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梅蘭竹菊之夜激情

人妻熟女

在攘來熙往的街道上面,一台計程車正停靠在一間咖啡廳前面,不一會兒,一位中年女子走下車,她的臉上略施薄妝,穿著也有些純樸,但面目清秀的模樣,仍然會讓人見了眼睛為之一亮。 她在拿出手機看了訊息之後,便走進咖啡廳裡面角落的位子坐著,從她的臉部表情看來,並沒有像一般人來咖啡廳享受悠閒時光的感覺,反而略顯焦躁不安,似乎是有為著什麼事情而擔心掛念。 過了一會兒之後,ㄧ位年約30幾歲的中年肥胖男子走了進來,男子在跟服務生說完話之後便來到女子的前面坐著,他堆著滿臉笑意,開口便說:「想必妳應該是陸太太吧…」 女子對著他點了點頭。 男子繼續說著:「妳好,我是施拾一,是陸冬竹的班導師,陸太太,上次我們曾經在畢業生升學座談見過面,不知道妳還記不記得?」 「我記得…」 「那好,我就直接將這次約妳出來談的事情說給妳聽。妳可知道…妳的女兒陸冬竹在學校偷了同學的手機…」施拾一一邊說,一邊暗地瞧著李春梅那玲瓏有緻的身材。 「不可能…我的女兒不可能會偷別人的東西…」李春梅連忙否認,情緒顯得有些激動。 「陸太太,妳先冷靜點聽我說,我知道,每個人都無法接受自己的子女做錯事情,我也想相信陸冬竹。但是,事實上就是她偷了同學的手機。在今天上完體育課之後,我們班上有一個同學的手機不見,就在我一個一個搜查同學的書包之後,那隻手機在冬竹的書包裡面找到了!當然,我並沒有讓這件事情在班上同學面前曝光,也沒有跟學校的訓導處通報。只是,妳也曉得,冬竹現在是三年級生,馬上就要升學了,如果因為這件事情被退學,那她往後的人生…」話一說完,施拾一的臉立刻浮現著一種似笑非笑的微妙表情。 「不要…我求求你…施老師,我求求你再給我們家冬竹一次機會,她知道錯了…她會改的,求求你想辦法讓她可以順利畢業…什麼方式我們都願意配合去做!」李春梅一邊流著淚一邊苦苦哀求著施拾一,這讓施拾一原本就細小的眼睛因為笑容而顯得更加微小。 「陸太太,妳快別這麼說,我今天會約妳出來也就是要跟妳一起想方法來幫助冬竹。我們都知道冬竹一直都是一個乖小孩,相信這次會有如此偏差的行為,想必是因為課業壓力太大而造成的,這樣吧,我想學校跟失竊學生家長那邊就交給我來處理善後,我會試著去說服他們的。」 「謝謝老師,冬竹的事情可要多拜託你了!」李春梅此時露出今晚難得一見的笑容。 施拾一微笑看著李春梅,繼續說著:「陸太太妳快別這麼說,這是我應該做的,只是有關學生家長應該要做的部分,可能也要麻煩妳好好配合!」 「施老師,我回去會好好管教冬竹,絕對不會讓她再犯這種錯誤!」 「陸太太,我說的不是這個。」話一說完,施拾一突然收起笑容,一臉正經地看著李春梅。 「施老師,你的意思是?」李春梅看著施拾一,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陸太太,我想明人不說暗話,妳也知道,冬竹這次事件其實是很大的一個事件,被偷手機的家長聽說還是學法律的,我想,要處理起來的話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通常來說,我要幫忙到什麼程度,都得要看學生的家長會提供給我什麼樣的回報…」 「施老師,你所說的回報就是…?」 「陸太太,我之前聽妳說過冬竹是妳第四個小孩,妳看起來那麼年輕,身材保養的還真是好,妳剛剛從家裡匆匆忙忙的趕來這裡也累了吧,要不要…我們找一個地方好好休息休息,再來細談這件事情的細節,妳覺得如何?」施拾一邊說邊將雙手包覆在李春梅的手上,李春梅是個聰明人,施拾一說這句話的目的不外乎就是男女之間的事情,她看著眼前的施拾一滿臉笑容,原本就已臃腫不已的臉龐現在被笑容堆起的層層肥肉顯得更加醜陋,李春梅知道自己如果不答應施拾一的話,女兒冬竹的人生恐怕就要毀掉了,一想到冬竹往後還有漫長的人生等著她,為了不讓她的人生染上汙點,李春梅只好答應施拾一這厚顏無恥的要求。 