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女大學生楊瑩

學生校園

楊瑩,芳齡廿一,臺北XX國立大學大三女生。

在校園里,楊瑩經常穿著一件貼身的短衫,領口又不很高,飽滿的半球露出了一小部分,下身則是一件短裙,把兩條粉腿差不多全都露出來了,走動時屁股輕輕扭著,風味十足。

烏亮的長發綁成馬尾,甜美的面頰,大而明亮的眼睛,端正的鼻樑,小巧的櫻桃小嘴,溫潤的嘴唇,整體而言,青春健美,漂亮而迷人。她不太高,約164公分,臀部圓渾緊俏,雙腿修長,曲線玲瓏。令人側目的是她傲人的三圍:34E-23-34。胸前的雙峰,顫巍巍聳挺著,好像隨時都會跳出來似的。

楊瑩已經有了一個男朋友.男友廿六歲,為人沈謹,大學畢業後一直在一家資訊公司服務,成績優良,如今已是公司技術部門的經理。他和楊瑩交往已近一年。新時代的青年男女,認識兩月不到就已有了親密的性關系。倆人情投意合,約定一待楊瑩大學畢業,就立即結婚。

楊瑩的父母經商,經常在外洽談生意,平時只有楊瑩和她的弟弟誌豪在家。

楊誌豪,本市XX大學一年級生,十九歲,身高178,長腿善跑,是位足球健將,自高中至大學,都是足球校隊。一身肌肉強壯,長得也相當英俊。喜歡他的女生還真不少,有的甚至自願獻身,投懷送抱。自高二到大一,他已和好幾位同校女生有過多次的秘愛經驗。在性愛這方面,他已身經數十戰,算得上相當老練;但他眼界很高,至今他並沒有固定的稱心女友。

近來楊瑩發覺她弟弟誌豪有些異樣。她發覺弟弟常常盯住自己的胸部看,或是從傍邊或背後偷看她,眼中似乎充滿了熾熱的愛羨神情。

是的,誌豪喜愛面貌美麗而身材曲線玲瓏的女孩。比起所有他認識的女孩,還是自己的姐姐最漂亮,最動人。在壯男生理荷爾蒙的驅使下,這兩年來,他對美麗的姐姐不但心懷愛慕,而且更有強烈的非非之想。而這種想法,近幾月來,更趨強烈。

今天傍晚,誌豪回家,沖了一個冷水澡,邊擦著頭發走回自己的臥室。

他經過姐姐的臥室門口時,姐姐楊瑩打開房門,探出頭來,問︰「弟,你洗好了?」

誌豪點點頭。

姐姐說︰「哦,那我要去洗。」說完轉身回房去,準備盥洗衣物。

誌豪故意不關上房門,以便聽清楚姐姐進入浴室關門的聲音。

他家的臥房和浴室都在二樓,浴室外是陽臺。

他一確定姐姐進了浴室,馬上躡手躡腳跑出陽臺,躲到浴室的窗邊,果然發現自己剛才洗澡時,打開透氣的一小條窗縫,姐姐並沒有註意關上。

屋外黝黑,浴室內燈光明亮。

浴室對陽臺的毛霧玻璃窗外,誌豪小心翼翼地,探頭向窗縫內望去。姐姐已經脫下外衣,背著手正要解開胸罩。

楊瑩是屬於健美型的,身材夠辣,當大的部位十分豐滿翹挺,當小的部位卻是十分苗條纖細。

誌豪這時看到她的背部,皮膚光滑細緻,白皙發亮,藕臂玉腿,纖腰豐臀,曲線玲瓏,看在發情期的色狼壯弟眼中,只覺得太美,太妙了。

不一會兒,姐姐脫下了胸罩,一雙豐滿而尖挺的乳房晃蕩蕩的跳了出來,乳球圓滿結實,秀挺堅突,乳尖粉紅色一點,驕傲的向上仰翹著。她身體移動時,充滿彈性乳球會微微曟震蕩,看在誌豪眼里,只覺得儀態萬方,美不勝收。誌豪暗自私忖︰「要怎麽樣才能偷偷的摸上一摸……?」

姐姐開始脫下她那小小的三角褲,誌豪緊張死了,一雙賊一眨也不眨的緊盯著姐姐白嫩玉腿的交叉處。

楊瑩的臀腿豐腴肥美,小腹平坦,沒有半絲贅肉。她的屁股渾圓曲滑,臀縫線條明朗,臀肉彈性十足,大腿修長又白又嫩,小腿肚結實而舒緩,從腳踝到趾間的形狀都很漂亮,全部都美極了。

