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美肉母女人形】

家庭倫理

         【東京市 高級會員制SM俱樂部「黑天使」】

  「主人,雖然說SM愛好者之間相當有名的『奴隸拍賣會』今年選定本俱樂部做爲會場….」

  作爲翔子女王的私人奴隸,但卻兼任俱樂部舞台總監、獲得翔子女王親口批準「不必和其余從業的女王與奴隸們一樣接客」的香奴看了一眼手中的「奴隸拍賣會」特制邀請函之后,還是忍不住一臉疑惑地看著身旁正在辦公桌前,正在專心審閱調教報告書的翔子。「可是請原諒香奴冒昧,請問主人:今年是否要競標奴隸回來加以訓練,作爲未來本俱樂部提供服務的新血輪之用?」   「我是有這個打算。畢竟先前東京市區遭到SSE的偷襲,就連這里所在的區域也是損傷慘重∼加上根據里緒調查之后也發現:隸屬于我們旗下的奴隸和女王,也有在那次偷襲之中不幸喪命的。依照她的看法,現在若要維持過去的規模多少也有點人手不足吧。」

  翔子頭也沒擡地繼續看著報告書。「….香奴,妳忌妒了?」

  「….香奴不敢。」

  回答這句話之后,香奴滿臉通紅地低下頭去。「而且從香奴當初宣誓成爲主人的奴隸開始,香奴早已不知道忌妒是什麽滋味了。」

  「哈,奴隸抱持著適度的忌妒心態對主奴兩方都是好事,這我不會在意。」

  停下手上的審閱動作的翔子微微一笑,左手搭上了香奴的屁股之后輕輕地上下撫摸著。「而且對于現在的我來說,妳、佩蒂和里緒都是只屬于我的私家愛奴,這樣還不夠嗎?」

  「主人….香奴很高興….」

  「乖。」

  翔子輕輕拍了一下身穿紅色連身皮衣的香奴背后刻意挖空,露出于衣外的兩大塊白皙飽滿、曲線平順的肉團。「其實一般的女性會追求各種讓自己美麗的方式,某種程度也是因爲忌妒著『比自己更美麗』的同性,想要與之一爭長短而已。但是對我來說,妳們會藉由相互忌妒而努力讓自己更美、更願意放開心胸和我做愛,我連高興都來不及了∼只是我唯一不允許的,卻是妳們因此而發生了傷害自己、對方甚至于我這個主人的任何事:因爲妳們都是我最珍視的『財産』,明白嗎?」

  「是,主人。香奴明白。」

  「里緒參見主人。」

  一身黑色皮衣的里緒開門並進入辦公室之后,隨即在翔子的桌前匍伏行禮。「主人,本次拍賣會的主辦者已經來到俱樂部了,里緒已經將客人帶入接待室。」

  「來得可正是時候啊。」

  翔子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這才從椅子上站起身來。「香奴、里緒,我們去接待她。」

  「遵命,主人。」

  兩個奴隸齊聲說著,接著保持在翔子的背后約兩三步的地方並肩齊步離開辦公室。

【黑天使俱樂部 接待室】

  主奴三人進入俱樂部精心設計的接待室之后,馬上就被坐在豪華皮革沙發上、把一只腳擡高並翹起的女性給吸引目光。

  亮金色的過肩長卷發,在燈光下如同金光閃閃的金黃色羊毛一樣散發著點點光輝;和翔子不相上下的魔鬼身材,包覆在設計獨特的金色兩截式SM女王皮衣套裝底下;自膝蓋以下的修長雙腿上,穿著也同樣是特制品的金色長筒高跟鞋;但和一般SM女王差異頗大的,卻是這個女性只在雙手的手掌上頭戴上了特制的露指手套,而非進行調教訓練用的皮質長手套∼彷佛她對于自己天生的白皙皮膚極有自信,恨不得讓更多人能多看幾眼。女性的面貌也可以用「精雕細琢」來形容:修長的金色眉毛、往外翹起的上下眼睫毛與如同紅寶石般閃閃發亮的雙眼,如同白玉一樣細致的小巧鼻子,還有略施脂粉的白皙面容與輕抹嫣紅的朱唇,組合在臉上就彷佛是化妝品雜志的招牌廣告牌女郎一樣,令人爲之久看不厭。

  但是在美麗的外表底下,翔子卻首先感受到她的體內正流竄著相當強烈的調教欲望∼從她看著自己的兩個奴隸的眼神中就一目了然。

  「….喂,她們兩個是我的私家奴隸,我可不準妳打她們的主意。」   翔子輕咳一聲,口中吐出的冷冽話語把女性充滿欲望的眼神給逼了回去。「如果妳敢碰她們一根頭發,我絕對會把整個SM業界最出名的『黃金女王』當成本俱樂部里的高價花瓶來玩!」

  「唉唷,翔子大姊,人家只不過是好奇而已嘛,干嘛那麽認真。」

  搖著一頭金發的青年女性∼在SM業界的調教師中,與「黑天使」翔子並列人氣指標前茅的名門貴族之后:「黃金女王」蕾娜絲.嘉修坦先是僵了片刻,接著連忙哈哈一笑化解尴尬。「而且這個業界每個人都知道,經過大姊妳調教出來的奴隸可都是最高級的貨色:對于調教主具有終生不變的超高忠誠度的『愛奴』,那可不是一般的奴隸呢。今年若是大姊您願意提供幾位參加拍賣競標的話,小妹我就有把握可以幫妳創造出曆史性的得標天價來喔。」

  「得了吧,我現在自家旗下的工作者都快面臨人數不足的問題了,哪還能拿她們來競標拍賣?就算她們自己願意要被賣,我也舍不得推出來。」

  一臉不悅的翔子冷哼了一聲,示意身邊的香奴和里緒離開之后,自己才在另一邊的沙發上坐下。「我倒是覺得,妳這位名聞遐迩的『超級人口販子』,最好還是少來這個都市比較好∼不提別人,月光女神特警隊就絕對不會放過妳這位國際大通緝犯在她們的地盤上跑來跑去。」

