就在這 一瞬間,我看見他的下面居然沒有那應該有的東西。

  她是女的,我回身鎖上了門,走到她面前。

  「你是女的?」

  「你……要做什麽?」她慌張的問。

  我呆呆的看著她,她站起身來就要向外面走,我抱住了她,把她按在廁所的 牆壁上,她想喊,我摀住了她的嘴,然後另一隻手從她的衣服下面伸進去摸她的 胸,原來她用布把胸部給纏上了,但是我隔著布,還是感受到了她乳房的溫度。

  我開始吻她的脖子,手慢慢的按摩她的乳房,隻是一會,她就慢慢的放棄了 掙紮,我拉下她的褲子,手指進入了她熱熱的陰道,她的嘴緊緊的咬住我的手, 眼淚順著臉流到了我的手上。不知道爲什麽,看見她的眼淚,我更有了欲望。

  我放開了捂她嘴的手,她用力的呼吸,但是並沒有喊,我親吻她的唇,她開 始還躲閃,但是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的揉弄,使她有了感覺,終于開始接納我的 嘴唇,我們正在熱烈相吻的時候,有人敲門。

  她停了下來,看著我說:「我們回房間好嗎?」說完,紅著臉出去了。

  我緊跟著她回到了包廂,一進入,她主動的擁抱著我,我再次吻著她,把她 壓倒在床上。我吻著她的嘴唇,雙手開始解她的衣服,她沒有反抗,我很容易的 脫下了她的上衣,看著纏在她胸上的幾圈布,我替她揭開,一對豐滿的乳房進入 了我的視線。她的乳房好美。我幾乎忘了要做什麽,看著她的乳房沒有動。

  「看什麽呀。」她用雙手交叉的護住了乳房,我撲在她的身上,然後用力的 拉下了她的褲子。

  我隔著她的內褲,親吻她的陰唇,並不斷的用舌頭來回的舔弄。一會她的陰 道就濕潤了,內褲被我的口水弄濕後陰唇同陰道的輪廓清晰的顯露出來。看得 我欲火焚身,我扯下了她的內褲,然後掏出了陰莖,連褲子都沒有脫,就插進了 她的陰道。

  「啊∼∼∼」她痛苦的叫了一聲,我慢慢的動作,開始適應她的需要,我逐 漸加快了速度,她也跟著我加快了挺動,我猛的用上力,開始肆意的抽插,她興 奮的晃著頭,頭發也亂了。

  我越來越用力,我感覺倒她陰道內噴出了燙燙的液體,淋在了我的龜頭上。

  她的口水從嘴角流了出來,我用舌頭輕輕的舔她的鼻子,然後用嘴唇吸她流 出的口水,我的快感越來越強,高潮就要到了。我拉出了陰莖,用手代替她的陰 道上下套弄著我的包皮,不斷的摩擦使我最終射在了她束胸的布上。

  我無力的躺在她的身邊,吮吸她的乳頭,然後用她的內褲擦擦我的陰莖,又 替她穿上了內褲,她把頭緊緊的埋在我的胸上,不敢看我。

  「爲什麽要扮男人?」我摸著她的秀發問。

  「我是不是很淫蕩?」她反問。沒有等我回答,她又說:「我這是第二次做 愛,我的第一次被一個不知道名字的男人給奪走了,他在強奸我的時候,我卻有 了快感。後來我認爲自己不是個好女人,于是就扮男人,可是後來還是被你發現 了。」

  「你不怨我嗎?」我問。

  「其實第一眼見到你,我就對你有了好感,不然我不會主動爲你占蔔的。」

  我在她的嘴唇上輕輕的親了一下,拉過被子替她蓋上,然後摟著她。

  「你是個好女孩,你敢說實話,這一點,就值得我去喜歡。」我說道。

  她擡起頭看著我,眼睛又流出了淚水,然後吻上了我的嘴唇。我吻著她柔 軟的嘴唇,然後用舌頭舔著她的眼淚。

  「休息吧。到了濱海我還要你帶我去學校呢。」

  她點點頭閉上了眼睛,我輕輕的擁著她,卻沒有睡著,聞著她身上的味道, 等著明天的到來。

                (2)