她將粉紅的內褲向下拉到膝間,自然的曲起右小腿,再將內褲自右腳踝扯脫。

因為這個動作背對著誌豪,所以整個美臀讓誌豪飽覽無遺。

內褲脫下以後,誌豪眼前呈現的,是渾身雪白、誘人情狂的青春肉體。

只見姐姐平坦的小腹下,陰阜墳起,阜上生著一小蕞烏油發亮的陰毛。他看得雞巴早就發硬發漲,反正四下無人,索性掏出雞巴,眼睛繼續盯著姐姐的裸體,右手則握緊雞巴猛搓猛套,打起手槍來了。

浴室靠窗是有一個浴缸的,但是許多人都取其方便,只用淋浴,不使用浴缸,楊瑩也不例外。

她站著淋浴。她先將身體沖濕,接著塗抹香皂。

誌豪看見姐姐的雙手在她自己身軀上抹動泡沫,並且身子自然的四方轉動,這樣子不管前面背面,都讓他瞧了一個清楚,只可惜從窗戶不能看到她的陰戶肉瓣,只能看得到陰阜上的一小撮陰毛。陰毛分佈窄小,十分可愛。

姐姐偶而彎腰擡腿,誌豪便能從腿縫中,略略窺見那腴美的陰戶。誌豪不自主的更猛套雞巴,恨不得現在就沖進浴室,按著姐姐的肥臀,強奸小蜜穴一番。

楊瑩不知道窗外有人正在窺視,搓著香皂,也不斷的在自己身上到處疼愛一下,摸摸大屁股,揉揉肥奶,玉手在一對奶頭是又捏又磨,臉上一副陶醉的表情,看得誌豪差一點作狂,幾乎要將雞巴皮給套破了。

終於,楊瑩滿意了,拿起蓮蓬頭將身上的泡沫沖掉,但是卻不抹乾身體,又拿出一把小剪刀,轉身正面對向誌豪,左腳跨放在浴缸邊緣上,低下頭,修剪起陰毛來了。

誌豪恍然大悟,原來姐姐的可愛陰毛是經過細心維護的。

突然,他心中對她的那位男朋友感到一股莫名的醋意和憤怒:姐姐這樣做,自然是取悅了這該死的男人!

為了方便修剪,楊瑩自然的將陰戶向前挺,這一來於是將整個私處明明白白的暴露在誌豪眼前。沒想到能有機會這麽清楚的看見姐姐的小蜜穴,誌豪興奮得心頭亂跳,呼吸急喘。

活色生香展現在誌豪眼簾的,是兩片漲蔔蔔的大陰唇!陰唇肥白,光潔無毛,兩片陰唇密合,形成一線。楊瑩擡起一條玉腿,肉縫微張,誌豪隱約可以看到肉縫下方的粉紅色小陰唇,和肉縫上方微微突出的小肉蒂。

誌豪把雞巴越套越快,想像自己已的雞巴已經插進姐姐的蜜穴,逵出抽送,眼睛直直的死盯住姐姐的大白饅頭似的陰戶。

楊瑩修完陰毛,覺得可以了,便又再全身沖了一次水,開始抹乾身體,穿回衣物。

香艷的鏡頭鏡消失了,但誌豪的大雞巴卻是硬翹翹的,欲火未消,只好失望的、悄聲的,輕步回到自己房里。這時他心里一心向往的,是要怎麽樣才能趕快上姐姐,狂奸姐姐的嫩蜜穴。

誌豪聽到姐姐打開浴室門的聲音,正要等待姐姐走近過來,好有所行動,卻聽到門鈴聲。

姐姐去開了門,愉快的說︰「啊!你來了!我正在等你!」

原來是姐姐的男朋友來了,誌豪心里大聲詛咒,卻也一籌莫展。

楊瑩和男友幽會(性愛),從來都是在自己家中-楊瑩的臥室里進行。因為只有在這里,她才覺得比較「安全」,她反對去賓館,或是其他地方。但這也只有當爸媽出城辦事,而她又有性趣高漲時,她才會叫男友來家,親熱纏綿一番。

