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惡虎吞糖(完)

人妻熟女

 楔子

  最近新興了一門前途頗爲著好的行業,也就是汽車保镳公司。

  這類公司是爲了配合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酒後不駕車的交通規則應運 而生的。

  有許多必須要喝酒應酬的工商界人士,都紛紛加入了各種類似汽車保镳公司 的會員。

  如果他們有任何的需要,或在每次的交際應酬之後,隻要打一通電話給汽車 保镳公司,汽車保镳公司就會派員工到指定的地點,將那些喝多了或已經喝醉了 的客人給平安地護送回家去。

  如此一來,客戶們就不用擔心開車開到一半被擱下來做酒測,隨即奉上貴死 人的紅色罰單;也不用擔心要把愛車丟在外頭,自己隻能醉醺醺地坐出租車回家。

  汽車保镳就是本著帶給大家方便、安全的理念而組成的,他們不但給一時喝 過頭的車主帶來安全與保障,也帶給了大都市的夜晚,所有路上行人及車輛的安 全交通環境。

  少了喝醉酒的人在路上開車當不定時的炸彈,汽車保镳的確功不可沒。

  一般入會費大約是兩萬元到三萬元一個月,每一趟的接送之後,再看客戶的 心意另外付給保镳們合理的出租車費及小費,就當作是感謝汽車保镳們將客戶人 車平安地送到家的獎賞。

  正因爲有許多不願意在路上被擱下來做酒測的工商界人士,紛紛都加入了這 類公司的會員,以至於現在汽車保镳公司的業績是蒸蒸日上,人氣旺得不得了。

  章宗傑,今年三十五歲的他,在台北市的酒後駕車罰款這條法令推動前,就 已經仔細地研究過一些大型酒店的泊車及代客停車的業務,腦筋動得快的他,很 早就看好汽車保镳這一門行業。

  在法令推動之前,章宗傑在經濟還很拮據的情況下,以著五個人的團隊小組, 奮勇地投入了汽車保镳這門行業之中。

  傑汽車保镳公司,就這樣在大台北地區漸漸闖出了名號,隨著公司營業額日 漸增加,章宗傑也一步步壯大自己的公司,雖然目前員工已經有三十人之多,卻 還沒辦法完全應付公司龐大的會員需求呢!

  畢竟每天都要應酬的成功人士,是多如過江之鲫,章宗傑爲應付龐大的業務 需求量,也不斷地招考新人,以極嚴格的訓練來培訓出值得各位會員安心信賴的 專業汽車保镳。

  最近章宗傑又在各大報及各求職網絡銀行上都刊登了如下的廣告:

  你(妳)想找工作嗎?在這麽不景氣的經濟環境中,一份最有前途、最有賺 頭的新興行業,歡迎各界有志青年的加入。

  傑汽車保镳公司,誠征專業運將十名,專業的培訓,完善的福利,等著你 (妳)的參與,共創美好的未來。

    惡虎吞糖1總以爲愛情是虛無缥缈我的情愛隻適合遊戲人間

                第一章

  「小敏啊!妳說要去找工作,都已經找了這麽久了,到底是找著了沒啊?」

  李父跷著二郎腿,在客廳裏頭看著報紙,一連質問著那正要出門的女兒李敏。 「妳都已經畢業這麽久了,還好意思在家裏白吃白住嗎?人家隔壁老王家的女兒 香香,每個月都會拿一、兩萬塊回家給她爸媽耶!妳自己看看……丟不丟臉啊?」

  「人家是人家,我是我啊!這有什麽好比的啊!你要是真那麽不高興的話, 就教那個香香來當你的女兒吧!」李敏有點生氣,每一次都這樣被爸爸拿別人來 比較,這樣比會有什麽意義嗎?

  李父被公司裁員之後,每天賦閑在家,有事沒事就把女兒李敏和鄰居家的兒 女們相比較,他幾乎每天都對著畢業後尚未找到工作的李敏叨叨絮絮地念著。

  「妳在嘀嘀咕咕些什麽?我講的話妳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啊?」

  「有啦!爸爸,我這幾天都有到處去面試,現在就等通知了。如果有信寄來 的話,你要幫我留意一下。」

  「哼!等什麽通知啊?那些要妳回家等通知的公司,都是沒有希望的啦!