  「大姊,我號稱『殺不死的金發蟑螂』,哪有這麽容易就栽在人家手下的?」

  舉起手中酒杯晃了一下之后,松了口氣的蕾娜絲才哈哈大笑。「況且我和我的部下並沒有干過任何擄人勒贖的案件,我所從事的奴隸買賣生意,基本上就和一般的買賣關系沒有兩樣∼只不過買賣的對象與商品都是『人』而已。既然是兩者都同意的買賣,月光女神又能憑借什麽法律來爲難我?」

  「……..妳啊,總之小心點就是了。」

  翔子這時也忍不住苦笑,輕輕搖頭。「對了,妳這個『利益至上』的家夥,絕對不會沒事情跑來找我喝酒聊天∼是否有什麽最新的奴隸要向我推薦的?」

  「還是大姊厲害,馬上就切入主題。」

  蕾娜絲輕輕點了點頭。「這次預定要拍賣的奴隸當中,有兩位大姊聽了可能也會覺得『怎麽是她們』的人物也在里面。」

  「喔?」

  「一位是名演員∼岩下智子,另一位則是年輕的鋼琴演奏家∼山本麻彌。」

  蕾娜絲故作神秘地喝了口酒之后,才看了一眼臉上稍許露出驚訝表情的翔子。「老實說,就連我的手下事前在調查她們兩位的個人資料的時候,也都因此而被嚇了一跳,我也因此才得知擁有知名度的她們竟會被當作奴隸來拍賣。」

  「我倒沒聽說過她們有對于這方面的愛好….」

  翔子皺起眉頭思索了一下。「蕾娜絲,妳自己的看法如何?」

  「依照賣方的數據,這兩個名人原本的『主人』似乎是同一個,但是后來在調教途中似乎發生了意外而不幸死去∼因此她們被繼承了該位主人家産的后代當成『資源回收物』丟出來拍賣。」

  蕾娜絲看了翔子一眼。「問題是,業界盛傳那個小有名氣、調教手段卻不是普通的惡名昭彰的『美女收藏家』這次也會參加拍賣會,可能是準備不計成本來搶這兩個人….」

  「所以妳打算讓我來標下她們?」

  「因爲讓她們在大姊的身邊接受調教變成『愛奴』,總比在那個『美女收藏家』底下變成『只知道做愛的人偶』要好得多吧。」

  蕾娜絲笑了笑。「資金的部分不是問題,大姊若有需要的話,我會全力支援大姊。」

  「….怎麽我好像『專門買單』啊?」

  翔子忍不住苦笑。「好吧,我就鎖定她們兩個好了。」

  「蕾娜絲明白。對了,大姊若是能成功標下她們兩位的話,小妹我將另外奉送十二位我精選的女奴,做爲補充大姊這里的從業人員之用。」

  蕾娜絲也露出微笑,才把原本翹起的腳放下來,從沙發上起身。「預祝大姊一切順利。」

  「希望如此。」

  蕾娜絲離開之后,靜靜地思索了一陣子的翔子才轉身拿起設置在旁邊茶幾上的電話話筒,指尖也按下某個簡碼撥號的按鍵。

  「請幫我接月光女神總部的白飛燕總隊長,我是黑羽翔子。」

【月光女神總部(A.P.B.)】

  「….這個聰明的混蛋倒是說對了:目前的我們,確實對于她的『合法奴隸買賣』行爲無計可施。」

  聽完了翔子轉述蕾娜絲來訪所留下的訊息之后,飛燕的臉上也露出苦笑。「不過妳要我查的那兩個女性的資料,我在請總署調查的過程中,還發現了另一件事情。」

  「另一件事?」

  「這兩個人應該是母女關系∼藝名爲『岩下智子』的山本加奈子,就是鋼琴家山本麻彌的母親。」

  飛燕看著一臉錯愕的翔子。「根據老媽那邊傳出的說法,由于當年只有十七歲多的加奈子意外爆發『未婚生女』的事情,曾經鬧得整個市區滿城風雨,因此麻彌一出生之后就被送到親戚家去撫養,而加奈子則改了藝名,並且重新闖蕩演藝圈,近幾年才因爲『對于宗教的信仰』而逐漸淡出。因此,今年理論上應該是三十好幾的她,從外貌看起來應該和麻彌很相像。」

  飛燕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之后才忍不住搖了搖頭。「但是我實在沒想到,她們這對無緣相認的母女,卻曾經都是同一個人的性奴隸啊….」   「這麽說來,蕾娜絲會要我通吃的理由,我大概也一清二楚了。」

  翔子也不由得苦笑點頭。「小燕,妳的意思如何?」

  「我也多少聽聞過關于那個『美女收藏家』的事情,其實翔子妳不妨就考慮收了她們吧。」

  飛燕想了想之后,才輕輕點頭。「這次我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絕對不能有下次….!」

  「這點妳可以放一萬個心,我以我的名譽擔保絕對不會有下次。」

  翔子露出微笑。「若是同樣的事情還有下次的話,我絕對會送個超豪華『人體花瓶』給妳擺在月光女神總部當作裝飾和『接待貴賓』用。」

  「那個….老實說我不好此道,應該不用了吧….」

  看著一臉認真的翔子臉上的表情,飛燕忍不住露出苦笑猛搖頭。

【數日后 黑天使俱樂部 年度SM奴隸競標展售會】

  向來全年無休的黑天使俱樂部,除了先前遭受SSE侵襲東京市區的影響而造成暫時歇業一周以外,也只有今天才因爲「重要會議舉行」而暫時停止對外營運。

  來自各地SM業界、爲了補充新血(也順便找同業敘舊或交換情報)而紛紛帶著自家的奴隸現身的女王們,這時早已經把舞台四邊的特別貴賓席位占得滿滿∼當然,翔子指派全面投入接待的「家具奴隸」們也隨著這些訪客們的不規矩動作,發出了此起彼落的各種聲音。