待到雲收雨止,她便讓男友離去,從決不留宿。他們相約,通常都是在傍晚七時許來到,九時許辭別。他們如此安排,是為了避免鄰居們的閑言閑語。這樣的約會,外表看來,只是一般的男女朋友間的普通拜訪而已。

今天是他們的第五次幽會。也是說,在此之前,楊瑩曾和男友有過四次巫山雲雨。她可不曾想到,在這方面,比她小兩歲的弟弟已是此中能手,經驗豐富。

姐姐與男朋友進了房間,關上門。於是誌豪又溜出臥室,來到楊瑩臥室外的窗口,找到一小條隙縫,勉強可以看見房里面。

他瞇眼看去,看見姐姐和她的男友正擁吻著,男人的手不規矩的到處摸索,姐姐則是不合作的左躲右閃,咯咯輕笑。

姐姐並且故意轉過身去,背對著男友。沒想到反而方便了男人從背後摟住她,伸手到前面搓揉她的胸部和奶頭。

楊瑩閃躲不過,嬌聲說︰「不要嘛……」口中這麽嚷,卻並沒有任何阻止她男友的行動。

男人恣意輕薄了一會後,便將楊瑩翻倒在床上。

糟糕,這個角度誌豪就看不到了,但從背影上,他似乎看到了男人掀起了姐姐的上身T裇,又褪下姐姐下身的短運動褲。

在姐姐在咯咯的笑聲中,男人又迅快的褪下了姐姐的白花小三角褲,將之扔在地毯上,然後,便僕了上去,將頭埋在姐姐小腹下。

姐姐的身體被男人的身形擋住了,誌豪什麽也看不到,只能看見姐姐的兩截亂抖的小腿。

看不到,但可聽到聲音。好像是男人正在舔舐著姐姐的甚麽地方,她在討饒著。

誌豪煩燥起來,卻又無可奈何,知道美麗的姐姐正跟她的男友親熱,真想一探究竟,但是最多只能聽到姐姐「依依呀呀」的輕輕語聲,實在看不到半點影跡。

誌豪悻悻然回到房里,盤算著要怎麽來勾搭上這個春心蕩漾的姐姐。

他又想到姐姐這時候說不定正被男人插穴,享用姐姐美妙蜜穴。

他的心里十分不好受,十分矛盾,但又無可如何。

大約過了大半小時,誌豪聽到姐姐送男朋友出門的聲音,以及姐姐的柔膩告別聲︰「ByeBye!」。

他突然靈機一動。

待得姐姐走回來,他就打開房門,叫著︰「姐姐!」

楊瑩聽見,回頭問︰「叫我嗎?」

誌豪看她這時臉蛋兒仍然泛紅,果然剛才和男友親熱過。

「是啊,姐姐,上次你借我的螺絲起子,可以還歸我了嗎?」誌豪藉故搭訕。

「呵,對不起,我忘記還給你了。怎麽,你現在要用嗎?」姐姐說。

「是,我的播影機有一點不對勁,我想打開檢查一下,看能不修理好。」誌豪故意說。

「哦……播影機啊?你有沒有甚麽好片啊?」她進房拿出了螺絲起子,遞給誌豪︰「待會兒我可以來看嗎?」

誌豪說︰「當然歡迎,弄好了,我馬上叫你。」

其實播影機哪里有什麽毛病,他回房準備了幾套片子,便又去敲姐姐的臥室門。

楊瑩打開門來,說︰「修好了啊?」

「好了。」誌豪說︰「姐姐想要看甚麽片子呢?我白天有租了幾片,也都還沒看,姐姐來挑吧。」

一堆影片堆在地毯上,他讓姐姐自己挑選。

楊瑩跪伏在地毯上,將影帶一片片的端詳著,屁股高高翹起,背對著誌豪。

誌豪發覺姐姐已換了裝束,楊瑩已將秀發盤起,把剛才和男友幽會時穿的T裇和短褲都換過了,現在穿的是另一件短T裇——一件肚臍時時會露出可愛的,下身則穿著另一條薄短褲。

誌豪從背後欣賞著姐姐的臀形,薄薄的短褲,三角褲繃在屁股上的痕跡清晰可見,脹蔔蔔的肥美陰戶被兩層布包裹著,誌豪多麽希望自己能夠「透視」進去。

終於姐姐挑好了一張片子,放映起來。一邊看,一邊聊聊天,有說有笑。

