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被我上過的女人們 4-7

人妻熟女

(四)

  與羅總這頓飯邊吃邊聊的發了兩個小時,其間那道「三吱兒」我與許洛思碰 都不敢碰。倒是羅總這老色狼,一個人將這盤菜全都吃了下去,看得我與許洛思 一陣反胃,再也提不起興致吃東西。這老色狼還不斷的叫我倆也償一償,嚇得許 洛思連連後躲。

  看著許洛思這副模樣,這老色狼還故意夾起一隻小老鼠,朝著許洛思的面前 晃了晃,嚇得她花容失色,驚叫連連。這老色狼十分享受許洛思害怕的表情,興 奮的哈哈大笑,血紅色的肉渣粘在牙齒上,令人見了毛骨悚然。

  終於結束了這場令人噁心的飯局,老色狼的酒量相當驚人,兩瓶一斤裝的五 糧液幾乎有大半是進了他的肚子,他居然還頗為清醒的提出要去K歌。反正他不 提這也是我安排的節目之一,當下我立即帶著老色狼到了四樓的娛樂廳,要了一 個包間。

  我們剛坐下,一位身材火爆長相嫵媚穿著暴露的媽咪就擺動著盈盈小腰,一 步三扭的走了進來。一見我就嬌笑連連,眼波流轉,蕩漾起一陣濃濃的春意,緊 靠著我坐下,只覺一股幽香襲來,令我心神蕩漾,下體已隱隱有起立之勢。

  「哎呀!王總,這麼久也不來捧場,今兒什麼風把您吹到這了。」媽咪一隻 玉嫩的手劈直接搭在我脖子上,同時一對勾人心神的美麗雙眼掃向坐在我邊上的 羅總,對他拋了個媚。

  「李姐,最近忙嘛,你看我一閒下了就立即帶著朋友來見你了。來來來,向 你引見一見,這位是羅總,他可是我的貴人哦,今晚你可要將你那些好貨全都招 來,可別藏著掖著。」我一隻手直接摸到李姐那豐腴的翹股上,捏了一把。

  媽的,這老騷貨今天穿了一件緊身齊B小旗袍,和一條黑色的花紡褲襪。由 於旗袍太短,李姐又是坐著,所以幾乎整個美股都露了出來,我的手只有一小半 的觸到旗袍的邊緣,大部分面積是直接在褲襪上揉捏著她的美股。

  李姐嗔怪的瞪了我一眼,十分自然不著痕跡的在我魔爪上輕輕的拍了一下, 然後媚笑著伸出一隻雪嫩纖長的玉手,對著羅總嬌聲道:「羅總,您好,我是李 心蘭,以後多多關照,有空常來看看小妹啊∼」

  我操,這老騷貨還真會套近乎啊,一句話未說完就自稱小妹了。

  羅總這老色狼雙眸中淫光大冒,顧及許洛思在邊上,裝成一副正經的模樣, 不過還是雙手伸出,直接握著李心蘭那隻雪嫩細膩的玉手,打著包票道:「妹子 放心,大哥一定常來捧場。」

  老色狼在縮手時,不經意的在李心蘭的手心上扣了扣,逗得李心蘭嬌笑連連 ,起身道:「羅大哥、王總,你們稍等啊,我去把小妹叫來!」說完衝著我們嫵 媚一笑,一步三搖的走了出去。我和羅總兩人死死的盯著李心蘭那高高翹起的美 股,隨著她每一次步伐的邁動,都隱約可見被黑色褲襪包裹著的粉色小內褲。

  許洛思十分厭惡的看著款款離去的李心蘭,自顧的走到點歌器上,對著我兩 問道:「你們要唱什麼歌?」

  「呃∼」

  「哦∼」

  我與羅總兩人被小妮子一問,這才驚醒過來,「我不唱歌,你看看羅總要唱 什麼歌?」

  這老色狼也不客氣,直接說道:「來首縴夫的愛。」

  我操,這是什麼年代的老歌了。

  「洛思你唱女聲,我唱男聲。」老色狼藉著醉態將一個話筒塞到許洛思手裡 ,自己也拿著另一個,然後輕摟著許洛思的小蠻腰,跟著歌曲的節拍輕輕的搖晃 著身體。

  我有些不爽的掃了眼,老色狼也許是想保持一點形象,那隻摟著許洛思的魔 爪並沒有亂摸,這讓我心裡才好受一些。

  「妹妹你坐船頭哦……」

  我日,這老不死的唱歌比我還難聽居然還這麼自信,還以為他唱得多好呢。

  此時李心蘭領著四五名打扮得花枝招展,濃妝豔抹,身材高挑的小姐進來了 。看著一個個身著緊身齊B小短裙的小姐們,我的下面很無恥的硬了起來,雙眸 中淫光大放,一把將李心蘭拉到我腿上。