  而在這樣的氛圍之中,翔子也帶著自己的三位愛奴現身于最角落的位置。   「那個,請問女王大人….」

  「妳們先去休息吧,待會記得輪班去接替其它的奴隸。」

  「是。」

  兩個原本準備擔當「家具」工作的奴隸立即雙膝跪地行禮,隨即乖乖地爬了開去。

  「主人,拍賣會要開始了。」

  里緒的目光投向舞台上依然一身金光閃閃造型上場,正以聲音透過手中的麥克風炒熱氣氛的蕾娜絲。「根據蕾娜絲小姐傳遞過來的消息,主人預定標下的岩下小姐和山本小姐的拍賣順序,分別是今晚最后的四十號與中間的二十號。」

  「還得要注意那個家夥。」

  翔子低聲開口的同時指了指另外一邊,里緒和香奴才以眼角余光注意到另一邊的角落,正有個散發出冷冰冰氣息,帶了四五個女奴前來的黑色長發、一身黑衣的女性也在凝視著台上。「香奴、里緒、佩蒂,這位就是『美女收藏家』小山田 舞。這家夥是出了名的極端派調教師,如果妳們有機會剝掉她帶來的奴隸的衣服的話,應該不難發現各種因爲劇烈調教而導致傷痕累累的瘡疤吧。」

  「….主人,佩蒂有點不懂∼那她『美女收藏家』的名號是怎麽來的?」   「她身旁的這些奴隸,正如同蕾娜絲先前所說的一樣,現在都只是『聽令作愛的肉人偶』而已,本身的智能程度和白癡沒太大差別。」

  翔子看了一眼露出納悶眼神的佩蒂之后,忍不住歎了口氣。「據說小山田她使用的調教方式,可以『在不使用藥物輔助的情況下,將目標活生生折磨成廢人』。我在想,恐怕這也是小道消息流傳說『她是月光女神特警隊現有編制中,曾遭受過非人道待遇的「美女犬小隊」的幕后黑手之一』的傳聞出來吧。」

  「可是….那個小隊的隊長可露小姐不是恢複了自我意識?」

  一臉愕然的香奴忍不住問道:「而且前幾天才舉行了正式的婚禮不是嗎?」

  「我猜應該是由于伊莉亞早就爲了某種『特殊理由』才會故意對可露用了別種方式,不然落到她手上的話大概結局也是一樣。」

  翔子回想了一下當初應飛燕的邀請,而前往月光女神檢查「美女犬小隊」四名隊員的往事。「根據白總隊長的說法,SSE的伊莉亞.德利薩斯是個很聰明而又老奸巨猾的家夥,我想她也應該是爲了這個特殊理由才硬逼小山田不得對可露動手吧。」

  「….現在要開始拍賣的是第二十號奴隸,底價四百萬(貨幣單位:日幣),每次舉手加價最高以三十萬爲準。請有意標價者開始喊價。」

  「四百三十萬。」

  「四百六十萬。」

  直到目標出場之后,雙眼放出冰冷光芒的翔子,動作相當快地跟在小山田之后舉手喊價,接著冷冷地回瞪了小山田一眼。

  「四百九十萬。」

  「五百二十萬。」

  「……..」

  「哼。」

  無視于小山田投過來的眼神,翔子嘴角揚起冷笑,以一個手勢回敬對方的怒目。

  從這時開始,全場的SM女王與奴隸們都目瞪口呆地看著仍然冷冷地擡價搶標的翔子和小山田。

  直到….

  「….一千五百五十萬。」

  「……..」

  沈靜的現場,只有翔子開口報價。原本持續咬著翔子喊價的小山田,這次卻出乎意料地沒有繼續擡高價格追價,只能透過含著怒意的眼神再度瞪了翔子一眼,最后還是放棄競標的打算。

  「一千五百五十萬,第一次!」

  「一千五百五十萬,第二次!」

  「一千五百五十萬,第三次!成交!奴隸二十號,今天起妳的主人就是黑羽翔子女王!」

  「嘩∼!」

  這個名字從蕾娜絲的口中說出的同時,全場轟然震動∼這個場地的真正主人,被SM遊戲的同好共同封贈「女王中的女王」外號的那個傳奇人物,終于出手了。

【黑天使俱樂部 大廳吧台】

  打了個手勢命令香奴和佩蒂先去接收新奴隸之后,趁著台上的蕾娜絲宣布「中場休息」的空檔,翔子才帶著里緒前往大廳內附設的吧台。

  過沒多久,一臉不爽樣的「美女收藏家」小山田也帶著奴隸前來吧台,在翔子旁邊的座位上坐下,並點了杯「血腥瑪麗」。

  「妳家的『肉娃娃』已經夠多了吧。」

  翔子拿起桌上擺著的香槟酒杯晃了晃之后,才看著悶著頭喝了口「血腥瑪麗」的小山田。「我記得很早之前我就警告過妳:『這種兩敗俱傷的調教方法,除了造成奴隸們的永久傷害之外,也會把妳自己更逼得無路可退』,沒想到妳還是不改那凶狠的調教方式啊?」

  「翔子女王,妳應該知道我和妳的目標不同。」

  冰冷而有著距離感的外表下,意外有著相當好聽的聲音的小山田,一臉不悅地看著翔子。「我是不會允許我的奴隸有任何『自己的想法』存在的!因爲她們的一切只爲了我而存在、也只因爲我而擁有,應該給她們什麽的『主導權』在我身上!」

  「我倒覺得,看來妳更適合去當馬戲團的馴獸師,而不是SM女王。」   「……..」

  「調教出一堆沒有感情,只會呆呆地依照命令等著被干的『性愛機器』,在這里的每個女王都會。」

  翔子停頓片刻,淺酌了一口香槟之后,看著小山田臉上冷冰冰的表情。「但是妳還是搞錯了一點:SM這種遊戲最高的境界,應該是雙方都能夠透過這個方式享受類似『角色扮演』的過程、並且更藉由這種方式強化彼此之間的深刻羁絆,而不是單方面的造成另一方永久的傷害與無法挽回的遺憾。我覺得妳若繼續以這種鐵血手段繼續調教底下的奴隸的話,恐怕遲早會出事。」