誌豪眼睛看著姐姐的時間,遠多過看影視。其實,他根本不曉得影片里到底在演些甚麽。

楊瑩對這個弟弟一向頗有好感,覺得他蠻順眼的,從來不幹預她的事(包括她和男友在家幽會的秘密)。近一年來,弟弟長高了許多,已高出自己一個頭。

弟弟似乎越來越英俊,身形越來越雄壯,顯得健美有力。

這時楊瑩用眼角偷瞄了一下,發現弟弟的目光正狠盯著自己的乳房。她覺得有點不大自在,但不知怎的,內心又覺得很稱意,樂於讓這俊美強壯的少男弟弟偷看。

他們東談西聊,偶而講講笑話,總讓楊瑩笑得花枝亂顫,胸前的兩團挺出的肉球自然也更抖得厲害。

有一兩次,角度恰當的時後,誌豪還可以從短褲褲腳的空隙,看見粉紅色內褲所包裹著的肥脹陰戶。

誌豪的雞巴又不自主的漲硬了。

這時影片演到一段男女羅漫蒂克的場面,倆人都沈默的看著,誌豪偷偷的瞄了姐姐一眼,發現她的雙頰有一點飛紅。

劇情繼續下去,竟是更激情的畫面:男女主角纏綿作愛,雖然影片上沒有現出男女性愛的明顯鏡頭,但隱約做愛的「唯美」鏡頭,卻更為誘人,更具挑逗性。

青春旺盛的她,剛剛才跟男朋友親熱過,余韻仍在,看了這一段影片,生理上禁不住的又發生了反應,陰戶濡濡的感覺是濕了,令她尷尬極了,但也好只能繼續觀賞著影片的發展。

她有點難奈,不禁挪了挪身體,正想找話題來帶開這個難堪的場面

忽然聽得誌豪說︰「姐姐,一定很多人追你,說你很漂亮吧!」

「好啊!姐姐的豆腐你也敢吃。」

「真的。」誌豪說著,並且故意靠近,坐到姐姐旁邊,挨在一起,端詳起姐姐的含春臉蛋。

楊瑩便說︰「怎麽了?」

「我說真的,尤其姐姐的臉蛋兒,正合乎美女的比例,真的很美。」

楊瑩聽得心理甜甜的,假意說︰「你亂講!」

「怎麽是亂講,」誌豪拿起了一條手帕,將它摺成長條,跪坐在姐姐對面,說︰「來,來,我幫你量一下你臉蛋兒的橫豎長度比例,你就會知道。」

說著將手帕貼近楊瑩的臉蛋兒,楊瑩倒也覺得好奇,便乖乖的讓他量著。

他先量了量她上額到下顎的長度,然後煞有介事的作下記號,接著他作勢要量臉蛋兒的寬度,便將手帕舉拿到楊瑩的大眼睛前面,楊瑩自然的閉上雙眼。

誌豪乘著這個機會,便吻上姐姐的櫻唇了。

楊瑩吃驚的睜大雙眼,但是誌豪已經將她緊緊的擁住,火熱的雙唇與舌頭正向她侵犯。

楊瑩一時意亂情迷,芳心大亂,不知所措。

方才和男友的激情,以及影片的挑逗,都在她體內發酵,全身一陣酸麻,淫水便綿綿泌出。

她不禁又閉上雙眼,一雙玉手攀住了誌豪的頸子,櫻唇乍啟,伸出香舌,把目前這強壯又俊美的少年當作情人,和他熱吻起來。

誌豪從她的紅唇,到雙頰,到耳朵,到白皙的肩膀,肆意的吻了個夠。

吻了許久,兩人才分開來,互相的凝望著,又重新更熱情的吻在一起。

這時誌豪的右手在姐姐的背腰到處摸索著,越來越放肆,後來更往前胸襲來。

楊瑩首先感到左乳被一只怪手揉動著,急忙伸手來推,那怪手卻又往右乳摸去,這樣左右遊移,躲也躲不掉,嘴巴又沒辦法發出聲音,終於放棄掙紮,任他隔著T裇,輕薄捏揉,心頭一陣美感,小陰戶不由得更加水汪汪了。

誌豪仍舊擁吻著姐姐,右手卻伸入短T裇里面,隔著奶罩,將姐姐的左乳拿在手里。

誌豪見姐姐沒有反對,便伸手姐姐背後,解去奶罩的扭扣,順勢將奶罩取去,丟在身傍地毯上。

拇指和食指合作,捏住姐姐的乳頭?,輕輕的撚動。

楊瑩顫抖不已,承受不住,唉叫起來:

「嗯……不要……弟……不要嘛……唉呦……我們是姐弟……不可以……我要回去了……放開…嘛……」

誌豪才不理她,繼續他的挑逗。

「不要……不要嘛……啊……放開……」

乳尖上傳來一陣陣的蘇麻,楊瑩難以置信,她發現這個剛長大不久的男孩,帶給她的是和男友不一樣的快感–更美更爽的性感。

「輕……輕一點……嗯……舒服……嗯……」

誌豪乾脆掀起短T裇,整個飽滿的左乳全部曝光了,細嫩的鼓脹的白肉,粉紅小巧的乳暈,小豆豆受到挑逗而正挺硬抖動著。楊瑩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而且誌豪一掀開T裇,便張口含住乳頭,更舒服的美感迷惑得她七葷八素,根本

也不願反抗了。

誌豪將左乳含在嘴里,又開始打右乳的主意。右手往姐姐腰間一摟,空出左手來,便往姐姐右邊乳房探去。

楊瑩任他輕薄,滿臉春意。

「嗯……嗯……哎呦……啊……」楊瑩輕哼著。

誌豪牽起姐姐的手,慢慢的,放到自己脹硬的雞巴上面。

「啊呀!」她嚇了一跳,睜開眼睛,不能置信的說︰「你……怎會這麽大得啊……好大啊!」

誌豪擡起頭,手上仍然一輕一重的捏著楊瑩的尖挺的34E乳房,說︰「姐姐……你也很大啊!」

楊瑩笑著白了他一眼,說︰「死相!你站起來,讓姐姐看看。」

誌豪於是放開姐姐,站起身來,楊瑩伸手將他的雞巴從短褲里掏出來,一看之下,不禁目瞪口呆。她伸出食指輕輕地觸弄龜頭馬眼,大雞巴立刻調皮的一上一下跳動起來。

「這麽大……雄糾糾的……好神氣呵!怕不有七吋長吧!」她仰頭向他嬌笑。

「正確的說,是七又四分之三吋…………姐姐,你看了我的,我也要看你的。」

「少來了,你這個小壞蛋,大色狼,一定是打我的主意不曉得有多久了,設計我,哼!我要回去了。」說著便像是要站起來。

誌豪連忙把她拉回來,笑著說︰「姐,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姐,還是讓我幫你都脫了,讓我好好欣賞你的美玉體!」

楊瑩嬌羞的輕擂誌豪的胸膛,嗔道︰「大壞蛋,小色狼,好啦,我自己脫,可是……你不可以亂來哦……」

說著楊瑩也站起來,湊起小嘴輕吻了誌豪一下,羞羞的脫下短褲,便一屁股坐在軟墊上。粉紅小巧的三角內褲,繃滿在豐滿圓滑的臀肉上,比全部脫光了還更加要迷死人。

誌豪把自己先剝得光溜溜的,然後側坐到楊瑩旁邊,楊瑩羞得雙手遮臉,他摟起她說︰「你還沒脫完呢!」

楊瑩撒賴的說︰「我不脫了!」

誌豪笑著說︰「那我幫你脫!」伸手便去扯拉姐姐的褲腰。

楊瑩任由色狼弟弟脫下她的小三角褲,又褪去姐姐的T裇.