「好的….那就麻煩施老師帶路….」李春梅低下頭去回答著施拾一。 施拾一喜出望外的看著李春梅,笑著說:「那太好了,事不宜遲,我們就馬上出發吧!」 話一說完,施拾一連忙起身跑去櫃台結帳,李春梅看著施拾一,內心卻開始感到忐忑不安,自己為了女兒所要付出的龐大代價,實在讓她覺得懊悔。 結帳之後,施拾一就帶著李春梅前去開車,一路上施拾一都在跟李春梅攀談著,試圖讓兩個人待會要發生的男女情事變得自然,只是李春梅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話,用著一種若有所思的表情望向窗外。 車子開著開著不知不覺的就來到了一間公寓前面,這是施拾一租的房子,在停好車子之後,施拾一便拉著李春梅急忙地上樓。 施拾一進門之後便猴急地脫去身上的衣服,並且要求李春梅馬上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李春梅看著施拾一的臉,心想:『沒有辦法了,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冬竹的事情肯定沒有辦法解決,只是,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老公陸武男知道!』在努力說服自己之後,李春梅深吐ㄧ口氣,「刷」的一聲,乾淨俐落的脫去自己的黑色圓領上衣。 李春梅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人面前脫去上衣,這個人是自己女兒的老師,這種男女關係的錯亂立刻讓她羞紅了雙頰,她紅潤的臉龐與包覆她豐滿上圍的豔紅色胸罩,恰巧成了絕佳的呼應。 施拾一看到李春梅這等性感的模樣,立刻湊向前去抱住李春梅,毫不客氣地伸出他粗肥的雙手,準備摸向眼前那對美好的女性象徵。李春梅下意識的想要伸手遮住乳房,但是隨著施拾一雙手的步步逼近,讓她意識到自己已經陷入無法回頭的地步,就在施拾一的手指碰觸到李春梅胸口的同時,她選擇放下雙手,暫時別過頭去。 「真是好一對又白又嫩的乳房!」施拾一的左手直接覆蓋在李春梅的胸罩上面,食指已經伸進胸罩裡面直接碰觸到乳頭,這樣直接且充滿挑逗的舉動,立刻讓李春梅感到胸前產生了變化。 『啊…這…怎麼會…我的乳頭…竟然硬了?』 彷彿是在歡迎施拾一一樣,李春梅的身體立刻向施拾一表現出「喜悅」的感覺,施拾一用他粗糙的手指不停地揉撚、搓揉著乳頭,當敏感的地方一旦被掌握之後,李春梅便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情緒。 「啊….」冷不防的發出一句呻吟聲,李春梅媚眼看著施拾一,施拾一得意地看著自己的手指在李春梅的乳頭上面遊移,頭靠在李春梅的耳邊輕聲地說著:「陸太太,請妳自己解開胸罩吧。」 李春梅配合的伸手向後解開胸前的束縛,白皙柔軟的乳肉在脫開束縛之後,便展現出它無比誘人的魅力。 在卸除掉身上的衣服之後,李春梅白皙的肌膚以及她那玲瓏有緻的身材馬上在施拾一的眼前展露無遺。 「好美麗的乳房…」施拾一右手抓住李春梅的乳房,貪婪的嘴巴立刻湊了上去,當他的牙齒輕巧的接觸李春梅乳頭的同時,李春梅也從喉頭發出一聲愉快的呻吟。 「啊……」 李春梅敏感的乳房開始被施拾一賣力的吸吮,乳頭被含在嘴吸著吮著,不一會功夫,乳房上面已經充滿了施拾一的口水,兩邊的乳頭硬挺的厲害,這樣的刺激實在讓她心癢難耐。 房間裡面開始散發出的淫亂氣息,讓李春梅開始感到意亂情迷,施拾一還不停止的吸吮李春梅的乳房,不停發出的「嘖嘖」聲響讓李春梅覺得興奮。 上半身的性感帶被施拾一徹底掌握,李春梅害羞的將視線移到別的地方,然而,就在那驚鴻一瞥之下,她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因為施拾一的肉棒現在正如同柱子ㄧ樣挺立在他肥厚的肚子下面,那撐起的角度跟高度,實在是讓李春梅看傻了眼。 