  「打從看到妳出現在現場以后,老實說我就覺得我不應該來。」

  白了一眼翔子之后,小山田歎了口氣。「不過話說回來,妳應該也耳聞了這次拍賣會的『重頭戲』就是最后一個準備拍賣的奴隸∼岩下智子的事吧。」   「知道啊,我剛剛標下的奴隸就是她的女兒:鋼琴演奏家山本麻彌。」   翔子若無其事地再度喝了口香槟。「喂,妳那個出錢贊助競標奴隸的金主難道沒告訴妳?」

  「咦?!」

  小山田面露驚訝,看著翔子。「該死,那個大財主居然真的沒告訴我!」   「所以我勸妳還是放棄吧,因爲這兩個我要定了。」

  翔子嫣然一笑,把手中的香槟酒喝完之后才放下空空如也的杯子,起身離開吧台。「至少,我還可以用某些方法來安排一下讓她們母女『相認』的事情。那麽,請容我先失禮。」

  目送著翔子離開的身影消失于人群許久,小山田突然一口氣將剩下的「血腥瑪麗」給喝掉。

  「真不該來的,今晚。」

  放下手中的空杯子,轉頭看了一眼台上緊接著進行的第二輪拍賣之后,小山田臉上的冷峻表情逐漸換上了一副無可奈何的苦笑。「既然主要目標確定無法得手,我還是趁機標些素質不錯的奴隸們回去慢慢訓練好了。」

  「請問還要續杯嗎?」

  「不了。」

  小山田淡淡地揮了揮手,才在吧台后負責服務的女奴的納悶眼神中,帶著自己的奴隸回到會場。

【兩天后 黑天使俱樂部(休館) 翔子女王的辦公室】

  憑借著自己擁有的龐大資金與蕾娜絲在暗中支持的雄厚財力奧援,向來很少參與拍賣會(這次也是她第一次參加∼畢竟以前「黑天使」的女王和女奴們都是自己來找翔子的,因此翔子本來也對于拍賣奴隸的事情並無所悉)的翔子在當晚,就以拍賣會開設以來破天荒的成交價格∼八千七百萬日幣(智子最后的成交價,敲定爲七千一百五十萬日幣。依據翔子私下推斷,可能是因爲小山田也利用哄擡標價的方式烘托智子的價值,更順便幫自己逼退其它有意競標的人),從其它女王與奴隸的豔羨與嫉妒神情中,正式成爲兩個奴隸的新主人。   而爲了親自進行調教作業,翔子再次做出了一個令屬下的從業者們爲之愕然的決定:即日起俱樂部休館一個月,讓從開幕以來就在此地工作的女王和奴隸們能夠調養身體(至于自己的部下到別的俱樂部打工賺取外快的事,翔子對此則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提了句「注意身體」當作勸告)。

  「….麻彌見過主人。」

  在翔子的豪華辦公室里面,剛剛做完除毛手術、似乎還不是很習慣自己下體一片光溜溜的麻彌,以些許顫抖的聲音向翔子問安。「請主人….今天也好好調教麻彌。」

  「嗯。」

  翔子摸了摸跪在身前的麻彌的頭表示贊許,然后才坐在沙發上。「還不習慣這里的氣氛?」

  「有點。」

  麻彌輕輕點頭。「因爲麻彌以前印象最深的地方是….地下室,所以…. 」

  「我知道,我也待過類似的地方。」

  翔子笑了笑,看著以標準奴隸跪姿跪在自己面前、臉頰浮現兩片紅暈的麻彌。「麻彌,妳喜歡被主人任意玩弄妳的身體嗎?」

  「……..」

  「看來妳不喜歡呢。」

  翔子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麻彌之后,露出微笑的同時站起身來。「那好吧,今天到此爲止。」

  「主、主人….請等等!麻彌喜歡被主人….喜歡被主人隨便玩弄身體.. ..」

  一感覺到翔子即將離開,原本猶豫的麻彌立即有所動作:撲向前去緊緊抱住翔子包覆在高筒馬靴內的修長美腿。「所以….請主人不要離開麻彌….」

  「既然要我別離開,妳也該有點什麽表示吧?」

  翔子一臉微笑。「那麽,重新再問候一次。」

  「是….是的!」

  放開了抱著翔子雙腿的手之后,麻彌再次換了個姿勢∼這次則是完全依照奴隸的禮節,捧起了翔子順勢擡起的右腳並親吻著她的馬靴前端。「奴隸麻彌向主人問好,今天也請主人隨意使用麻彌。」

  「呵呵,乖孩子。那我就勉爲其難征用妳的嘴巴吧。」

  翔子露出微笑,伸手往自己穿著的皮質底褲中央的拉煉上往下一拉,當著麻彌面前袒露自己已經充血硬挺的肉棒。「讓我看看妳的誠意。」

  「….是,主人。請讓奴隸的賤嘴服務您的肉棒。」

  看著一跳一跳地示威著的肉棒,麻彌略顯尴尬的臉上雖然已經臉色通紅到不行,不過還是依照自己所學到的禮儀與技巧開始巧妙地撫摸「槍」身、並且主動張口含住前端,藉由頭部的前后移動開始緩緩吞吐著。直到翔子舒服地悶哼了一聲,在她的口腔內灌滿了大量滾燙的灰白色精液之后,翔子才滿意地看著她主動張開來接受檢查的嘴巴,拍拍她的頭示意可以吞下去。