  此時堅硬的雞巴正好頂在她那豐腴柔軟的美股上,駭得她嬌呼一聲就要掙紮 著站起,我立即雙手從後摟著她的楊柳細腰,故意在她耳邊說道:「李姐,你真 夠意思啊,帶著這麼多美女進來,羅總快過來,看看喜歡哪個。」

  我嘴裡噴出的熱氣時不時的掃過李心蘭的耳垂,刺激得她臉紅耳赤,呼吸有 點紊亂,渾身有些發軟的靠在我身上。媽的,摟著這婆娘真是舒服啊,摸到哪都 是軟軟的肉肉的,手感十分不錯,難怪說女人是水做的。

  「王總,別……別這樣,我還有事∼」李心蘭一臉嬌紅,一臉羞赧,掙紮著 想要起身。

  我哪裡容得她如意,立即下體輕輕的頂了頂,雙手摟著她的細腰使勁的往我 懷里拉,使得她溫熱柔軟的美股隔著褲子在我的堅硬的雞巴是魔蹭,真他媽的爽 ,我都有點克制不住要將這老騷的褲襪脫下,直接幹她了。

  「哈哈,妹子,你手底下的人還真不是普通的貨色啊!」羅總樓著許洛思的 小蠻腰坐在沙發上,雙眸中淫水蕩漾的不斷打量著這幾名十分妖媚的小姐。

  「王總,你怎麼了?難道喜歡我妹子?這可不準,快點,你也選選,別為難 我妹子。」媽的,這老色狼看著我強摟著李心蘭,頓時有些不爽,居然替她解圍 。還妹子,老子就是想幹你妹。

  「我哪敢欺負李姐啊,我是怕李姐累壞了所以才讓她坐在我腿上的。」我哈 哈笑著鬆開了摟著李心蘭的手。

  這娘們,不但不及時起來,還故意用她那柔軟的美股重重的在我頂起的內棒 上坐了一下,然後挑了挑秀眉,一臉促狹的笑容,嗔怪著嬌聲輕啼道:「看你還 調皮。」這才緩緩的從我腿上起身,向著羅總介紹直這幾名小姐。

  我操,媽的,這熟女,真是太會勾引人了,她最後的那一坐,差點令我興奮 得射精了。媽的,今晚老子哪個也不中意,就中意你了。看著李心蘭笑盈盈的向 著羅總介紹小姐時,我心中早就意淫的將她操了好幾遍了。

  許洛思頗雙頰通紅,臉色尷尬,十分不自然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這些小姐。

  此時羅總左擁右抱將兩名身材火辣,長相妖豔的小姐摟住,在酒精的作用下 ,性慾戰勝了理智,羅總直接暴露出男人的原性本性,開始魔爪亂摸,嘴巴時不 時的往小姐的胸部上拱去。

  許洛思羞紅了臉坐到了一邊的角落,我看著感到好笑,衝著她朝了朝手,她 立即羞答答的走了過來,坐在我身邊。

  「王總,您看看喜歡哪個?」李心蘭見我還沒有選小姐,立即嬌聲問道,不 過害怕我又將她拉到懷裡大吃豆腐,離得我有些遠。

  「這些小姐我看不上,今晚我只看上李姐你了,不知道……嘿嘿∼」我握著 許洛思細嫩的小手,輕輕的撫摸著,雙眸如看獵物般的盯著李心蘭,半開玩笑半 認真的說道。

  「王總,您真會開玩笑,我都這把年紀了哪還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啊∼」李 心蘭嬌笑連連,豐滿的胸部隨著她的笑聲輕輕顫抖,看得我垂涎欲滴。媽的,真 想拉過來按在沙發上干死她。

  「怎麼沒有,這裡就吸引人啊!」我一個箭步上前,一手摟著她的腰肢,一 手直接按在她高聳的胸部上揉捏著,一股又軟但彈性十足的感覺從手上傳來,媽 的,真爽啊。

  李心蘭嬌呼一聲,沒想到我有如此動作,立即玉臂輕擡,啪的一聲,將我那 隻還在她胸前揉捏的魔爪拍開,嗔怪道:「在小姑娘面前也沒個正經∼」說完嫵 媚的剜了我一眼,眼波流轉間透出一股濃濃的春意。