楊瑩全身赤裸,玉體橫陳。

待他脫完,楊瑩突然撲身到壯弟的懷里,抱得緊緊的,擡頭問︰「你老實說,姐姐美不美啊?」

誌豪見她又騷又憨的嬌態,輕捏著她的臉頰,哄慰著說︰「好美啊,美得讓我的心咚咚的跳!」

她滿意的笑吻著誌豪,誌豪手指頭又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摸索起來。

她嬌喘呼呼,內心明知道不應該和弟弟這樣親熱,卻又無法停止,也不想停止。

誌豪在她乳房上揉弄了半天,突然向下襲擊,到了小腹下方的盡頭後,才發現那里已是濕答答、黏乎乎的一片。

再向下探,手掌貼蓋在姐姐漲蔔蔔的肥嫩大陰唇肉瓣上。他更伸出中指,大膽的捺入陰唇肉縫中,輕輕逗弄著縫中那微微突起肉蒂兒。

「姐,都已濕透了,很浪哦,姐姐。」

楊瑩哪里受得了,舒服的屁股不停的聳扭,說︰「還不都是被你這大壞蛋、小色狼勾引的!」

誌豪故意作弄她,手指突然侵入沾濕的小肉洞。雖然已被野蜂採過五次,但小肉洞卻如誌豪玩弄過的處女蜜穴一樣,十分緊湊,手指插入,便天衣無縫的將手指緊緊裹住。

楊瑩緊張的抓緊他的手,叫道︰「啊呀…輕一點…啊啊……」

剛剛才和男友作完愛的陰戶,敏感異常。誌豪的撥弄使她渾身不自在,她張開櫻桃小嘴,卻說不出話來,只是「啊……啊……」的叫著。

「不要……啊……啊……別逗我…呀…我……受…不了……了……啊……」

楊瑩斷斷續績的,不停的呻吟著。

誌豪放開了她,讓她躺到地毯上,說︰「受不了的話,我來疼愛你……」

楊瑩知道他說的是甚麽意思,連忙拒絕︰「不要!我們……是親姐弟……只能摸……玩玩………不可以真幹……那件事……」

誌豪充耳不聞,將楊瑩推倒地毯上,分開她的粉腿,自己跪在姐姐的腿叉間,將雞巴頭按在陰唇肉縫中,上下磨擦陰蒂。

「啊……啊……我不要…………你放過我好嗎……我幫你……用手……套一套好了……」

誌豪不理她的提議,伏下身,張口又含住她胸乳尖端小巧的乳頭。

楊瑩更是受不了,張開小嘴:「啊……啊……」

誌豪繼續讓雞巴在蜜穴口周圍磨旋碰觸,問︰「姐,不要嗎?要不要啊?」

楊瑩閉上雙眼喘氣,不肯回答,但下身卻不住的聳挺,蜜穴口一張一合的,顯然是想迎接雞巴進去。

誌豪見她不肯回答,身體一翻,自己坐在地毯上,將姐姐扶起,兩人面對面的,讓姐姐坐到自己的大腿上,雞巴仍然頂著姐姐的蜜穴口,按兵不動。

楊瑩又羞又急,生氣的想︰「小壞蛋……逗人家……逗得不上不下的……死人……好……不管了……哼……讓我來插你……」

楊瑩和男友玩時,也常常採取主動,模仿黃書A片上的「觀音坐蓮」、「倒澆銀燭」的姿勢。

想著,便擡起粉臀,將蜜穴口對準陽具,略略的往下沈坐。

蜜穴兒含住龜頭,楊瑩感到雞巴頭磨著陰唇,十分舒服,忘情的再向下一坐,大雞巴應聲而沒。

她突然「啊……」的一聲叫起來。

原來她忘了誌豪的雞巴較她男友的東西長了近一倍,一下子坐到了底,七吋多長的又粗又硬的肉棒便直抵花心,陰道被脹得滿滿的,龜頭緊頂子宮頸,幾乎要插入子宮,嚇了自己一大跳。幸好陰道中淫水潺潺,才沒被鐵硬的大雞巴插痛。

誌豪見她被自己逗弄得浪態橫生,果然主動的來套大雞巴,正自得意,而此時大雞巴一插到底,龜頭碰觸到一團軟肉,不能再進,經驗告訴他,自己已深入蜜穴,頂到了姐姐的花蕊。

看姐姐的模樣,仿彿是承受不了,他知道這必是她男朋友的那東西沒有自己的巨大粗長,姐姐定是第一次被男人深入花心,不免大為得意。

誌豪屁股輕輕挺動,問︰「姐,怎麽了?」

「啊……別動……別動……」她蹙眉說︰「你……你的雞巴太大……插得太深了……」

她停住了好半晌,才呼了一口氣出來,說︰「你……好長……好粗哦……」

「粗長不好嗎?」誌豪說︰「你動一動會更舒服啊!」

楊瑩左扭右扭,總覺得使不上勁。誌豪的雞巴太粗太長,把姐姐的小蜜穴塞得滿滿的,不論楊瑩怎麽扭,都無法進出移動。

誌豪見狀,便叫姐姐蹲坐起來,像青蛙一樣的趴在他身上,雙手扶住他的肩膀,再扭動屁股。楊瑩早已不顧得害羞,便遵照誌豪的說法,果然粉臀便能扭晃擺動,小蜜穴套著堅硬的大雞巴,進進出出,舒暢無比。