  天亮的時候,我被一陣敲門的聲音吵醒了,是周叔叔,我趕緊跑到了自己的 床上,好在我昨天沒有脫衣服,我把門打開,周叔叔走了進來。

  「昨天睡的好嗎?」叔叔問我。

  「挺好的。」

  「走,去吃早飯。」說完,帶著我往餐車走去,我回頭看看陳珊,她還在睡。

  我關上了包廂的門,跟著叔叔到餐車吃早飯。

  「小龍,等下車就到站了,我就不送你了。我這有張名片你拿著。」說完 給了我一張名片。

  「這個人是我的哥們,現在在濱海做生意,人不錯,夠意思。你有什麽事就 去找他,我已經同她講了。」

  「謝謝,叔叔。」

  吃完飯,我回到了包廂,陳珊已經醒了,又穿上了衣服,不同的是沒有束胸 了。我從後面抱住她,親吻她的臉,雙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摸著她的乳房。

  「討厭,才起來,不要鬧了。」她晃著身體。我又親了她一下,然後放開了 她。

  「這個是我的電話,等你安頓好了聯系我。」陳珊給我一張小紙片。

  「好,到時候可不要不理我。」我說。

  「知道了。」

  等她吃完早飯的時候,車到了濱海車站,我們一同走下車。出了車站,她給 我招了一輛的士,我們約好以後聯系,然後就分開了。我在的士上坐了30分鍾 左右,就到了我的目的地,濱海大學,我隻是初中畢業,所以隻能讀心理系的預 科。這年頭,有錢就容易辦事。

  很快我就進了教務處,將該辦理的手續辦理好了,因爲現在不是招生的時候, 所以暫時沒有宿舍,但是我交了一筆可觀的學費,所以又把我安排到教師公寓 的一個單間,這到是方便我以後了。

  單間就是單間,隻有一間臥室和廚房,還有一個不大的澡間,不過對我來說 已經不錯了。我拿了鑰匙,放在門框上面一把,另一把放進口袋,然後動手收拾 房間,一切都搞定後,我開始在校園內閑逛。

  濱海大學是一民辦大學,但是在國內享有很高的聲譽,它每年隻在國內固定 的省招固定數量的學生,校園很大也很美,我實在是無聊,閑逛一會後,在校外 找了個網吧上了一會網,又給父母打電話,然後又分別給小蕊和阿姨打了電話。

  入夜,我躺在床上,看著租來的漫畫,自從我上中學後幾乎每天晚上身邊都 有女人,今天卻不同,感覺還有點不習慣,翻來翻去的睡不著。接下來的幾天, 我就一直熟悉環境。終于又過了幾天,終于開始上課了。

  我來到了教室,準備上課,這我才發現,班級的女生比男生要多出幾倍。

  我以前隻聽說過外語系的女生是出名的多,可是沒有想到心理系的也這麽的 多。

  女生多當然就熱鬧了,我卻不太喜歡。

  放學後,我回到了房間,洗了澡。忽然聽見隔壁的房間傳出了熟悉的聲音。

  我走到牆邊,把耳朵貼在牆上,「啊!∼∼∼∼∼啊∼∼∼∼∼∼」一聽就 知道在做什麽了。我的陰莖立刻勃起了。

  我發現牆上居然有個小洞,太好了,看樣子前任住家一定喜歡偷窺呀。我透 過小洞,隻見一個女的,光著身,坐在一男的懷,正上下的挺動。啊∼∼免費 的A片呀,我把眼睛靠的更近了,那男的雙手用力的抓住女人的乳房,用力的揉 搓著。女的頭發已經四散了,看樣子還沒有滿足。這時候,女的站起身來,背沖 著男人擡起了屁股,正好,我看見了她的陰部,陰道呈現黑紫色,一簇陰毛從會 陰處延伸向肛門,肛門的四周也很黑。

  男的扶住自己的陰莖,慢慢的插進了女的的肛門,女人興奮的要叫,男人用 嘴堵住了女人,男人的速度越來越快,不一會就不動了,在那喘氣。女人好像 沒有滿足,抓住男人的陰莖又吸又舔,說些什麽東西我聽不到,可是那個男的陰 莖任憑女的怎麽弄也硬不起來。