  妳呀,不要那麽挑工作了,現在這麽不景氣,妳不知道嗎?我看妳就到巷口 那家便利商店做店員就好了嘛!「

  「我……我現在繼續去找就是了。剛剛我在網絡上看到一個滿適合我的工作, 我現在就要出門去面試看看。」

  李敏拎著隨身包包,亟欲逃開那令她極度不舒服的家。

  她才不想當什麽便利商店的店員咧!那種一天到晚會看到食物的行業,一點 也不適合她,要是她真的去做便利商品的店員的話,怕不一下子就肥了五公斤才 怪咧!

  爸爸自從年初被公司裁員後,整天隻會待在家裏對著家裏的人疲勞轟炸,而 媽媽卻要每天早晚辛苦地兼兩份工作賺錢養家。

  年紀已經頗大的老爸,是很難再找到新的工作,於是就把希望都寄托在老婆、 女兒的身上。

  現在她也已經大學畢業了,是應該幫忙分擔媽媽肩頭上的重擔,而且再待在 家裏無所事事下去,她一定成天跟爸爸嘔氣、吵架的。

  脾氣都不怎麽好的兩父女,平常要不是有媽媽在中間當和事佬,早就鬧得不 可開交了。

  「那妳還不趕快去找,我辛辛苦苦地把妳養到這麽大,妳是該早點拿些錢回 家來奉養我和妳媽。」李父刻薄地叨念著。

  李父一直認爲,他辛苦了這麽多年,該是女兒報答他的時候了。

  「好,我這就去,這就要去了。」李敏拿起機車鑰匙準備出門。

  再在家裏待下去,李敏覺得自己一定會瘋掉的。

  她現在終於了解爲什麽媽婚甯願在外頭兼兩份工作,也不願意回家面對大男 人主義的爸爸。

  「妳穿這個樣子就想要出去找工作?笑死人了,全身上下一點打扮都沒有, 妳到底懂不懂禮貌啊?」

  李父斜眼瞥著李敏身上的T恤牛仔褲,想不到自己居然教出一個這麽白目的 女兒。「妳每次都穿這樣去找工作的嗎?難怪妳到現在都還是無業遊民。」

  「我……我又不是去應征舞小姐,穿這樣又會怎樣?」

  李敏覺得自己這樣很好啊!剪成小男生頭的她,要是她真的穿上套裝和高跟 鞋去面試的話,那才真的叫嚇人咧!

  「妳也稍微打扮一下啊!看看妳那個頭發,爲什麽要把它理得那麽短?」

  李父就是看不慣李敏身上現在那種所謂新新人類的叛逆。

  「夏天很熱嘛!頭發剪這樣比較涼快。我要來不及了啦!爸,我出門去了。」

  李敏一溜煙地趕緊逃出家門,免得真的被爸爸唠叨一整個早上。

  住在家裏就是這麽不方便,就連穿著打扮,父親都會這樣唠叨,如果幸運找 到工作的話,她一定要說服媽媽,答應讓她搬出去住。

  這樣她就不必每天還得看爸爸的臭臉了。

  這樣對他們兩個也比較好吧!免得家裏頭成天就是她和爸爸爭執的聲音,吵 得不可開交。

  李敏把機車騎到死黨白欣欣家停下,準備找白欣欣和她一起去應征這一家她 在網絡上看到的工作。

  她和白欣欣是在大學裏頭認識的,雖然是所不怎麽樣的私立大學,但是李敏 一直認爲自己可以多讀書讀到這個階段,真的是賺到了。不但視野變得廣闊,也 認識了她這輩子最好的知交。

  雖然家裏的情況並不是非常富裕,但是媽媽卻含辛茹苦地替她多賺了四年的 學費。

  原本以爲念完大學工作會比較好找的,但是現在路上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 的大學畢業生,李敏覺得在經濟這麽不景氣的情況下,就算是大學生也找不到好 工作。

  也就因爲如此,她畢業到現在也快一年了,卻還沒有找到適合的工作。

  昨夜她又在網絡上的人力資源網站裏光顧了一整晚,找到了幾家自己有興趣 的公司,準備今天一鼓作氣地去面試。

  「小敏,妳真的想要去這裏應征嗎?!」白欣欣懷疑地看著自己手上那一張 A4的打印紙,這是李敏昨晚打印下來的。

  傑汽車保镳公司?!

