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母慈子孝

家庭倫理

我可能不是一個好父親,同時也不是一個好丈夫。

  我的妻子背叛了,我的兒子也背叛了我,而他們兩個是聯手一起謀劃著背叛 了我,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們的家里,廚房里、臥室里、衛生間里、客廳里, 每個角落都有他們做愛的痕迹,兒子和他的媽媽,妻子和她的親生兒子。

  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樣下班回到家里,妻子平時要比我早下班回家,今天還是 一樣,穿著圍裙在廚房里忙活,她是鄰居和親戚口中的賢妻,是家長會上和老師 口中的良母。

  兒子漸漸長大之后,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叛逆、不聽話、搞破壞,我一度 被老師叫去學校談話,回家后曾經氣到想揍他一頓出出氣,但妻子比我有辦法, 在我要發火前,竟然讓高傲的兒子低頭跟我認錯了,我的那團氣也就散了。

  我一度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運的男人,一個漂亮溫柔又知書達理能夠教育 孩子的女人被我娶到了,如果沒有發生后面的事的話我還是會這麽覺得,只是它 讓我開始了一段黑暗而又掙紮的生活。

  回到家的我因爲上了一天的班,身體和精神上的勞累都讓我只想趕快坐下來 休息,洗個澡睡一覺,當我坐在沙發上冥想,而手臂無力地癱軟在兩邊時,我右 手的手指上的倒刺好像勾到了什麽東西。

  抬起手臂,發現那個東西好像是被深深地擠壓在了沙發縫里,光憑手指的力 氣好像不容易完整地拉出來。

  這突然發生的小插曲一下讓我有了精神,一下坐了起來,順著手指低頭一看 ,我的那根無名指上確實是被什麽東西纏繞住了。

  我心里難免好奇,到底沙發里面塞了什麽東西,用力地扒開沙發坐墊的那道 緊實的縫隙,用力地把里面藏著的小東西拉了出來。

  竟然是一條絲襪,一條黑色的透明絲襪,家里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我的妻 子曲穎,絲襪的主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誰,更何況我搜索了一下腦子里的存儲信息 ,發現這條絲襪還是我在情人節的那天買來送給她的。

  一條透明的黑色情趣絲襪,妻子的貼身物品,出現在了沙發的縫隙里,這連 起來的一整件事都讓我感到有些納悶。

  但我沒有多想,只是想著可能是妻子什麽時候換下來的時候不小心塞進去的 也說不定,待會吃完飯再把這個還給她,順便教育一下她別再丟三落四就是了。

  我把絲襪放進了自己的口袋,只是當我再度躺在沙發繼續找周公的時候,一 下被自己閃過的一個想法嚇到跳了起來。

  我又從口袋里掏出了那條性感的絲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聯想到的事情。

  這條絲襪就在昨天我還見過,在昨天的晚上,在我們要進行成人間的活動時 ,我特地囑咐妻子換上的,因爲這條絲襪比較貴,妻子舍不得弄壞它,都是穿上 以后讓我把玩一下她的絲襪美腿就好,要干的時候就脫下來。

  昨晚我因爲這條絲襪的誘惑,加上這快一個月來沒有做過愛,積累了許多子 孫需要釋放,在床上大展神威,要了妻子三次,讓她差點噴出來。

  以至于今天上班都沒什麽精神,我看著那條絲襪不禁想到,昨晚妻子就將絲 襪拿去洗了,今天不該再拿出來洗一遍,如果曬干后收回來,爲什麽又會出現在 客廳里。

  這種種的疑點都將我帶入最終不得不面對的唯一答案里,妻子今天曾經換上 過這條絲襪,而且就是在這個客廳里換上的,換下李以后不小心才塞到了沙發縫 里。

  那麽問題又來了,妻子爲什麽要在大白天穿上這條絲襪,要知道這是一條情 趣絲襪,是不能夠穿著出門買東西、逛街的,那是只有站街的小姐才會干的事, 而且就算是她們也只是選擇在夜深人靜的大晚上才會這樣做。

  連一個小姐都不會做的事情我不相信妻子這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研究生會做出 如此出格的事情來。

  那麽可以猜想的到妻子是在家里換上了這條絲襪,活動的范圍只是在這個家 里,甚至是在這個客廳里。

  我不敢再往下面猜想了,但我的大腦神經不受我的完全支配,我馬上就浮現 了一個畫面,妻子在客廳里換上了這條我專門買給她的性感絲襪,風情萬種、搔 首弄姿地對著一個人在極盡勾引誘惑的能事,這個人是誰我不知道,但肯定是一 個男人,一個我已經想掏刀子殺了的男人。