  女人抓住男人的手塞進自己的陰道,男人用手使勁的攪動著。我在這邊看 著激情的一幕也受不了了,我抓住陰莖,上下用力的搓動,那男人的手攪動的速 度加快,我搓動的速度也越快。

  隻見那女人身體向後倒去,躺在那不動了,我看著她的大乳房同黑色的陰 部,終于把精液射在了牆上。我趕緊拿出紙巾擦了擦,然後坐在那。突然我想 起了陳珊,趕緊出去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我在哪。

  「這麽著急找我?」陳珊在電話問。

  「當然是想你了。」

  「貧嘴。好了,我等一下過來。」

  我耐心等待了好一會,才看見一輛的士向我開來,陳珊從車上下來了。我眼 前一亮,她已經換上了完全的女人打扮,十分動人。她走到我面前,勾住我的脖 子,和我親吻,我立刻熱烈的回應她,同她緊緊的貼在一起,半天才分開。

  「去你……房間吧。」陳珊在我耳邊低語。

  我拉這她的手向我的房間走去,走到我隔壁的時候,門開了,面走出一男 一女,我們象征性的點點頭,以後一定有機會打交道的,那個女的走到我的面前 的時候故意扭扭屁股。陳珊見我在看那女的,立刻捏了我一下。我笑了笑,同她 進了我的房間。

  一進房間,我就開始親吻她,她反映很激烈,用力的抱著我,我一邊吻她一 邊脫她的衣服,我們站在房間中央,互相解除對方的衣物。不一會就裸體相見了, 我蹲下身,把頭埋在她的三角地帶,呼吸著誘人的味道,然後用手翻開她陰唇的 交彙處,她的陰蒂露了出來。

  我不由得發出感歎,紅色的陰蒂大概是第一次接受男人的撫摩,慢慢的充血 變硬,我的舌頭已經舔了上去。

  「龍,那髒。不要呀!∼∼∼啊∼∼啊∼∼」

  她口說不要,但是身體的反應卻不聽她大腦的指揮了,我把她掀翻在床上, 分開腿,仔細看她的陰部。陰道已經濕潤了,兩片微紅的嫩肉在微弱的燈光的照 耀下,更加明顯,她的陰毛看樣子已經刮掉了,在陰唇兩側有刮過的痕迹,還有 微微的血印。她的陰部有點腫,在經過兩次大力的接觸後,誰都會腫的。

  我的嘴唇同她的陰唇接吻,舌頭已經進入了她的陰道。她的反應真的很強, 她用力的按住我的頭,口弄不清楚在說什麽。我順著她的大腿吻上了她的乳房, 綿軟的感覺讓我十分受用,我抓著一個不斷的把玩,舌頭舔著另一隻。口水從乳 房上流下,然後我放棄了乳頭,再次吻上了她的嘴。

  「快點插進來。龍。」她哀求到。

  我把已經完全勃起的陰莖放到她的乳房上,龜頭不斷摩擦著乳頭,龜頭的根 部與乳頭的尖端摩擦的感覺真的很爽,她呼吸著我龜頭上散發的男人味道,突然 張口把我的龜頭含在嘴,用力的舔,「啊∼∼」我爽得叫出了聲音,我用力的 將陰莖插入,我的睾丸不斷的撞擊著她的下巴,她用手托住我的睾丸,用力的揉 搓。

  我拉出了陰莖,在她嘴上親了一下,然後對準她的陰道沖了進去。龜頭立刻 被一團軟軟的,熱熱的,濕濕的東西包住。我開始大力的抽動,我每抽動一下, 她的陰唇就跟隨我的陰莖抽動。我一隻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揉搓的同時,嘴巴吻著 她的嘴巴,我們的舌頭用力的絞在一起,她的鼻子發出快樂呻吟聲。

  我松開了嘴,叼住了她的乳頭,隨著陰莖抽動的節奏一咬一松。這樣在抽動 了15分鍾左右,她終于到了高潮,雙手用力的抱住我,下身用力的挺動,以至 于我的速度已經跟不上她了。我索性任憑她動作,最後她的陰道一度的縮緊,夾 的我的龜頭又麻又癢。一股液體噴在我的龜頭上,我拉出陰莖,又舔弄著她的陰 道。