  這是什麽東東啊?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就去這麽奇怪的公司應征,會不會有危 險?!

  「我覺得滿適合我的啊!隻要開車送那些有點喝醉的客人回家就可以了耶!

  聽說小費很多喔!「

  「妳不怕……妳不怕那些客人趁著酒意對妳上下其手嗎?」白欣欣擔心地問 李敏。

  現在不是有很多那種怪怪的公司,專門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勾富嗎?

  汽車保镳公司?!會不會也隻是個騙人的幌子而已?

  「不會啦!他們這間公司,是女生服務女生,他們不會叫我去載男性客戶的, 我已經事先打電話去問過了。」李敏拿著網絡上印下來的資料,非常有信心地對 白欣欣說。

  「真的嗎?有這麽好的事?」

  隻要把公司裏的會員人車平安地送回家去,就可以有這麽優厚的薪水嗎?

  聽起來分明就像個陷阱。

  白欣欣那一臉狐疑的模樣,逗笑了李敏。

  「欣欣,妳就跟我一起去面試看看嘛!去了就知道他們公司到底在搞什麽名 堂啦!我們自己這樣窮瞎猜也猜不到真相的嘛!」

  「嗯!我知道啦!要自己親眼去看過才知道,但是,就是會覺得有一點奇怪 嘛!」白欣欣也是找工作老手了,畢業將近一年,她找工作的經驗都可以寫一本 書了呢!

  「現在的社會又不是隻有男人才可以交際應酬,有很多事業成功的女強人也 是要到處交際應酬的啊!所以他們公司才會特地征求女性的汽車保镳,以保障女 性客戶的安全。

  李敏把自己之前在電話裏問來的訊息,全部說給好友白欣欣聽。「欣欣,走 啦!我們一起去應征看看好不好?」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吃過中飯之後,就去這家公司應征吧!反正我也有 駕照,現在又沒有固定的工作,我們就去試試看,總比一直當無業遊民好。」

  白欣欣最後終於被李敏說服,答應和她一起去傑汽車保镳公司應征。

              傑汽車保镳公司

  六十坪大的辦公室,李敏和白欣欣一走進去,就看到一排長相甜美、講話態 度及聲音也很甜美的小姐們,頭戴著耳機正接著客戶的電話。

  旁邊休息室裏一群穿著整齊制服的汽車保镳們,有的在翻雜志、有的在聽音 樂,都是一臉優閑的模樣,在等待著工作的指派。

  兩位小姐這邊請,妳們是來應征汽車保镳的工作嗎?「大門邊的服務處,一 位小姐看到她們兩個,殷勤地詢問著。

  「是的,麻煩妳幫我們通報一下。」李敏客氣地要求著。

  看到這間公司這般雖不甚氣派的陣仗,卻洋溢著朝氣和忙碌的氣象;總機小 姐電話一說完就揚聲叫著一旁待命的汽車保镳們上工,辦公室裏忙碌的氣氛讓李 敏和白欣欣感到安心不少。