  我頹廢地癱軟在沙發上,我的頭腦異常地清晰,但我的四肢我的身體卻感到 一點力氣都沒有,我甚至覺得呼吸都是一件極難受的事情。

  我不對不面對現實,那就是我的妻子我可愛的老婆我的寶貝曲穎出軌了,就 在我們的家里,在我們這個愛的小窩,背著我和別的男人出軌了,她甚至不知廉 恥地把男人帶回到家里來。

  他們在互相索取的時候一定是在嘲笑著我,就算妻子還念及著我們那點夫妻 情誼,但那個得意又驕傲的男人呢。

  我也是男人我非常地了解他們的想法,能夠釣到這樣嫩口又懂情趣的人妻誰 都會虛榮心膨脹的,他會強迫著妻子辱罵著我,他會讓妻子比較我的雞巴和他的 哪個大、哪個操的爽、喜歡的是哪個。

  這些我都知道,因爲我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情,和我當時那個 公司的出納大姐,我在她的面前把她的丈夫狠狠地羞辱了一遍,她盡管一開始十 分不配合但到了后面被我糾纏了一會,也不得不按照我的意思來一起侮辱她那在 外跑長途的丈夫。

  我能夠想象得到妻子在被身后的男人野蠻地沖撞時早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把我出賣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她甚至有可能會反客爲主,給予那個野狗不一樣 的刺激。

  我的妻子我自己最了解,在剛認識的那會還是說個黃色笑話都會臉紅半天的 小姑娘,自從被我帶上床之后,這才開啓了她封閉了二十四年的性欲之門,我開 始給她補充著各種知識,島國、歐美的,輪奸、多p、露出、失禁什麽樣的題材 都給她來一遍。

  她從一開始的會遮住眼睛躲進被窩里不看不聽的小姑娘,變成到后來被我強 制地拉在身邊一起觀賞,再到了后來坐在腿上學習影片里的姿勢跟我做愛,到了 結婚之后開始會在我不在家的時候,自己解決需求時去下載電影使用玩具自我安 慰的女人。

  所以我對妻子是了解的,以她的現在的成熟和撩撥男人的手段,不用言語只 是簡單的幾個變調的呻吟,類似高潮時的縮陰都能夠讓男人男人欲仙欲死,如果 她有意要討那個男人的歡心,她能夠做出什麽事情來我已經不敢相信。

  我有一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意識已經開始出現模糊,好像靈魂飄出了身體 ,馬上就要飄上空中,好在這個時候妻子的一聲開飯把我從這個頻死的狀態揪了 回來。

  在飯桌上我有些茶飯不思,妻子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精神不太好,她關心地詢 問我的身體狀況,我看著她滿眼的擔憂突然感到一陣的可笑、可悲、可氣。

  我盡力地克制住了自己,我真怕自己直接去廚房拿起菜刀做出什麽來,中國 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屈辱今天讓我承受了,這是報應嗎,這是對我以前同樣玩弄別 人的妻子的報複嗎。

  飯桌上氣氛沈默了一會之后,兒子突然大聲宣布他在這次的月考中排到了班 級的二十一名,看他興高采烈的樣子,要知道三個月前他還是班上的倒是第三名 ,他們班是一個大班,一共有四十二個學生,他這次能夠從倒數第三提升到二十 一名,短短的三個月,自然是值得高興和要求表揚的。

  我心里懷著沈重的痛苦,這是簡單誇了他一句,妻子倒是十分高興地替他祝 賀,拿起一只最大的雞腿獎勵他。

  「媽媽,我這次又進步了五名,你上次說過的要獎勵我。」

  「記得記得,小心眼,媽媽什麽時候把你的事情忘記了,說吧,要什麽獎勵 。」

  兒子得意地笑了笑,說:「你上次答應過的,要帶我去吃好吃的你忘了。」

  「沒忘,記得呢。」

  說完我突然發現妻子的臉一下紅了起來,甚至我發現她這是在害羞,在她低 頭壓抑心中的情感波動時還白了兒子一眼,那眼神讓我感到了一種怪異的感覺, 那是情人之間打情罵俏時才有的風情。

  但是對于兒子她爲什麽會抛出這樣的媚眼,我心里盡管不舒服,但沒有多想 ,主要是因爲心里還在思考著妻子和那個未知男人的奸情。

  兒子對于妻子的回答相當的滿意,興奮的樣子根本克制不住,已經快要跳到 桌子上來慶賀了,我心里一陣的煩躁,忍不住說了他一句,看著他從一個躍躍欲 試的小獅子一下變成了打了蔫的老鼠,我心里又開始不忍了。