  「你沒有高潮嗎?」她吻著我問。

  「是呀。讓我再幹一會。」說完我把她翻了過來,開始親吻她的肛門,她的 屁股上立刻布滿了小小的疙瘩,會陰處一下一下的在動,我呼吸著她的味道,然 後在她的肛門上塗了些口水,然後扶著陰莖慢慢的插入。

  「好痛。」她雙手用力的抓住床單,「快拉出來,我好痛。」

  大丈夫怎麽說出就出呢,她的肛門比處女的陰道還緊,我慢慢的插入,感覺 到就好像有一個圈緊緊的勒住我的龜頭,我用力的向前推進,這個圈就慢慢的後 移,最後移到了我的根部。肛門好熱,我往前頂動著,逐漸加快速度,她的肛 門上面已經裂開了,露出了血絲。最後我大力的頂了一下,她好像夾斷糞便那樣 夾著我的陰莖,我射在了她的肛門了。

  我拉出陰莖,躺在她的後面,觀賞著精液從她肛門流出的景象,然後我接 住了精液,塗抹在她的身上,「你好壞,人家的屁眼都快裂開了。」她說。「你 要再不拉出來,我就夾斷你的雞巴。」

  「好呀,下次你就夾斷吧。」我摸著她的乳房說道。

  「還有下次呀。」她轉過身來,抓住我的陰莖搖動著。

  才到高潮的陰莖在她的手刺激下吐出了最後的精華,慢慢的變軟了。

  我吻著她的唇,品嘗著她的舌頭,她的腿放在我的腿上,不斷的摩擦我腿上 的汗毛。我拉過毛毯,蓋在身上。

  「休息一下。」我說。

  「你呢?」她吻著我的乳頭,問。

  「我?當然恢複一下,繼續做了。」我扯著她的陰唇說。

  「討厭。」她說完躺在我的胸上。

  我早上六點就醒了,發現陳珊已經在廚房忙碌了,大概是女人的天性吧, 我下地進了廚房。

  「怎麽不再睡一下。」

  「不睡了。」我說著。走到了她後面,抱住了她,親吻她的脖子。她轉過頭 來和我親吻,她的舌頭很靈活,就像章魚的腳一樣,從不同的方向貼著我的舌頭。

  我的陰莖已經勃起了,我把它貼在她的屁股上面,慢慢的搖動。手順著她的 腰上升到她的胸部,不斷揉弄的同時,兩個大拇指,按著她的兩個凸起的乳頭, 她的乳頭逐漸的硬了。她回手抓住了我的陰莖,慢慢的的揉搓著。

  我的欲火上升到了極點,沒有多餘的動作,我掀開她的裙子,一把扯下她的 內褲。我扶著陰莖,同時分開她已經濕了的陰唇,用力頂了進去。經過我的幾次 開采,她的陰道已經十分的暢通了,我毫不憐惜的抽動起來,她的屁股緊緊的頂 著我的陰莖,讓我的陰莖最大限度的插入,我幾次進入她的子宮,研磨她的陰道 壁,我扳過她的頭,再次親吻著她。每天早上是我的陰莖最爲脹大的時候,她的 陰道被我塞的滿滿的。

  她的臀部上已經顯現了汗珠,幾滴汗珠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大滴,從她的屁 股上落到我的陰莖上,最後我們一起進入了高潮,我把濃濃的熱熱的精液射入她 的子宮內。

  「一大早就折磨我。」她喘氣的聲音透露出一絲的滿足。

  「明天你折磨我吧,算給你的補償。」我摸著她的屁股說。

  「討厭,我要回家換內褲了。」說完把內褲脫下來,扔在我的臉上,我拿著 她的內褲,聞著她的味道,然後用它擦著我陰莖上的精液同愛液的混合體,然後 替她擦著她流出陰道的液體。

  我們吃完飯後,她回去工作了,我也準備好了去上課了。

下一篇:母慈子孝 上一篇:畜生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