  「來,麻煩兩位把這份表格填一下,我們老闆等會兒要給兩位面試。」笑臉 盈盈的職員領著她們到一間小型會議室裏,填寫新進人員面試資料的履曆表。

  待她倆寫完後,李敏先被傳喚進老闆的辦公室去。

  「李小姐,妳是去年畢業的嗎?」章宗傑拿著李敏剛填好的履曆表,開始以 聊天的方式和她面談。

  「爲什麽妳會想來應征我們汽車保镳公司的工作?我們這一行,可不像一般 辦公室裏頭的文書、行政工作那樣輕松喔!」

  眼前這位女孩子雖然稍嫌清瘦了點,但將近一七○公分高的身高,使她外表 看起來並沒有給人很柔弱的感覺。

  章宗傑偷偷瞥了一眼李敏的身高字段,上面果然填著一六六公分。

  「因爲現在工作不好找,我大學畢業也快一年了,一直找不到理想的工作, 剛好我在網絡上看到貴公司的征人啓事,就想到這裏來試試看運氣。」

  「妳隻是來我們公司試試運氣而已啊?」章宗傑聽到這個回答有點啼笑皆非, 自己的公司竟是給這小女生用來試運氣的啊!

  「也不是這樣說啦!我是因爲從新聞上看到關於你們公司的報導,所以才對 這個工作有興趣的。事實上,我本身就非常不喜歡坐辦公室那種無聊的行政工作。」

  李敏誠實地說出自己心裏的想法。

  本來嘛!要她裝什麽淑女的本來就是一件很拚的事。與其要她那樣做作地騙 人來換取工作,那她甯願到她家巷口的7- 11去當店員,還比較自在一些。

  李敏潇灑的裝扮,絲毫沒有半點爲謀職而刻意的打扮,不知爲何,令章宗傑 非常欣賞這樣的她。

  而她如同外表一樣的豪邁言談,更加深了章宗傑對她的好感。

  「我們公司的上班時間是以晚上爲主的喔!雖然白天偶爾也會需要排班,這 樣的上班時間妳也可以配合嗎?家裏的人不會擔心妳的安全嗎?」章宗傑很清楚 在社會大衆的眼裏,他的公司算是比較異常的營業項目之一。

  因爲那些喝醉酒的客人幾乎都是深夜才需要叫汽車保镳的服務,所以要來他 們公司應征女員工的話,遣一點是得好好注意,必須事先跟那些來應征的女性員 工說明的。

  「我知道。我在電視新聞上有看過你們公司的介紹,而且我也在網絡上好好 看過你們公司的業務簡介了。」李敏仔細應答著。

  說實在的,她對這份工作真的滿有興趣的,畢竟隻是輕松地開車把客人送到 家羅了,她要擔心的隻有自己開車時的安全。

  況且又是送女性客戶平安回家這種偉大的工作,這讓李敏有著可以爲女性服 務的榮耀,況且,她最近被爸爸那樣一直叨念著,實在已經受不了自己無業遊民 的身分。

  可以的話,就在這間公司落腳也不錯。

  「嗯!好,那過兩天我們再通知妳面試的結果。」章宗傑起身送客,他覺得 李敏應該是個可用的人才。

  「這樣是不是表示我已經沒有希望了?」李敏想起爸爸的嘲諷,叫她回去等 通知的工作,通常就是沒有結果。她心直口快地就問出口來。

  「妳別擔心,我個人覺得妳是挺適合的。回去安心地等我們的通知吧!」

  章宗傑好似給她保證似的,還多說了一句。「這幾天,妳就回去好好地多練 習練習開車的技術,並且多研究研究各個廠牌車子的性能吧!我們公司的職前訓 練可是很嚴謹的,妳可別以爲是女孩子,職前訓練就會很輕松。」

  「嗯!我知道了。我會好好加油的。」

  李敏一聽,高興地知道自己錄取有望,興奮地揮著手和章宗傑說再見。

  走出章宗傑的辦公室,李敏喚著白欣欣進去面試。

  「欣欣,好好表現喔!」李敏向白欣欣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嗯!」白欣欣充滿自信地走進章宗傑的辦公室。

  在等待白欣欣面試的時間裏,李敏興奮地在傑汽車保镳公司裏,這邊晃晃、 那邊看看的,她對於這問公司的好感油然而生,隨著她看到那些親切的客服小姐 和有紀律的保镳們,李敏開心地笑著,呵呵!有工作的感覺真好。