『好大…怎麼會那麼大,足足比老公還要大上一倍…怎麼可能…』 李春梅在生完四個小孩之後,已經好久不曾再跟老公陸武男做愛,此時此刻施拾一那高舉雄偉的肉棒,馬上讓她的下體感到濕潤。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會無法控制自己,可是,怎麼辦…突然好想要…好想被這隻肉棒給插入……不可以,我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我可是被逼迫不是自願的…可是…好久都沒有做愛了,我的身體…還有小穴…怎麼會燙的這麼厲害…』 李春梅內心充滿著矛盾,已經無法再多做思考,這樣ㄧ來,反而讓施拾一吸吮奶房的行為,更加觸發李春梅那深藏在她心對性愛的渴望。 在無意識的情況之下,李春梅的左手已然握住施拾一的肉棒,從手掌心傳來的那股屬於施拾一肉棒的滾燙溫度,再次挑逗起李春梅澎湃不已的心情。 『又粗…又燙,如果被這隻肉棒插入的話,一定很爽!不可以…,手這樣握著肉棒已經太超過了,不能再更進一步了…』 李春梅的內心反覆掙扎,但是左手卻開始不自覺的上下擼動著肉棒,這樣的行為立刻引起施拾一的注意。 『這騷屄開始受不了了吧,嘿嘿,待會我可要用這肉棒讓你欲仙欲死啊!』 施拾一的嘴巴仍然不停止的吸奶,左手已經探向李春梅的下身,當手指貼在內褲上面的時候,聽到了李春梅忘情的呻吟聲。 「啊…..」 施拾一繼續進攻,手指已經撥開內褲摸到李春梅的小穴上面,從小穴流出的濕黏淫水,顯示李春梅正處於興奮狀態。 施拾一會心一笑,手指仍然不停歇的在李春梅的小穴上面遊走,陰蒂、陰唇、肉縫被手指不斷刺激,讓李春梅幾乎快要站不住腳。 就在李春梅快要跌坐在地上的同時,施拾一一把將李春梅抱了起來慢慢地走進屋內的臥房,李春梅因為被施拾一用公主抱的方式而感到害羞,然而,她卻忘了自己的手仍然緊緊握住施拾一的肉棒不放。 「啪」的一聲,李春梅被放到了床上,同時間她的屁股被施拾一高高擡起,如同享用美食一般,施拾一的臉整個貼在李春梅的小穴上面開始吸吮。 「啊……」不停歇的呻吟聲傳遍整個臥室,施拾一用他的嘴巴讓李春梅嚐到了幾近高潮的滋味,舌頭與牙齒在小穴的內外不停奔走,從小穴噴出的淫水更是噴的整個床上到處都是,施拾一持續的對著李春梅的小穴進行「攻擊」。 「嗯….哦….啊…」就在一陣呼喊之後,李春梅的身體開始捲縮痙攣,雙手緊緊靠在乳房面前顫抖,雙腳更是不聽使喚的抖動,向上噴出的大量淫水更是飛濺到了自己的臉上,李春梅渾身發燙的像隻紅色蝦子一樣的跳動著,施拾一滿意的停了下來,一邊欣賞著李春梅充滿淫態的一面,一邊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將李春梅淫蕩的樣子全部拍了下來。 在讓李春梅稍微喘息之後,施拾一再度進攻,他讓李春梅趴在自己身上,以69的姿勢讓兩人的性器官對準嘴巴,開始進行第二次的交歡。 此時的李春梅正因為高潮過後而感到渾身無力,身體也變得敏感火燙,然而,施拾一的肉棒在她眼前活蹦亂跳的,仍然使她本能式的將粗肥的肉棒直接含在嘴裡。 施拾一的肉棒正進入到李春梅溫暖的嘴巴裡面,即便充滿著男人的腥臭味道,李春梅仍然像吃著美味的食物一樣將她深深含入嘴巴裡面吸吮,讓施拾一爽的喊了出來。 「哦….啊… 嘶…」 李春梅熟練的口技讓施拾一忘了自己的動作,下體的肉棒被李春梅徹底地掌握,讓他處在劣勢,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之下,他只好有一下沒一下地用手指插入李春梅的小穴裡面。 「嘖…嘖….啾…碰…」李春梅賣力地用嘴巴替施拾一口交,乳房緊緊夾在肉棒根部處,舌頭靈巧的在肉根上面每一處遊走,時而淺吸,時而深吻的將肉棒含在嘴裡,直到雙頰凹陷為止。 