  「口舌服務還不賴嘛。前主人教的?」

  「是的,主人。」

  吞下滿嘴的精液並舔了舔嘴唇四周之后,麻彌才輕輕點頭。「而且,麻彌目前仍未被破身。」

  「妳是處女奴隸?」

  翔子聽出麻彌說話的時候的最后七個字的意涵,當場呆了一下。「真的還假的?」

  「是真的,前主人說這樣的麻彌『比較有賣點』。」

  臉頰紅暈未退的麻彌輕輕點頭。「因此前主人在世的時候,只有積極訓練麻彌的口舌運用能力、讓麻彌逐漸無法自拔地喜歡肉棒與精液而已。」

  「真是….玩這種培育手法,還真的是暴殄天物啊。」

  翔子想起了SM拍賣會上的「處女」的高價喊價場面,又繼之想起了自己才花費了理論上只有一般得標價的十分之一左右的價格(當然也加上了蕾娜絲的暗助)就敲下麻彌這個「處女」的好運氣,最后邊歎口氣邊打量著麻彌可說是白皙無瑕,具有三十二吋C罩杯、二十三吋柳腰、還有三十三吋臀圍的勻稱肉體。「那麽,還有其它的地方被開發過嗎?」

  「沒有。前主人似乎也考慮過麻彌的另一個身份,所以並沒有對于麻彌的身體太多著墨。」

  麻彌淡淡地搖搖頭。「對于麻彌當時的提問,主人她也只是說了『要讓麻彌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液面膜敷臉』這句話。」

  「看來她還真是有先見之明啊,麻彌。因爲就連我,也都舍不得在妳的臉上加上道具了呢。」

  翔子這點倒是沒說錯:一頭烏黑過肩長發之下的麻彌的面貌,和過去在畫像中才能看到的東方古典美人造型可說相差無幾,無論是登上正式舞台表演鋼琴演奏、或是在俱樂部登台演出群體口交秀,她柔弱絕美的氣質絕對都足以取代她正在進行的「工作」,成爲全場的目光焦點所在。「對了,我問個和調教無關的事情。」

  「主人請吩咐。」

  「妳的個人資料上面說妳有個久未聯絡的母親?」

  「是。媽媽在十八年前于醫院里生下麻彌並交給親戚撫養之后,就下落不明了。」

  原本略顯羞澀的面貌,隨著麻彌回答中浮現的失落感而逐漸變得苦澀。「但是,麻彌過去在前任的主人家里接受調教的時候,有認識一個年紀和麻彌的母親相似、一直都很照顧麻彌的大姊姊,聽說她也是主人這次標得的奴隸….」

  「是啊,光是把妳和她買下來就花了我七千多萬日幣。」

  翔子一想到這里,就不由得面露苦笑。「麻彌,我最后要問個假設性的問題。如果今天這個照顧妳的大姊姊是妳的親生母親,妳會怎麽去面對她?」   「….一切以主人的意思爲準。」

  低頭不語的麻彌停頓了許久,才壓低聲音吶吶開口。「麻彌是主人的,主人要怎麽做,麻彌都遵從。」

  「現在可不是進行調教課程喔,麻彌。」

  翔子露出微笑,看著一臉愕然擡起頭看著自己的麻彌。「我很想知道,妳對于抛棄妳不顧這麽多年的媽媽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妳的心里面究竟會有什麽感覺。」

  再度低頭不語許久,麻彌才擡起頭看著翔子。

  「應該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感覺了吧。雖然也曾經很想質問她『爲什麽當初要抛棄自己的女兒』,但是現在反而比較擔心自己身爲比一般人還不如的『奴隸』的事情被她知道。」

  麻彌歎了口氣,低下頭去。「主人,現在的麻彌只想成爲主人的奴隸,這種事情就….」

  「….好吧,今天的調教就到這里結束好了。」

  翔子拍拍麻彌的頭,對她的回答表示嘉勉。「喏,爲了嘉獎妳剛剛的誠實,主人特準妳用主人的大腿當枕頭休息一下。」

  「謝謝主人賞賜。」

  這時候的麻彌臉上也總算多了些笑容,輕輕點頭之后爬上坐在沙發上的翔子身邊,接著有如小狗一樣枕著翔子的大腿閉眼休息。

【地下調教室】

  打發麻彌回到特別安排的寢室去接受香奴親自指導的「禮儀訓練課程」之后,翔子才來到正囚禁著智子的地下調教室。

  雖然說年紀早已超越了三十歲的關卡,但是現在在雙手高舉、透過天花板垂挂下來並扣上高舉的雙手「懸吊」著的鐵鏈拘束行動,只能勉強以被從腳踝緊鎖起的雙腿踮起腳尖支撐住身體的智子身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歲月痕迹與調教影響,反而彷佛是尊白玉雕制的女性雕像般,令人同樣印象深刻。不過,如果沒有臉上加挂的頭罩和身上的小環的話,或許這尊「雕像」會更加完美。   「主人,新奴隸智子加挂裝飾品的手續已經完成了。」

  剛剛在地下調教室爲智子穿上金色系的乳環、陰蒂環、陰唇環(總共五個),並且扣上了附帶著細長鎖煉的皮革項圈的佩蒂和里緒,見到翔子前來的時候同時雙膝跪地行禮。「請主人過目。」

  「做得不錯。」

  翔子上下細看了一眼智子身上的金環之后,才滿意地點頭。「把她雙手放下鎖在背后,頭套拆下、換上口枷∼然后妳們都出去。」

  「是。」

  雖說拆下了頭套,但是此刻雙手雙腳被X字型的道具「手足連铐」扣在屁股后頭,只能保持跪姿的智子臉上事實上還多了一組咬口球,將她剛剛穿環的時候發出的痛叫聲給悶在嘴里。

  「還記得十幾年前我是個電視台菜鳥小記者的時候,報導妳複出演藝圈的新聞是我第一個工作呢。」

  脫下了皮革材質的長手套,輕輕來回撫摸著被扣上了口枷的智子的臉頰片刻之后,翔子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卻讓智子的眼神瞬間變了個樣∼充滿了驚訝與疑惑。「沒想到十幾年后我們再次重逢,卻已經是女王和奴隸之間的差別了啊。」