  果然,李敏和白欣欣最後都被傑汽車保镳公司給錄取,成爲了正式員工。

  但是直到她們可以正式上班前爲止,她們必須接受三個月的新進人員訓練課 程,公司安排了許多有關於道路駕駛的課程、如何和客人應對的課程、如何應付 突發狀況的危機處理課程,以及讓他們見識各種廠牌的車型,由內到外都要讓這 些汽車保镳們完全熟悉情況才行。

  畢竟這種工作,臨時會碰到哪一種車款都還是未知數,所以公司有必要讓每 位汽車保镳都熟知各種車款的安全駕馭方式。

  這三個月的訓練期,李敏和白欣欣都住在公司附近由章宗傑所承租的員工宿 舍裏,方便他們這一群新進員工所有訓練課程的實行。

  李敏也開心自己可以暫時脫離家裏父親那平時無謂的唠叨。

  雖然她有點舍不得和媽媽分開,但是可以出外爲自己的事業奮鬥打拚,她覺 得自己就像一隻翅膀完全長硬了的小雛鳥般,終於搬離家中,一個人努力地在外 頭闖天下。

  還好,自己的超級好朋友白欣欣也和她住同一層宿舍裏,李敏並不會覺得在 外面的生活太無聊。

  「小敏,我們下個星期就要正式上班了,妳會不會很緊張啊?!」白欣欣拉 著李敏逛到宿舍的外頭,坐在熱鬧的夜市裏一家甜不辣店裏吃著宵夜,邊吃邊聊 著她們最近的生活。

  「不會啊!我們準備得這麽充分,還有什麽好怕的?況且每一次的任務都會 派兩位員工一起執行,就算臨時發生什麽意外的情況,也有人可以照應著彼此, 所以我不怕啦!」

  「嗯!希望我們一開始上班就會有很多的小費可以賺。」

  其實白欣欣非常期待她們可以正式上班的那一天,因爲看到公司裏其它的同 仁都做得很開心,公司有完善的制度,客戶也非常相信他們汽車保镳,所以常常 小費都給滿多的。

  隻要跑得勤,任務接多一點,一個晚上可以賺好多錢呢!

  「對啊!這樣我也可以早一點拿錢回去給我爸媽。」李敏歎了口氣,她總算 也可以拿點錢回家回饋給辛苦的媽媽了。

  「小敏,妳爸爸還是那麽愛罵人嗎?」

  白欣欣想起自己之前還沒有工作的時候,根本不太敢到李敏家去找她咧!

  因爲李伯伯總是冷言冷語地諷刺著她,就像他嘲諷著自己的女兒一樣。

  「對啊!我想他這輩子都會那樣一直唠叨下去吧。」

  「妳媽媽都不會吭一聲嗎?畢竟現在賺錢養家的是妳媽媽和妳啊!」

  「沒用的啦!我媽媽她早已經習慣了。都已經這麽多年的夫妻了,我想她應 該不會跟我爸爸計較的。」

  「舊社會的大男人主義,真是要不得,還好我們是生活在現代。」

  可以不被那種不人道的道德規範束縛著,現代的女人真的是海闊天空自由行 啦!要做什麽都可以,就算被人家閑言閑語,隻要自己不在乎的話,別人也無可 奈何。

  「嗯!我也這麽覺得。」李敏也很慶幸自己不必像媽媽一樣,一輩子守在那 個悶極了的家,每天生活的意義隻是養活自己和養活一家人而已。

  「不過,我們現在的工作環境,很可能還是會碰到那種大男人主義的豬喔!