『可惡,這騷婆娘的口技真他媽的厲害,比我去外面找的雞都還要棒,他媽的,就快忍不住了…』 就在李春梅多重管道的刺激之下,施拾一總算「繳械投降」,從龜頭的馬眼處往李春梅的臉上噴射出一道道濃洌的白精,在李春梅的臉上留下一道道的「軌跡」。李春梅閉上眼睛,讓精液隨著重力緩緩的流下,在精液通過鼻子的時候,她可以清楚感受到專屬於男人精液的腥味。 『好多…好濃…沒想到他可以噴出這麼多的量出來!』 剛射完精的施拾一猶如落敗的狗一樣躺在床上喘息,而李春梅也躺在一旁用衛生紙擦拭自己的臉龐,兩個人在沒有交合的情況之下都已經達到高潮,不禁讓他們兩人暗自思考,如果真的做起愛來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來…做愛吧…陸太太,不然這筆交易就不算完成…」 施拾一的這句話率先打破了沈默,讓李春梅停止胡思亂想,事實上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她還有些興奮,因為她總算有了藉口,有了一個可以讓自己偷歡的藉口。 「嗯…」李春梅撐起了上身,對著施拾一點點頭。 「我現在還沒有休息夠,陸太太,麻煩妳先自己來吧!」 李春梅的手開始又握在施拾一的肉棒上面,在一陣擼動之後,施拾一的肉棒慢慢撐起,直到它高聳在李春梅的眼前,這一個過程之中,李春梅絲毫沒有避開,而從她肉穴淌流出的淫水更可以明顯發現現在的她已經放下身為人妻的嬌羞。 李春梅渴望著做愛,想要讓男人的肉棒盡情搗弄自己的騷穴,她的眼神已經散發出濃濃的春意,此時此刻的她已經不想再被俗世的道理束縛,她只想嚐嚐那久未再有的性愛滋味。 李春梅讓雙腿直接跨坐在施拾一的身上,左手向下握住施拾一的肉棒,緩聲的說:「那我就開始了哦…」 「嗯….哦….好撐…好大…」配合著這句話,施拾一的龜頭開始進入了李春梅濕潤的肉穴裡面,從穴肉傳來被撐大填滿的快感,讓李春梅爽的幾乎翻了白眼。 『啊,就是這個…我要的就是這個…施拾一…你的肉棒真厲害。』 李春梅ㄧ坐到底,施拾一的龜頭恰好抵到了花心處,如果從剖面圖來看,兩人的性器官緊密結合,形成一幅完美的公母組合畫面。 從花心處散發出的酸麻快感,讓李春梅的身體止不住的微微顫抖著,老公陸武男不曾到達的地方,正被施拾一的龜頭頂著,現在的她已經不敢想像,待會讓施拾一賣力的抽插小穴的話,身體會有多大的反應。 李春梅緊皺著眉,讓雙手撐在施拾一身上,屁股微微使力,開始向上擡高撐起。 隨著屁股擡高的角度,施拾一的肉棒開始緊密地貼著李春梅的小穴緩緩露出,就在即將脫離小穴的瞬間,李春梅發出一聲低鳴,讓小穴再次深入坐到施拾一的肉棒根部。 『嗚…啊…,小穴…被肉棒撐的好舒服,好爽…我好想一直被這隻肉棒插著…』 幾次重複動作之後,李春梅的腰開始快速地擺動起來,現在正由她主導著施拾一抽插自己的速度與深度,從她的喉頭發出陣陣的嘶吼,臉上表情顯得極為享受。 「啪啪啪…」的聲響不停地從兩人交合的地方傳遞開來,肉與肉碰撞的激情配合著李春梅的呻吟聲恰好形成一曲美妙的樂章,每一次屁股的擡起與落下,就讓李春梅感受到衝擊性的快感,施拾一從下而上享受著李春梅臉上的那個撫媚誘人的哀羞淫蕩表情。 「啊…我的老天…幹死我了…好爽啊…這什麼大肉棒…幹…幹得好爽啊…」 李春梅爽到幾乎翻了白眼,屁股已經被撞擊的有點白裡透紅,一頭秀麗長髮隨著身體的擺動而搖曳飛揚,胸前兩顆白皙的乳球不規則的來回晃動,每一次的擺盪,就從乳房上滲出細微的汗滴,在燈光的照射之下顯得格外閃亮。 施拾一像隻還沒有發作的野獸一樣靜靜地躺著,一邊欣賞著眼前美女的媚態,一邊等待成為野獸的時刻。 「快…抓緊我的乳房,用力…搓揉它們…」李春梅主動握著施拾一的手來抓住自己的乳房,兩團乳肉被施拾一的肥手緊緊握住掐揉變形,身體上下的被交互刺激,讓李春梅爽到低下頭去親吻施拾一。 