  「……..嗚∼」

  「我還沒準許妳可以說話喔。」

  一聲清脆響亮的「啪」聲之后,智子的乳房上多了一個火辣的紅色掌印。「妳身爲一個奴隸該有的樣子到哪里去了?」

  「……」

  「還有,妳自己看看,哪有人奶子被打了還會這麽興奮啊?奶頭都硬了耶!」

  手指勾起了一邊乳房上的金色乳環往前輕輕拉扯的同時,翔子帶著嘲笑般的話語傳來,讓智子的臉頰頓時紅透。「什麽玉女紅星啊,說是『欲』女紅星還差不多。」

  「嗚嗚∼∼∼∼!」

  「哪天應該叫妳女兒來看看呢,這副欠人虐待的身體。」

  「!」

  如同被人用整桶冷冰冰的冰水當頭潑灑而下一樣,智子的身體激烈地顫抖著,露出了求饒的神情拚命猛搖頭。

  「一個爲了自己的前途而不惜抛棄親情的女人,在這里是沒有資格討饒的。」

  翔子一邊說著,一邊伸出雙手把智子臉上的口枷給拆了下來。「何況妳們母女兩個早已分別簽下了對我的奴隸契約,今后妳們必須終身侍奉我爲主人∼這點妳沒忘記吧,岩下智子小姐?」

  「妳是小….小泉?」

  好不容易才回過氣來的智子,這時終于找到機會吐露出自己的疑問。「真的是那個傳出身亡消息的王牌女主播?」

  「那是以前的事∼現在的我叫做『黑羽 翔子』,SM俱樂部『黑天使』的老板。」

  在胸前交叉起雙手的翔子笑了笑,看著依然被手足連铐束縛著手腳,卻在得知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后忍不住張大嘴巴,目瞪口呆的智子。「不過還真令我意外呢,沒想到妳信奉的是SM教派啊?」

  「……『因爲信奉宗教而息影』,那只不過是個掩人耳目的借口罷了。 」

  聽到翔子開口的話語中提到自己的退隱理由,智子臉上的表情雖然沒有太大異樣,但是整體輪廓和麻彌相彷、隨著年齡增長而添入了幾分成熟韻味的臉龐,卻隱約浮現出神傷。「不過對我來說,至少我知道我可以安心的一點是麻彌還好好地活著。盡管我這個不合格的母親已經沒辦法保護她….」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翔子苦笑著輕輕搖了搖頭。「不過麻彌還是很擔心她成爲奴隸的事情被妳知道喔。」

  「麻彌她….要是她有一天知道那個常常照顧她的『姊姊』,其實就是她的親生母親的話,恐怕我這個母親在她的心目中就真的是『人間失格』了。」   智子歎了口氣。「如果能夠預先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當初我應該不理會那些人的看法,堅持把麻彌帶在身邊親自撫養才對….」

  「如果當初選擇這條路的話,或許我們也不會是在這種情形下見面了。」   翔子輕輕撫摸著智子已經穿上金環、並且因爲刺激充血而硬挺起來的淺紫色乳頭。「現在妳打算怎麽度過以后的日子?」

  「我也不知道。或許,就讓妳的鞭子加諸給我的疼痛來指引我吧。」   似乎因爲被翔子上下撫摸著身體的手指挑逗,使得身體內部某些早已深刻地刻印著的東西開始覺醒,智子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行動不便的身體卻是一反常態地主動挨近翔子的身邊反複磨蹭著。「只要能夠讓我忘記我是個不負責任的母親就好….主人要智子做什麽,智子都會去做。」

  「呵,包括和麻彌做愛?」

  「只要是主人的命令….咦?」

  智子愣了一瞬,看著露出微笑的翔子。「主人,這會不會有點….」   「這沒什麽好爲難的吧?」

  翔子露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妳們除了是我的私家奴隸之外,更是我已經策劃了很久的一個公開表演的女主角呢。所以,早晚妳都會和女兒搞上的不是?」

  「……..」

  「明天開始,妳和麻彌都將會接受進一步的訓練和身體開發課程。」   翔子說到這里的時候,看著智子的眼神變得銳利許多。「我要讓所有來看妳們第一天表演的人,都能夠參與見證妳們身爲血親母女、只忠于我的奴隸,卻也是彼此相戀的『愛奴』的那個時刻。」

【訓練兩周后某日 翔子的寢室】

  結束了表定調教課程的這天,正好是麻彌的十九歲生日。因此在照表操課進行排定的訓練之后,翔子特別把麻彌和智子都給叫到自己房間去。

  「把妳們找來的目的不爲別的,而是要給麻彌一個生日禮物。」

  看著不由得面面相觑的智子和麻彌,坐在床邊的翔子倒是忍不住先笑了。「麻彌,主人我找到了妳的媽媽了∼她就在這里。」

  「咦?」

  「主、主人!」

  麻彌愣了半晌,智子臉上的表情也顯得緊張。「智、智子還沒….」   「智子啊,人生有許多事情總是在妳措手不及的時候發生:如同當初妳意外懷孕而生下了麻彌一樣。」

  翔子接著說出口的這句話,讓好不容易回複爲原本表情的麻彌再度愕然,在轉頭看了身邊的智子一眼之后,隨即低頭不語。「而且經過這段時間共同調教的過程下來,即使我不說,妳也應該發現麻彌早就把妳當成媽媽一樣看待吧∼雖然她直到昨天爲止,都還不知道妳就是她的親生母親。」

  「可是….昨天之前,主人曾經讓智子和麻彌….」

  「我又沒因此嫌棄妳們。況且妳們都是我的私人愛奴,這有什麽好害羞的。」

  翔子打斷了智子的話之后,哈哈大笑。「麻彌,主人的這個生日禮物不賴吧?」

  「….主人,麻彌好感動….」

  低著頭許久,麻彌開口說話的時候,隱約可見肩膀輕輕抖動著。「智子姊….不對,媽媽….請原諒妳的女兒變成這副模樣來面對妳….」   「麻彌….我的女兒….」

  智子低聲歎息著,接著當著翔子的面前伸出雙手,把麻彌一把抱入自己懷里。「媽媽害妳受苦了….」

  「媽….」

  「那麽,我不打擾妳們重敘天倫了。待會別把我的房間弄亂了就好。」   翔子起身來到正哭成一團的智子和麻彌身旁,微笑著交代了這句話之后就拍拍智子的肩膀,轉身離開寢室。