  常去酒店那種地方,少不了會碰到一些豬哥的。「李敏想起章宗傑教給她們 的課程裏,有一課就是要如何對付喝醉酒爛纏爛打的客人。

  「對啊!我們得小心一點才行。最好防身術要勤加練習唷!」白欣欣在走回 宿舍的路上,不斷地比畫著上課學來的跆拳道身段。

  「妳啊!都已經有那麽強壯的男人保護妳了,妳還怕什麽?!」李敏遠遠看 到那一頭,站在她們宿舍門口等著白欣欣的男人,她微笑地開了白欣欣一個玩笑。

  「妳說阿強啊?哼!搞不好我的功夫都比他厲害呢!」

  白欣欣知道阿強聽了一定會很氣的,她還故意說得很大聲,因爲她也看到阿 強在前頭等著她了。

  「妳這八婆,妳的功夫直的會比我厲害嗎?我們來比畫比畫。」說完阿強一 把摟住白欣欣,讓她根本沒有施展手腳功夫的時間和空間。

  「可惡……死阿強……你放開我啦!你這樣哪叫作比畫啊!救命啊!有壞人 啊!小敏……妳救救我啊!」

  白欣欣小聲地扯著嗓子喊叫著,卻被阿強的吻給消去了掙紮的聲音。

  「咳!你們慢慢親熱吧!我要上去睡覺了。」孛敏羨慕地朝他們揮了揮手, 自個走回宿舍去。

  阿強也是他們公司裏的汽車保镳之一,和白欣欣相識不過兩個月而已,兩個 人就已經打得這麽火熱了。

  他們甜蜜的舉動讓李敏也好想快點交個男朋友,可以那樣甜蜜地彼此打打鬧 鬧。

  花樣年華的她,畢竟還是不太習慣孤獨的青春。

  好友欣欣已經有了這麽要好的男朋友,使得自己的孤單愈加地明顯起來。

  是該找個男人來談戀愛了吧!

  章宗傑這天難得深夜時分還在公司裏逗留,一群在公司裏等待工作分派的汽 車保镳們一看到大老闆的出現,士氣旺盛很多。

  「小敏,工作這麽多天了,有沒有哪兒不習慣的?」章宗傑和大夥寒喧過後, 走到李敏這一邊來。

  「還不錯,我對自己的開車技術很有信心。隻是會怕碰到一些還開不太順手 的車種而已。」

  李敏輕松地坐在沙發上翻著報紙看,看到大老闆來探班,她將報紙疊好,轉 向章宗傑,想和他好好聊聊天。

  她的工作量滿平均的,每天大概兩、三件,畢竟喝酒應酬的女人是比男人少 得多了。

  看著那些男性員工每天疲於奔命的樣子,就可見每天有多少男人在外頭花心 了。但是因爲他們跑的次敷比較多,所以他們賺的小費也多,因此,公司裏的人 並不會抱怨他們的工作量太大。

  而且章宗傑對公司的員工也是獎多於懲的鼓勵政策,所以大夥都很高興地卯 起來賺錢。

  「今天晚上可能會很辛苦唷!星期五的晚上,通常是我們公司最忙的時段。」

  章宗傑聽著總機那邊一通通的電話響起,一個個的員工拿著地圖領命出發, 知道自己公司的生意蒸蒸日上,開心地笑到阖不攏嘴來。

  「嗯!我們早有心理準備了。」李敏優閑地和老闆聊著天,白欣欣已經先接 任務去了。

  現在公司裏隻剩下幾個總機小姐們、一個男員工和李敏而已。

  「時間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美麗的老婆還在家裏等著我呢!」章宗傑替 員工打完氣後,決定回家當個好老公。「你們辛苦了。」

  李敏送走老闆之後,這才發現公司裏已經傾巢而出,隻剩她和另外一個男員 工小趙而已。

  「今天的生意可真是好啊!」

  可能因爲是小周末吧!隔天星期六、日有放假的關系,星期五的夜晚,通常 是大家狂歡的高峰期。

  李敏看著窗戶外頭的夜景,深夜的大台北,那昏黃的街道燈光卻讓她感覺到 精神奕奕。

  突然兩通電話鈴聲同時響起,總機小姐親切地接起電話。

  「是的,張先生,我們馬上派人去富豪酒店接您,請稍等一下。」總機一號 小姐挂上電話。

  「是的,吳小姐,我們的女性服務人員會馬上到通冠飯店去接您的,請稍待 一會兒。」總機二號小姐也挂上電話。

  「不會吧!還沒有其它的人回來嗎?!」李敏疑惑地看著那向她和小趙招手 的總機小姐們。「公司裏隻剩下我們兩個了耶!」

  一下子來兩通電話,這樣他倆怎麽應付得了啊?!現在隻剩兩個保镳在店裏 頭而已耶!