  「哈哈哈∼」我大笑著坐回到沙發上,然後摟著低著頭一臉羞赧的許洛思對 著李心蘭說道:「好了,李姐,讓她們出去吧,我今晚就看上她了。」說完我從 果盤上拿了粒小西紅柿塞到李洛思的櫻桃小嘴裡。

  「呵呵,王總的眼光真不錯啊,來,我敬你一杯。」李心蘭端起酒杯放我在 我手上,自己又端起另一杯直接喝下,然後又敬了此時被兩名小姐灌得有些暈頭 轉向的羅總,之後打了聲招呼帶著剩下的小姐出去了。

  我淡淡的掃了眼被兩名小姐灌得原形畢露的羅總,此時這老傢夥正摟著一名 小姐,那沒有幾根毛的腦袋埋在她的胸前狂啃,雙手不老實的在小姐身上四處遊 走揉捏。

  我有些好笑的看了眼坐在我身邊繃緊了身子,低著頭,一言不發的許洛思, 禁不住暗想,都這年代了,還有如此保守的女孩,看樣子這小妮子是第一次來這 種場合。

  「怎麼?第一次來嗎?」我在她耳邊輕聲問道,火熱的氣息直接噴在她軟軟 的耳垂上,小姑娘禁不住渾身輕顫,雙頰更加通紅,輕輕的嗯了聲,同時緊張得 身子更是繃得緊緊的。

  通過昏暗的燈光,我仔細的打量著這小妮子的側面,發覺她比平時還要美。 於是伸出另一隻手輕輕的將她的小臉緩緩了轉過來,然後擡起她的下巴,我操, 這仔細一看,這小妮子還真是個大美人,平時我怎麼就乎略了呢?

  潔白細膩的肌膚,一對柔美迷人的凡鳳眼,小巧的瓊鼻,豐潤欲滴的櫻桃小 嘴,再配上那無可挑剔的瓜子臉,真是傾城之貌,禍國之容。

  看著小妮子滿面經霞,美麗的雙眸中閃爍著緊張害怕的光芒,另我心底湧出 一股濃濃的憐愛,只想將其擁在懷裡好好的疼惜愛護。

  「王總…我∼」許洛思見我癡癡的望著她,不吭一聲,頓時緊張得輕啟丹唇 ,正想說些什麼,我立即將指食堅在她的紅唇之中,嘴裡做了個禁聲的動作。小 妮子美麗的雙眼瞪得大大的,疑惑的看著我。

  媽的,這對紅唇太有誘惑力了,此時四周雜吵的音樂和那老東西與兩名小姐 發出的淫聲穢語全都消失了一般,我的眼裡只有許洛思絕美的容顏和另人憐愛的 眼神。

  我緩緩的低下頭,輕輕的吻上了這令人心神迷失的美豔紅唇,一股火熱柔軟 的感覺從我雙唇中遊遍全身,令我興奮不已。

  「嗚∼」許洛思頓時愣住了,美麗的雙眸中露出一股不可置信的光芒,整個 人彷彿被施了定身術般,愣愣的不知所措。

  我緊緊的擁著她,靈巧濕軟的舌頭輕易的頂開了她那輕輕開合著的純白貝齒 ,肆無忌憚的纏上那條倉皇失措,略顯僵硬的香舌。

  「嗚∼」直到此時,許洛思才反應過來,開始掙扎反抗,纖細的手指想要將 我推開,柔弱溫濕的香舌瘋狂的反抗著,想將這條有力無恥的不速之客趕出自己 的巢穴。

  許洛思的反抗不但沒有令我退縮,反而更是激起男性的強佔的慾望,我亢奮 無比的騰出一手直接遊走到她那並不算大的胸前盈盈一握,正好可以將她的一隻 玉乳握住,雖然隔著衣服與胸罩,但我依舊可以感覺到這只玉乳柔軟而富有彈性 ,比之岳母與李心蘭的更充滿彈力。