她樂得叫起來︰「好舒服……插……得好深……從沒這麽深過……啊……頂到花心了……好酸……好脹……好棒呵……」

誌豪低頭看去,見到姐姐豐腴的肥蜜穴套住自己的雞巴,上下吞吐,淫水從蜜穴口潺潺泌出,姐姐胸前兩顆渾圓的乳房也跟隨著動作上下跳動。

誌豪伸手握住一雙乳球,楊瑩臉蛋後仰,半閉著媚眼,享受著美妙的性愛感覺。

「唉……噢………啊呀……弟……大雞巴弟……你好強……啊……姐姐舒服死了……」

楊瑩男友的雞巴中等大小,長約四吋,根本不能觸碰到花心。今天遇到誌豪的大陽具,現在又用這種深插的姿勢,下下頂到敏感的花心軟肉,怎不教這春情蕩漾的美淫娃舒服得就像要飛上天。

「真舒服……弟……大雞巴……好棒……啊……我們以後要常常這樣……做愛……」她不停的叫,誌豪差點不相信這就是他一向看來端莊密實的姐姐。

「好……深……真過癮啊……這一下……又……到底了……啊……好……好哦……唉……怎麽會……這麽……舒服……天哪……我…怎麽會……變成……這樣……啊呀……好舒啊……姐姐早就應該……讓大雞巴……弟弟插……姐姐的小蜜穴……」

誌豪看她騷得有勁,也努力上挺,以便能插得更深。

「天哪……好爽……好美啊……也……好累啊……」

她突然身子一軟,僕倒在誌豪身上。

「好……弟……我……累……死了……」

「好爽……對不對?」

「嗯……」她說︰「你真厲害,比他強得太多了…………」

倆人相互摟抱著休息一陣。大雞巴一直保持堅硬火熱,牢牢的套在又緊又暖的肥嫩蜜穴中。

稍息片刻後,楊瑩說︰「餵!弟……我動得腰酸背痛,換你來服務一下吧?」

誌豪說:「遵命!」

他讓姐姐仰臥地毯上,拿了一只軟墊放在姐姐的肥臀下,令她陰戶突出,然後自己跪在姐姐的大腿間,撩高姐姐的玉腿,擱在自己雙肩,揚起大雞巴,說︰「好!姐,我來了。」

說完,捧定楊瑩渾圓潔白的美臀,「滋……」的一聲,大雞巴重新全根插進蜜穴。

誌豪輕輕抽出,只留大半個龜頭在蜜穴內,再狠狠的插入…………。

大雞巴在姐姐的柔嫩緊湊的陰道內,重複的做著這樣引擎活塞般的抽出插入的動作,一陣緊過一陣…………。

楊瑩美得浪叫不已︰「啊……好……插死……了……好深啊……弟……你真會插穴……好美啊……」

「你的男朋友插得有這麽深嗎?」

「沒有……沒有……乖弟弟……你……插……得最深了……你的……比他粗,比他長……比他硬……啊呀……也比他……插得更久……簡直沒得比……大雞巴……好弟弟……美啊……如果你不是我……親弟弟……姐一定嫁給你……讓你天天……插……插一輩子……好舒服……啊……再……再用力……姐姐快……飛上天了……啊……啊……」

誌豪發現,姐姐雖然浪態可掬,浪叫連天,但是從剛才到現在,已近廿分鐘,卻還沒有要泄身的意思。比起那幾位各他插過穴的女友,多是十五分鐘不到便已花露狂湧,無力再戰,姐姐卻真是個旗鼓相當的對手。

於是他只好更努力的表現,死命的插著,以免敗在姐姐手里。

「姐,叫我好哥哥……」

「啊……好弟弟………啊……啊……好哥哥……插死……姐姐了……」

誌豪加緊抽送,一會三淺五深,一會五淺三深,一會又下下都深。每到最深處,便將龜頭頂住姐姐的花心,擺動臀腰,用龜頭研磨花心的那一團軟肉……。

「啊……好酸……酸死我了……好弟弟……好老公……真舒服……你怎麽這麽厲害……啊…………姐姐要上天了…………」

經過近一小時的乾柴烈火的激情淫媾,楊瑩終於被弟弟推上了高峰!