  「小敏,一個人去比較好啦!這樣收的小費就不用兩個人平分了。」小趙拍 拍胸脯,一副不會有事的樣子。「況且妳接的那位是小姐吧!不用擔心啦。」

  「喔!」接過總機小姐給的資料。李敏從沒一個人執行過任務呢!所以她有 點緊張,但是現在公司裏頭的人員都出去了,所以也沒辦法啦!她隻好硬著頭皮 上啦!反正她長得那麽陽剛,又是去接一個女性客戶,應該不會有事的。

  「那我就出發了,可是我有一點害怕耶!」畢竟是自己第一次一個人外出接 任務啊!任何人都會有點膽戰心驚的吧?

  「妳放心啦!要相信自己,妳一定沒問題的。」總機一號小姐給了她一個深 具信心的微笑。「如果有同伴回來的話,我會教他們去支持妳的。」

  小趙已經一馬當先地領了地圖沖出去了。

  他們這一行就像送披薩的小弟一樣,得要在規定的時間之內到達會員指定的 地點接送他們。

  於是趕緊接過地圖和對方的資料,李敏跨上機車就出發前往通冠飯店。

  沁涼的夏夜,台北市亮晃晃的街頭,還充斥著許多剛剛準備回家的男男女女, 以至於馬路上的車流不斷。

  騎著機車在規定的時間之內到達了通冠飯店,李敏依照著資料上客戶指定的 房間號碼,坐電梯來到通冠飯店的二十樓,準備先跟客戶吳夢純小姐拿她的汽車 鑰匙。

  「吳夢純小姐,我是傑汽車保镳公司的員工,我來送您回去了。」敲著二○ 四六號的房門,李敏等待著醉醺醺的女客人出現。

  門咿呀地打了開來。

  走出來的卻是一個紅著臉的男人。

  眨著根本睜不開的眼,醉醺醺的臉龐泛著奇異的紅光,這個踉跄著走出來的 男人,連站都站不太穩呢!

  「請問……吳夢純小姐在嗎?我是傑汽車保镳公司的員工。」李敏鎮定地看 著眼前這個醉得連走路都走不穩的男人,客氣地揚聲詢問著。「我是來接吳小姐 回家的。」

  李敏長這麽大還沒有見識過這樣男女情愛後的現場,她有點臉紅地瞄見男人 身後房裏的那張大床上,散亂的床單被褥。

  男人手拿著自己的西裝外套和扯下的領帶,身上的襯衫也穿得不甚整齊。

  看他的樣子一副就是剛偷歡過後,隨便穿套起衣服的邋遢模樣。

  「她已經走了。」男人拿著自己的西裝外套,跌跌撞撞的走出房間,「妳送 我回家。」

  他話一說完就自動地靠在李敏的身上,那猛地襲上的酒氣,讓李敏皺緊了眉 頭。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我是奉命來接吳小姐回去的,如果吳小姐已經不在 這裏的話,那麽我就必須回去執行別的任務。」