  相擁著哭泣許久,智子看著依偎在懷抱里面的女兒,眼神盡是滿滿的不舍。

  「….麻彌,媽媽很對不起妳。」

  智子歎了口氣,低聲說道:「這十幾年來,除了和妳一起成爲主人的奴隸的那段時間以外,媽媽一直都沒有盡到一個母親應有的責任與義務….」   「媽,沒關系的,都過去了。」

  臉上依然淚痕未干的麻彌輕輕搖頭,回報智子一個諒解的微笑。「而且,麻彌也是個壞小孩….看到媽媽被主人調教的時候,麻彌也會覺得身體很難受,想和媽媽一樣在主人的處罰下盡情放浪哩。」

  「妳喔,真是….」

  智子忍不住一陣臉紅。「….不過說真的,媽媽也會因爲麻彌在主人的調教之下表現的模樣而動情,常會違反了主人的命令用手指滿足自己呢。」   「呵呵呵呵,媽媽和麻彌一樣也是個變態啊。」

  「嘻嘻….對啊,我們可真是對變態母女。」

  終于破涕爲笑的母女兩人,這時才抹去了各自臉上的眼淚,開始低聲訴說著彼此過去的遭遇與心事。

  「….媽,有沒有什麽辦法可以讓我們不會再次分離的?」

  麻彌看著智子。「雖然我們現在都成爲專屬于翔子主人的愛奴,可是….」

  「嗯∼主人她應該早有定見了吧,不然不會刻意安排我們共同進行深度調教訓練。」

  智子略作思考之后,輕輕拍著麻彌的肩膀。「麻彌,如果我們都變成了只會做愛的『怪物』,妳的想法怎樣?」

  「咦?這聽起來好像不錯….可以整天和媽媽、主人、還有其它的姊姊妹妹們做愛。」

  稍作思考之后的麻彌開口說著,並且看了一眼身邊的智子。「更何況,這樣的我們除了做愛之外還真想不到什麽可以去悲傷的事情呢,不是嗎?」   「媽媽沒猜錯,果然妳也有相似的想法。」

  智子聽完麻彌的反應之后,露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其實這是主人的意思,媽媽已經同意主人對媽媽進行肉體改造了∼但是因爲還沒有正式確認麻彌妳的意願,主人才沒有開始動作。」

  「….媽,妳好奸詐。人家也想要整天和主人做愛嘛!」

  忍不住滿臉通紅的麻彌低聲抱怨著,舉起右手輕輕敲了一下智子的肩膀。「可是,人家也想把主人刻意保留的第一次獻給將我生下來的媽媽….」   「麻彌,既然妳也願意,那就交給主人去安排一切吧。」

  智子笑了笑。「媽媽會完成妳的心願,讓妳的第一次交給媽媽。」

  「嗯。」

  麻彌點頭的同時,羞紅了臉鑽入智子的懷里撒嬌,母女兩人就這麽靜靜地相互依偎著彼此。

【一個月后 黑天使俱樂部 表演舞台】

  「曾經有個年輕的母親,爲了讓自己的女兒能夠過著幸福的生活,而出賣了自己的身體與靈魂,成爲屈服于繩子與皮革拘束器具之下的奴隸。」

  結束「休館」期間、正式開門迎接同好與光臨消費的客人們到來的黑天使俱樂部表演舞台上,一身火紅色性感女王裝扮登場的翔子,正以平順而抑揚有致的聲音,專心敘述著某個「僅限一場」的特殊表演的開場白。「但是這位母親卻在某個機緣場合中,得知了自己的寶貝女兒也遭到欺騙而和自己一樣終生成爲奴隸的心碎事實。爲了彌補自己所造成的過失,她如同姊姊一樣照顧著本應淚眼相認、但現在卻同樣淪爲情欲支配的奴隸的這個親生女兒∼並且將在這個舞台上,向各位奉獻出她們身爲我的奴隸之后的唯一一次公開表演。」   「作爲她們的主人,我僅此請求各位:請台下的各位不用作出任何表示歡迎的舉動打擾她們的情緒,因爲這是至今仍處身在悲傷與情欲的重重糾葛之中,慢慢地以愛奴的身份重拾原有的笑容與親情的她們兩位,現在僅有的小小幸福時光….現在請容我再次向各位鄭重介紹,我的私家愛奴:知名女演員∼岩下智子小姐,和她的女兒∼年輕的天才鋼琴家山本麻彌。」

  隨著翔子的身影翩然退入黑暗之中,舞台上只剩下兩盞從不同位置由上往下打的聚光燈,照射著隨后出現在舞台上、看起來與雙胞胎姊妹毫無二致的兩名裸體女性。

  在身上各重點部位特別穿上的細小金屬環,同樣顔色但長度、發型略有差異的黑發,以及經過精心調養而逐漸變得勻稱,看來更加毫無瑕疵的雪白肉體,卻掩蓋不了這對母女在彼此深情對望的同時,眼神中所散發出來的濃烈情欲之火。

  母女兩人的臉隨著彼此之間「相看兩不厭」的灼熱目光而越靠越近,最后在全場觀衆們壓低聲音發出的輕微驚呼聲中,兩組四片抹上了相同色系唇膏的嘴唇終于碰觸在一起,開始彼此摩擦糾纏。