她抱緊誌豪,下臀配合,猛烈挺聳,感覺蜜穴心陣陣酸麻顫抖,失聲叫道︰「我完了……弟……啊……泄了……我死了……啊……完蛋……了……」叫完蜜穴兒一熱,陰道一陣痙攣,溫潤的浪水直沖而出。

誌豪知道姐姐泄了,正在得意,忽然腰身一麻,一陣消魂蝕骨、無與倫比的快感自龜頭傳來,雞巴脹的更粗大頭突突脹大,不禁說︰「姐姐……我……也要……來了……」

楊瑩突然一驚,雙手奮力將他推開︰「不要……!」

他莫名其妙的被推翻在姐姐身邊,問︰「怎麽了……?」

「不……不能……射在里面……今天是……肥沃期……」

漲得紫紅油亮的龜頭,圓睜獨眼,惡狠狠的瞪著姐姐楊瑩。

「那……那我怎麽辦呢……?」他望著直挺挺的陽具,愁眉苦臉的說。

「乖弟弟……來……」姐姐說著,張開櫻唇,將龜頭含進嘴里,右手握著雞巴桿子,上下套弄起來。

誌豪受寵若驚,剛才其實已經到了緊要關頭,他用極強的意誌力才阻止射出,現在快感又回來了,再也忍不住,精關一松,熱滾滾的陽精就噴灑出來了。

楊瑩沒想到他來的這麽快,「唔」的一聲,正想吐出雞巴,誌豪卻將她的頭死死的捧住,楊瑩一直搖頭想掙紮,誌豪還是等到全部射完了,才放開她。

她急忙起身,從面紙盒抽出兩張面紙,將一大口白濁的濃精吐在面紙上。罵道︰「你好壞哦!弟,我真的不喜歡這樣,下次我可不再舔你了!」

誌豪十分意外,他發現姐姐和他的那些女朋友不一樣,姐姐不喜歡精液射在口,似乎是一種潔癖。

他道歉說︰「對不起,我不曉得你不喜歡……姐,你別生氣……下次一定不這樣。」

已十分酣暢的她,楊再說什麽,裸體躺到誌豪身邊,偎著他的強壯胸膛,說︰「乖弟,我們都還在念書,懷孕了實在不好,所以我才不肯讓你射進去。而我也不喜歡精水的味道……真的不喜歡……沒法去嘗試,我想你不會要強迫我作不喜歡的事情,對不對。」

「當然不會!你放心好了!…………唔,你的男朋友也是這樣嗎?」

「哼!……他才不敢……」楊瑩想起男朋友,自己和弟弟偷情,姐弟相奸,不禁有一點歉意。

誌豪說︰「姐……姐,你好美……你太可愛了……姐……我好愛肏你的小蜜穴啊!我好愛你!」

倆人親熱的摟抱在一起,休息了一會兒,誌豪說︰「姐,乾脆你把我當做男朋友,你做我的女朋友,不要再理你那男友,好不好?」

「那可不行,他是真心對我,你也知道,說真的我也很愛他…………這樣好了,我另外給你介紹個女朋友,好不好?」

「不要!那一定比不上姐姐漂亮。」他邊說,邊輕撫著她的臀部。

「保證她也很漂亮!她是我班上一位女學的妹妹,和你同年,改天找機會讓你們認識……」她真的壓低聲音,說︰「純真可愛,是處女,你可不能欺負她哦。」

「像這樣欺負嗎……?」他雙手侵犯著姐姐的一對大乳房,又伸手覆蓋在肥脹的陰戶上,肆意揉弄,說︰「姐,你不做我的女朋友也可以,但仍得常常和我……這樣玩……讓我插你的美蜜穴……」

「當然……說實話,姐也很喜歡……你插我的小穴……你插得我……好舒服……真美………」

「唔……你要介紹的女朋友,是哪一位呢?」

「改天嘛再告訴你……但是……」她說︰「今天晚上我可要睡在這里。」

誌豪當然不會拒絕,兩人一絲不掛的相擁而眠。

楊瑩一個晚上分別和男朋友和弟弟誌豪作愛,心滿意足的睡去。

誌豪不但如願的佔有了姐姐肉體,也贏得了姐姐的芳心,他十分開心。他從背後摟著姐姐,雙手分別握住一只乳房,下面的雞巴又開始膨脹,他將發硬的肉 原PO好帥!

下一篇:最賤最無恥的QQ上的勾引聊天記錄 上一篇:老師和我淫蕩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