  李敏沒想到自己一個人第一次出來就碰上這樣的狀況,她將男人扶靠到牆邊, 讓他依靠在牆邊站著。

  「我會下去幫你叫服務生上來替您處理的,請您在這裏等一下。」

  李敏走進房間裏頭去尋找那個剛剛才打電話來要求服務的吳小姐。

  四處搜尋一遍之後,發現她真的不在房間裏頭,基於服務客戶的職責,她又 走回那男人的跟前。

  「請問吳小姐是怎麽離開的?」李敏搖了搖男人的肩頭。

  自己本來要接的客戶突然不見了,這算是突發的事件,爲免日後有爭執産生, 公司規定一定要把客戶的去向問明白,然後回報給公司的總機小姐,在計算機上 列入紀錄。

  不然客人萬一要是失蹤了或發生了什麽意外的話,他們公司就要付出不小的 代價來解決了。

  「她老公把她接回去了。」男人雖然醉了,但是口氣卻還滿清晰的。

  「那我下去幫你叫服務生了。」轉身準備離開的李敏卻被男人一把抓住。

  「不用了……妳……送我回去。我沒辦法……開車。」丟了一串鑰匙給李敏, 男人右手搭上李敏的肩膀。

  「不好意思,我想沒有這樣的義務得送你回去。」李敏想要掰開男人的大手, 卻發現她用盡了力氣也掰不開他的手臂。

  在這樣詭異的情境之下,李敏覺得她還是得保護自己比較重要。

  身邊並沒有公司裏的其它員工在,她真的沒有辦法一個人應付眼前這個大塊 頭,況且這個男人已經喝醉了……

  雖然公司裏的服務守則有規定,要對客人彬彬有禮,務必使客人獲得最好的 服務。但是誰知道這男人是打哪兒冒出來的?搞不好連她本身都會有危機也說不 一定啊!

  李敏決定還是去樓下找飯店的服務生來幫他吧!

  她還得趕緊向公司的總機小姐回報吳夢純小姐已經不在約定地點的消息。

  「你在這裏等一下吧!我去幫你喊樓下的服務生。」李敏甩開男人搭在肩上 的手臂,再把他推到牆邊去。

  「我是章宗傑的朋友。」男人睜開他那紅得可怕的雙跟。「也是你們公司的 會員,編號00003。」江口新一打定主意要賴上眼前這個高瘦女孩,雖然她 穿著傑汽車保镳公司的帥氣制服,但在他眼裏看起來卻是一點吸引力也沒有。

  不過,江口新一卻明顯地感覺到她清瘦的身子骨上,有著極柔軟、富彈性的 軟嫩肌膚。

  李敏也不知道要怎麽處理現在的突發狀況。

  她的手上接著他剛剛丟過來的鑰匙,然後又聽見男人說出了自己大老闆的名 字。於是她決定先把他帶到車上之後,再打電話回公司查證這男人的身分。

  如果真如男人所說的,他是老闆的朋友,也是傑汽車保镳公司的會員的話, 那她就一定得把這個喝醉了的男人給平安送到家。

  兩人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地下室他指示的停車地點之後,李敏辛苦地將他扶進 轎車後座上躺臥下來。

  然後她打了通電話回公司。

  結果,總機一號小姐驚訝地大聲吩咐著她:「小敏,江口新一先生他是章先 生的好朋友,我不是告訴過你們了嗎?!會員編號00001到00009的, 都是和章先生有關系的大人物,妳可要好好地表現,把江口先生平安地送回去。」

  「那妳可不可以派一個人來支持我啊?最好派個男員工來,我一個人扶不動 他的啦!」不知道要把這個爛醉的男人送到哪裏去,李敏在問清楚江口新一的住 處地址之後,順便請求公司的支持。

  猛然聽到這男人居然是這麽重要的人物,讓李敏有點緊張。

  她可還是個新手呀!突然就冒出這樣的突發狀況,真讓她有點措手不及。

  「不行啊!現在公司裏一個人都沒有,妳也知道星期五我們都會人手不足的 嘛!沒關系啦!小敏,這種小Case妳一定可以處理的,況且江口先生的住宅 裏,應該會有他的管家、仆人什麽的,妳隻要把江口先生送到他的住處門口就可 以了,仆人們應該會出來接他的。」

  總機小姐現在也是急得滿頭大汗,因爲每到星期五就會有這種人力不夠調度 的情況,她真的應該要建議章先生再多請些人才行。

  「好吧!那妳把我之前要送吳小姐回去的任務資料給消除掉,改成江口先生 吧!他的會員編號是00003。還有吳小姐已經被她的先生給接回家去了,是 江口先生親口說的,應該沒什麽問題吧!」

  交代完客戶的資料,李敏坐上江口新一的轎車,準備快點完成她第一次一個 人單獨執行的任務。

  後座熟睡的江口新一,安安靜靜地躺臥著,看來酒品還不錯嘛!

  不像阿強他們碰到過吵吵鬧鬧的醉酒男客人。

下一篇:同學的好媽媽 (完) 上一篇:誘操色情按摩店不上鐘的女老闆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