  我是公司里的一個部門主管,工作上的事情比較多,對于孩子只是滿足了他 的物質需求,他的家長會我沒去過一次,少有的幾次去學校都是被班主任叫去批 評的,我有一段時間和妻子聊起孩子,發現自己給他的時間太少,從他小學以后 基本就沒管過他,我開始發現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我的心里開始覺得對孩 子虧欠太多。

  也是在這段時間開始我試著和兒子加強溝通,無奈年齡以及心智上的變化, 他已經不像小時候那麽依賴我來,甚至和我有了距離感,我感到一陣心酸以外也 只能是對自己說慢慢來。

  「快吃飯吧,飯都快涼了,周末的時候讓你媽帶你出去吃好吃的,現在先吃 飯。」

  「哦。」

  兒子得到我的命令才恢複了一點生氣,看他那戰戰兢兢的樣子,我自責自己 把火撒到了兒子身上,如果我和妻子真的鬧了離婚他才是最大的受傷害者,我一 想到這里,原本打算飯后就和妻子攤牌的計劃也被打消了。

  晚飯后妻子還在廚房收拾碗筷,我早早洗好了澡睡下,但躺在床上的我翻來 覆去怎麽也睡不著,我的腦海里滿是妻子的倩影和那個奸夫勾搭在一起的畫面。

  我想那個男人應該是很高大的,因爲妻子的身高有一米六五,穿上鞋子快有 一米七了,這在女性中不算是矮的,她也曾說過自己喜歡高大的男人,所以影視 劇里她對于那些韓星不怎麽感冒,像是歐美那便的明星則是如數家珍。

  「會不會是老季?」

  我忍不住開始對身邊認識的男人進行了一個模擬排查。

  老季是我的大學同學,算是關系不錯的朋友,畢業以后因爲在同一個城市里 ,彼此間聯系比較多。

  老季當年在學校的時候是練足球的,體能很好,個子也很高,體格健壯,關 鍵張著一張不錯的臉,靠著這些先天的外在和后天的努力鍛煉,他在大學的時候 換女朋友就跟換衣服一樣勤快,和他有暧昧的女生更是不計其數。

  當時我們其他哥幾個就湊在一起開玩笑說:「找女友、找老婆千萬不要在我 們學校找,很有可能早被老季嘗過了,這帽子早綠了。」

  我可能也是因爲這句無心的玩笑,在大四那年交到的女朋友最后還是分手了 。

  因爲我發現我帶著她一起出去找老季玩的時候,她和老季兩個人總是眉來眼 去,說起話來也絲毫不見外,我的心里忍不住在想該不是玩笑成真的了吧。

  這個心魔就這麽困擾著我好一段時間,最后我忍不住這種煎熬,和她提出了 分手。

  后來想起來這件事情我總是懊悔不已,那是一個溫柔又善良的女孩,一點不 比現在的妻子差多少,可我當時就是抵擋不住自己心魔的作祟,想來確實是后悔 ,后來因爲這件事情我和老季的聯系變少了。

  直到去年的同學聚會上大家又聚在了一起,說說笑笑的,感覺又回到了十幾 年前一樣,但我對他也只剩下普通朋友的感情,兄弟已經是談不上了。

  老季這小子這幾年也不知道撞了什麽大運,學人做生意開始賺大發了,聚會 上的那班同學都圍著他轉,尤其是那些結了婚已經生了孩子的娘們甚至對他抛起 了媚眼,或許當年有一腿也說不定,現在想重溫舊夢吧。

  老季在那次聚會后主動開始聯系我,也不知道他從哪里找到了我的聯系方式 ,我盡管心里對他沒有什麽深厚的感情,但憑著他現在的身家,多結交一下總沒 有壞處的,一來二去,關系似乎也恢複到當年的樣子。

  他在席間開玩笑說:「當年你結婚的時候瞞的我們好苦啊,現在大家夥都沒 見過你的老婆呢。」

  我對此一笑帶過,當年我就是個窮小子,根本沒錢辦婚禮,更不要說買房買 車,妻子的父母是極其反對我和他們的閨女走在一起的,但妻子的性格倔強,或 許是愛我太深,自作主張地偷偷拿出了戶口本就和我去登記結婚了,把生米給他 做成了熟飯,她爸媽家里也只好忍痛認下了這門親事。

  我到現在逢年過節去她爸媽家里拜訪,妻子的父母我的岳父岳母都還是沒有 給我什麽好臉色看,也就是從諾新出生以后關系才算緩和點。

  也是因爲這個我才沒有對外舉辦婚禮,后來妻子的父母不肯,說是出錢給我 們辦,沒想到妻子想一出是一出竟然跟我說她不喜歡那種沈悶的讓人想睡覺的西 式婚禮,中式的更加不喜歡,問她喜歡什麽樣的,她竟然回答說旅行結婚。