李春梅的舌頭輕易地就攻入施拾一的嘴巴裡面,兩人的舌頭迅速地纏繞,口水在兩人的嘴巴裡面互換吞嚥,不停發出「嘖…嘖…,啾…碰…」的聲響,這是這對男女的第一次接吻,表現得卻像是夫妻般的親密熱情。 『時機成熟了…』施拾一開始進攻,在略為擡高屁股之後,便用肉棒快速的進出李春梅的小穴,此時從小穴裡面不斷湧現的快感讓李春梅爽到瞇著雙眼,嘴巴忍不住地脫離與施拾一的纏綿親吻。 「啊….天啊…你怎麼這樣會幹…幹得我好…好爽啊,我可不可以天天被你幹啊!」 施拾一發了瘋的快速抽插,使李春梅感到無比的興奮,隨著兩人的呼吸越來越加急促,快感的累積也猶如飛機般直上天際。 「啊…..」施拾一發出如野獸般的叫聲,而李春梅也配合得發出陣陣哀嚎。 「不行了…不要了…我要到了…別再插了…幹死我了…我受不了了…啊….」 李春梅的上半身開始劇烈的顫抖,她已經受不了這樣抽插的快感,再次經歷的爽快美感讓她又要達到高潮,身體的四肢已經幾乎跟施拾一糾結在一起,手指更在施拾一的身上抓出道道的深紅血痕。 「嗚…啊….到了…啊…」 伴隨著李春梅的高潮,施拾一正好將肉棒深深的插在小穴裡面,就在李春梅忘情地用雙腿盤住施拾一的腰際同時,施拾一的肉棒開始在小穴裡面急速膨脹、變大,在一陣低吼之後,施拾一的肉棒開始噴發出濃濃的白漿,從馬眼不停地奔流進入李春梅的子宮裡頭,這種愉快的感覺讓施拾一簡直爽到極點:「啊…,好爽啊…小穴肉夾到我好爽,射死妳…我要射爆妳的騷屄啊!」 李春梅與施拾一同時享受了身為人類的無上喜悅,從兩人性器官所帶來的爽快美感使得他們猶如上了天堂般快樂,讓人忘卻身處在人世間的滋味。 在激情過後,施拾一這才依依不捨的將肉棒拔了出來,在失去肉棒的阻塞之後,原本留在李春梅小穴裡面的白色精液順著重力流了出來,而李春梅則是沈浸在高潮之後的酥麻快感而無法自拔。 高潮過後,施拾一仍然讓李春梅趴在自己的身上,兩人調整呼吸,享受達到高峰後的餘韻,直到施拾一射精軟掉的肉棒又再次堅挺起來。 『怎麼可能…他的肉棒怎麼這樣快就又回復正常,啊,不行,李春梅,妳怎麼可以像個蕩婦一樣期待,妳可不是自願的,可不能夠跟個下賤的女子一樣…』 然而猶如跟自己的心意唱反調似的,李春梅的屁股再次扭動起來,肉體的回應使她感到羞愧不已。 「這次來玩點不同的姿勢吧,陸太太…」 「別再叫我陸太太,我叫李春梅,叫我春梅就可以了…」 李春梅刻意的撇清,是不希望被施拾一嘲笑自己是以人妻的身份與他做愛,這一點要求,讓施拾一覺得有趣。 「春梅,來吧,讓我們用狗爬式的姿勢再做一次吧!」施拾一刻意的將它說了出來,並且期待著李春梅的反應。 李春梅聽完之後便害羞的將身體以雙手雙膝著地的姿勢背對著施拾一,向上擡高翹起的屁股正對著施拾一的肉棒不到一吋的距離,像隻小狗一般,靜靜的等待主人來餵食臨幸自己的小穴。 「呵呵,瞧妳興奮成這樣,待會可會賞妳很多的甜頭,這個時候妳就先學狗叫一聲吧,春梅…」 「汪….」配合著李春梅的這句狗吠聲,施拾一的肉棒再次長驅而入她的小穴,李春梅雙手緊緊抓住床單,配合的讓施拾一的肉棒快速進出自己的小穴。 『啊…會瘋掉…我會瘋掉啊…』 在自己的貞節以及女兒的前途的抉擇之下,李春梅不加思索地選擇了後者,雖然被施拾一給姦淫著,李春梅也開始沈淪,逐漸變成一位不守婦道的女人。 「被我的肉棒幹的怎麼樣,春梅,妳這隻母狗,下賤的母狗,想不想天天被我幹…」 施拾一一邊說一邊將李春梅的上半身拉擡起來與自己接吻,此時的李春梅臉色泛紅,但是讓人分不清的是,她究竟是因為聽到這句話的原因,還是小穴內的那隻粗大雞巴所造成的。 「想就在學狗叫一次吧…」 「汪…」 「汪汪汪…..」 止不住的人體狗叫聲此起彼落的喊著,隨著施拾一的笑聲,這對男女的瘋狂淫戲將不會隨著這個夜晚的逝去而停止。

下一篇:大龜頭把淫女插的渾身酥麻 上一篇:少婦曾茹茹被公公性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