  「年輕就是好啊∼」細細品味著這青春少女的玉乳與熟女美婦的玉乳間的區 別。

  「嗚∼」許洛思更加賣力的掙扎,可惜,再如何掙扎也無法逃脫我的懷抱。 那隻玉乳在我手中隨著我的揉捏不斷的變幻著形狀,又軟又有彈力,感覺真爽。

  在我舌頭強有力的進攻之下,此時許洛思的香舌從奮力反抗變成了盡力躲閃 。不過就那麼點的地方,能跑到哪?瞬間就被我濕軟有力的舌頭纏上,無法逃脫。

  我越來越興奮,直接將許洛思壓在了沙發上,一手握著一隻玉乳不斷的揉捏 ,同時瘋兒的啃吻著她的細嫩脖頸,並且逐漸向下遊移。

  「啊……不……不要啊∼∼」

  許洛思雙手使勁的推我的頭,不斷的搖晃著頭顱,渾身連連扭動,一聲聲嬌 呼從她的紅唇中飄出,卻瞬間被房間裡的音樂給覆蓋,除了我之外,別人聽不到。

  「小美人,不要停是吧!」我一臉淫笑,看著這小妞子雙眸中春水漣漪,一 臉羞赧的模樣,禁不住開口調戲。

  「不……不是的∼」

  小妮子被我這麼一說,羞憤難當,繼續掙紮著。

  我將頭埋在她的雙乳之間,不斷的蹭動,駭得她連連嬌呼,發出一聲聲興奮 的淫啼。

  我顫抖著雙手快速的將許洛思衣服的鈕釦解開,可這小妮子相當機警,立即 用白嫩的雙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領,死也不肯鬆手。

  嘿嘿,上部難攻那老子就轉攻下部,我一隻手直接伸進她的職業裙中,隔著 黑色的褲襪,使勁的在那微微隆起的肉丘上摸捏著。

  「啊∼」許洛思驚叫一聲,雙手瞬間抓著我的那隻魔爪使勁的向外推,同時 兩腿緊緊的閉著,阻止我魔爪的進一步侵犯。

  一臉哀求的看著我,楚楚可憐的嬌聲道:「王總,不要,不要這樣∼」

  看著許洛思美麗的雙眸中雖然春水漣漪,但眼眸深處卻有一份倔強的堅持, 這份堅持宛如溪流中的磐石一般,無論溪水如何沖刷,我就是半步不讓,就算最 後消磨殆盡,我也寸步不退。

  我有些吃驚,這個年代了,居然還有保守的女孩,當屬少見,看來此時還不 是拿下她的時機。

  那隻被她大腿緊緊夾住的魔爪,此時只能用手指隔著褲襪與內褲,不斷的在 那微微隆起的肉丘上戳摸著,並不斷的在兩片肉丘之間的肉縫上磨蹭,漸漸的感 覺手指上有些粘濕,嘿嘿,看來小妮子也想要得不行啊!

  「啊,王總……不……」

  許洛思嬌呼一聲,輕輕的晃動著腦袋,一臉的哀求,眼眶中一團水霧在不斷 的凝聚,看得我居然有些心疼,不忍心繼續侵犯她。

  「你雙腿夾得我手這麼緊,我怎麼能抽回手嘛。」心中的慾望被許洛思眼眶 中的水霧澆滅不少,立即向著她打趣道。

  「啊!」許洛思再次害羞的低下頭,緩緩的將兩腿鬆開,我抽出手的瞬間再 次摸了一把那將褲襪打濕的肉縫一把,駭得她再次驚呼而起,雙腿猛的夾緊,不 過我的魔爪卻早已靈活的抽回了。

  看著手上有些白漬粘糊的淫水,故意當著許洛思的面將手指放在鼻下聞了聞 ,然後湊到她面前,十分下流的說道:「好大的一股騷味啊!」許洛思低著頭, 雙頰滾燙,羞憤得恨不得地上有個縫。

  然後我當著她的面將手指緩緩的伸進嘴裡,輕輕的吮吸著,許洛思雙頰羞紅 得宛如要滴出水一般,嬌呼一聲,「別,髒。」

  一再次摟著她,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她的耳朵,緩緩吐氣道:「寶貝兒,我 好想用這舌頭輕輕的舔著你的肉縫,再伸進你的陰道里面打轉。」

  許洛思連連縮著腦袋,輕輕的躲閃著我的淫舌,當聽到我說的淫穢話語時, 禁不住雙腿一夾,輕哼一聲。

下一篇:少婦曾茹茹被公公性侵 上一篇:醉姦梁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