  我那時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就答應了她,拿著她父母給的那筆錢兩個跑到 了國外去玩了一圈才回來,這回算是把她父母徹底惹怒了,彼此之間好久沒有聯 絡了,說是這個女兒他們不要了。

  這也就是我爲什麽沒有舉辦婚禮的真相,老季在那天的飯桌借著話題就讓我 帶他見見妻子,算是登門拜見嫂子了。

  我心里有些疑惑又有些尴尬,疑惑的是他這麽想見妻子干嘛,尴尬的是我到 底該不該讓他們見面認識呢,按理說他是我的大學同學兼室友,兩人見面互相認 識也是應該的,但他的這番殷勤總讓我覺得他有別的用意。

  我還記得那天領老季上家門來做客的情景,我提前知會了妻子,所以那天晚 上妻子在自己的家里也穿的格外隆重,連我這個看了她十幾年早已經看膩了的丈 夫都不免眼前爲之一亮。

  她的臉上畫著淡妝,不顯得妖豔但也不覺得質朴,頭發特地去做過,栗色的 韓式大波浪,發絲飛揚間還能聞到好聞的洗發露的味道,身上噴了點香水,那是 我最愛的天上人間的款式,衣服穿了一件淡藍色的套裝,肩膀的蕾絲袖口使得這 件套裝不會顯得過分嚴肅。

  我見到妻子的第一眼眼睛都快看直了,但好在看了這麽多年有了些抵抗力, 加上身邊還有客人在,提醒著自己不能丟了面子,但我轉頭去看老季的時候,發 現這小子眼睛還在直直地盯著妻子看,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妻子提前回家炒了幾個家常的小菜,在飯桌上大家邊吃邊聊,老季在年輕的 時候就是能言會道的主兒,這麽多年在商場的曆練更加讓他那張嘴像裝了彈簧似 的,一張嘴就能說個不停,天上地下國內外趣聞,就連外太空他都要跟你談一談 。

  妻子不知道是給我面子還是真的被老季的嘴逗樂了,反正一晚上下來飯沒怎 麽吃,光是在那笑了,我坐在一邊心里有些郁悶,甚至是嫉妒,但我還得表現的 十分的享受,這才是最氣人的地方。

  飯局結束,送走了老季之后,我心里有著一肚子的火,想發泄出來,但怕妻 子看破自己的那點小心思,話到嘴邊又憋了回去。

  但在臨睡前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你覺得老季這個人怎麽樣?」

  妻子認真思考了一下回答說:「他還蠻會聊天的,打扮的也很整潔,看他打 的領帶和手上的手表的牌子,看得出來是個蠻有品味的人,我看他在大學的時候 應該是很多女孩子會喜歡的類型。」

  我看妻子臉上那有些向往的神采,酸溜溜地說:「你在讀書的時候也很喜歡 這樣的男的吧?」

  妻狡黠地望著我忍不住笑著,我被她笑得有些心虛,問她:「笑什麽?」

  「哈哈,我笑你吃醋了。」

  「我哪有。」

  「明明就有,臉都紅了。」

  我被妻子說的確實也感到自己的臉上有些火辣辣的。

  我賭氣著翻過身躺下不去理會她,妻子仍是在那獨自一個人笑個不停,笑了 一會大概是怕我真生氣了,靠過來貼著我的身子像小姑娘撒嬌似的說:「你這個 沒良心的,人家心里喜歡誰你還不知道,我要是當初不是喜歡你這個木頭腦袋, 會冒著那麽大的風險拿著戶口本跟你結婚?你還懷疑我喜歡別人。」

  我心里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那時的我一窮二白屁都沒多一個,妻子若不是 愛我的極深了是不會做出這樣的傻事的,我頓時心里釋懷又接著愧疚起來。

  剛想哄哄妻子,她又接著說:「你那個同學換做別人當時是喜歡,但我就是 不喜歡那種男人,嘴巴太能說靠不住,對所有女人都是一個樣,都是玩玩的,相 信他會只愛你一個才是真的傻,我要不是看在他是你室友的份上,才不願意跟他 多說一個字,連笑都免了。」

  妻子的這一番解釋讓我徹底地相信她的心里只有我一個人,我是既忏愧又高 興的,心里還有些得意,就算你有錢就算你長得好看,有什麽用?老子的媳婦還 就喜歡老子一個人。

  但今天的事情讓我開始對妻子做出了別樣的判斷,她的心思她的變化已經不 能夠用我以往對她的認識和信任去解釋了,而老季是我身邊其中一個最大的威脅 ,我不得不將他列爲懷疑目標。

下一篇:無奈的未亡人(完) 上一篇:真龍出水 續1-15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