  「媽….麻彌終于找到妳了。」

  從熱吻當中暫時分開,臉頰浮現紅暈的麻彌看著智子的表情除了興奮與緊張之外,還有些感動。「從今天開始,我們不要再分離了好不好?」

  「麻彌,媽媽答應妳不會和妳分離….」

  智子也輕輕點頭,摟著麻彌的腰將她抱在懷里。「媽媽想要麻彌,好不好?」

  「….嗯。麻彌也很想和媽媽….」

  一個令台下的觀衆們看得眼睛都發直的熱吻,代表著這場「母女活春宮」的主要戲碼正要開始….而后舞台燈光逐漸暗了下來。

  燈光再次亮起,站在舞台上的智子和麻彌的姿態,卻引來台下觀衆們忍不住發出的陣陣驚呼。

  因爲現在在台上的她們,身體的型態出現了與之前截然不同的變化:智子的兩顆乳房、下半身與兩腿根部之間,均多出了一根向上挺立的肉棒;而麻彌原本輕抹豔紅的嘴唇則化爲女性的性器官模樣,雙手也變成了兩根肉棒造型,而現在的麻彌正坐在智子面前張開大腿,以手腕變成的兩根肉棒交互前后摩擦著自己原有的、但卻如同翻版一樣完全相同的兩個洞穴門口。

  「主人,這是….目前還在被禁止使用商品范圍內的『那個』?」   目瞪口呆地看著智子雙手撐著麻彌的頭並不停前后擺動身體、驅使著肉棒抽插麻彌的「嘴穴」,陪同在翔子旁邊的里緒忍不住低聲問著身旁的翔子。   「嗯,好眼力。」

  翔子輕拍一下里緒的肩膀。「里緒想穿哪一套?」

  「….」

  「逗妳的啦,目前除了她們之外,我沒打算讓妳、香奴和佩蒂也穿上這玩意。」

  說完之后的翔子,看著一臉錯愕的里緒之后自己也忍不住好笑,不過稍后卻反而一本正經地專注看著台上的激情演出。「不過,里緒,妳覺得還有什麽禮服會更適合這對已經身陷亂倫的刺激快感之中,從此再也無法自拔的美麗『母女奴隸』呢?」

  「這….主人真是的….」里緒不由得苦笑。

  「不過主人既然都用上了『那個』,恐怕她們往后終生都是這副模樣了吧。」

  半跪在翔子另一邊的香奴擡起頭看著翔子。「主人,請原諒香奴冒昧:請問主人,今后她們是否還會和我們一樣,都將是只屬于您的私人愛奴?」   「這是當然。而且,她們也會是屬于妳們專用的『人肉娃娃』。」

  翔子輕輕點頭。「或許,這對于早已萬劫不複的她們而言,也是唯一的選擇了吧。」

【月光女神總部(A.P.B.)】

  「……雖說這是她們自己心甘情願變成這種整天只會做愛的『人型生物 』,可是能不能下次別再搞類似的把戲讓我傷神啊?」

  飛燕苦笑著交給翔子兩份剛剛才開出來的「死亡證明書」,然后又是一陣搖頭。「即使是被稱爲『血雨死神』的我,也不是每次都能夠這麽順利完成這種『掩耳盜鈴』的工作的嘛。」

  「好啦,以后我自己想辦法就是了。畢竟如果老是爲此麻煩妳的話,曾受妳幫助的我也不好意思。」

  翔子忍不住哈哈大笑,看著一臉困窘的飛燕。「不過….這回我真的得謝謝妳,小燕。」

  「不用謝我,只要別再讓我爲了妳家的愛奴們傷透腦筋就好了。」

  飛燕搖頭苦笑。「倒是就連我也沒想到妳會這麽大膽,真的對她們母女倆進行肉體改造作業,硬是弄出兩個終生只會做愛的『人肉娃娃』出來。」   「其實我剛開始也不願意啊。但是智子卻這麽說了:與其讓她們往后每次只要想起『曾經與自己的血親做愛』就會引發痛苦不堪的回憶,倒不如讓她們變成完全不需要思考太多事情、只是無時無刻追求性欲快感的『人肉娃娃』。而麻彌也有同樣的看法,因此我才順水推舟幫她們促成這件事。」

  翔子說到這里頓了一下,攤了攤雙手。「我在想,或許這才是智子和麻彌內心真正想要的幸福感覺也說不定?」

  「或許吧。」

  飛燕說完之后停頓了片刻,看著翔子。「好好照顧她們∼接下來就是妳這個『女王大人』的義務了。」

  「這不用妳特別交代啦,小燕。」

  翔子笑了笑。「她們透過契約與誓言把自己的未來與生命都交給我,我就有義務盡力照顧她們。」

【黑天使俱樂部 翔子的寢室】

  關上了房門,將所有的聲音隔絕在門外之后,邊走邊脫下身上衣物的翔子沒有多說什麽,只是微笑看著房間里面正在上演的激情戲碼。

  挺立著變形肉棒的里緒,正將自己的肉棒在被眼罩蒙上了雙眼、異型化的雙手正摩擦著自己下半身兩腿之間前后兩處的麻彌臉上,那如同外陰部翻版的「嘴穴」里面反複地抽送著;趴在床邊的香奴翹起自己的屁股反複搖晃,迎合著正從后面深入自己的蜜穴內準備進行「鑽探」、同樣也蒙上了雙眼的智子的特大號肉棒;而在床上等待著翔子、戴著狗耳朵造型發箍的佩蒂,則是俏皮地向翔子搖擺起插入肛門的仿制黑色狗尾巴,還做出了如同小狗吐舌頭喘氣一樣的可愛逗趣表情,不過眼神卻緊盯著隨著翔子走動而上下彈跳著的肉棒不放。   來到床邊抹了一把佩蒂的臉頰之后,翔子只是輕聲一笑就翻過她的身體、然后雙手分別抓起了她的雙腿向外大張,接著就把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插入佩蒂的肉穴最深處。

  「爲我淫蕩吧,我的愛奴們!」

  翔子高亢的笑聲,回蕩在充滿了女性們的各種呻吟浪叫聲的房間里∼當然,這個特制房間里面的各種聲音,外面是完全聽不到的。

  而且,對于房內正在享受著無止盡的魚水之歡的主奴們來說,這個夜晚還長得很。

下一篇:【我的媽媽李彤彤】【1-31】【連載】 上一篇:在表兄身邊搞表嫂 (表嫂的騷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