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初戀情人的Sarah新婚之夜

學生校園

序章

今天,是我的初戀情人Sarah結婚的日子。

2個月前從她手中收到這張請帖起,我便一直氣到今天,原來這2年她跟我在一起,是因為我家有錢而已!(媽的!我連巾也沒有巾過她!)而最可限的是她居然在我爸的酒店舉行婚宴,而且還敢叫我給她打個折扣!我當然是裝得很樂意,還說會幫她好好的佈置,給她一個一生難忘的婚禮,我還叫她到我爸的婚紗店選禮服,當作是我的賀禮。

「卓賢,我今天到你的婚紗店選衣服,你會在店裡嗎?」

「會呀!三點多人比較少,那個時間行嗎?」我真想不到Sarah真的這麼不要臉。

「那好吧,待會見!」然後她歡天喜地的掛線。

「卓生午安!」

「我三點多有個朋友來選禮服!你們幫我推說我有事出去了,我交待過叫她自己隨便挑啦!那個Sarah你們都見過吧?」

「見過!」兩個女店員急急的應道。

然後,我走進自己的辦公室,等待Sarah到來。

「這幾件我想穿久了!」我從監聽器看到Sarah高興的嚷著。

「真的想不到你嫁的不是我家的公子!」

「卓先生還真大方呀!」

「你的未婚夫條件很好嗎?怎麼捨得掉下這個金礦?」

二個三八職員還真的當我不在,在Sarah挑衣服時不停的問東問西,直到Sarah挑好了2件婚紗、5件晚禮服,因為要幫她量尺寸才停口。

「Sarah小姐,你的尺碼多少?」

「33.23.34。」

「身高?」

「五尺五。」

「那你把衣服脫掉,我還要幫你仔細量一下。」

「可是,那……」Sarah指著會客室天花的監聽器。

「那沒關係啦,只有卓先生的房間可以看到啦,他又不在……」這個三八早不想起晚不想起。

「不要啦,到試身室啦,反正那夠大。」Sarah嚷著。

「也好,順道試一下這件婚紗,尺碼跟你說的差不多。」然後兩個興高采烈的走進更衣室。而我在辦公室看著六個從雙面鏡後,那些攝影機傳來的影像……

「這個更衣室有夠誇張的,天花地面連四面牆都是鏡!」Sarah一邊嚷道,一邊把自己的上衣翻起,露出了粉紅色襄空的胸罩。

「你的身材真棒呀!這可免得在婚紗裡穿束衣。」女店員看著她把牛仔褲脫下時說著。

「這樣行嗎?」只穿著內衣褲的Sarah紅著臉問道。

「不行,要把胸罩也脫下,你選的婚紗可用不著這個。」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Sarah慢慢的把胸罩脫下,露出了一對碗型乳房,粉紅色的小乳頭。天啊,好美!

「你把手舉起吧,我先幫你量胸部。」

Sarah依著店員所說把手放在頭上,一臉害羞的站著。

「啊……」店員把尺圍在Sarah乳頭上,Sarah不自覺叫了一聲。

「你可還真敏感啊!」店員一邊笑著,一邊惡作劇的把尺越拉越緊,我看著Sarah的乳房往雨邊擠,中間還凹進去了。

「啊……啊……你正經點好不好,這是因為我還沒有給人巾過啦!啊……不要再拉啦!啊……」

「好啦,可是真想不到卓先生還真的忍得住呀!居然沒巾過你。好啦,要量腰部了。」

「哈……哈……你快點……啦,我怕……癢啦!」

「好啦……23寸……再來是下圍。」店員邊記錄邊說:「34……再來是量內胯。」

女店員把尺從腰部圍著Sarah的陰部,我見她瞄到Sarah不好意思的閉著眼,惡作劇的把尺邊往上拉。

「啊……不要啦!啊……不要擦啦……啊……啊……」店員還拉著尺磨擦她的下陰,Sarah抵受不了刺激,軟趴在地上。

「好爽吧……你的內褲全濕了!你真的好敏感啦!」店員邊說邊更用力的磨著。

「啊……嗯……啊啊……不……要……」

店員見越拉越過癮,還把Sarah的內褲下胯往旁邊翻開,想把尺直接往粉紅色的陰唇擦。Sarah突然不知怎的,搶了店員的尺,還推說要試婚紗,把店員趕了出更衣室,之後坐在地上不斷喘氣。而我只注視著那兩片陰唇,後悔以往怎麼裝君子,錯過一嘗香澤的機會……

慢著,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Sarah竟拿著那把尺子在磨自己的陰唇,我真的想不到……她還喊著她未婚夫的名子!!

差不多過了兩分鐘,她才滿足的穿好衣服走出更衣室,向店員草草談了拿衣服的日期便走了。

我滿意地把錄像機按停,然後急急的走出辦公室,趁店員不注意時把尺收起來。

下午二點多,Sarah和她的丈夫、四個兄弟和兩個姊妹先到會場,她看到會場華麗的怖置,興奮的拉著她老公說不知怎麼報答我,哈!我早就想好啦!

四點多的時候,賓客開始來了,有3個客人拉著新郎打麻將,Sarah拉著伴娘想去換衣服,我見機不可失,便拿著那個袋著那把尺跟錄像帶的袋子跟了進去。

「我要換衣服啦!」Sarah見到推門進了新娘房的我。

「這是我給你的賀禮。」我把袋子交過去。

「卓賢……你給我的已經太多啦。」

「這位漂亮的小姐,可以給我們十分鐘時間嗎?」我向著伴娘說,然後她看著Sarah點頭便走了出去。

「你做的真的太多了!」

「先看看喜不喜歡?」我指著她手上的袋子,當她看到裡面的「賀禮」時,明顯的呆了一下。

「我說過要給你一個一生難忘的婚禮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她怒瞪著我說,我卻自顧自的把錄像機和電視機打開,而當她看到電視的影像,她給嚇得呆了。

「這卷帶子和你手上的是一樣的,我還拷貝了不少Copy呢!」

「你想怎麼樣?」她看著電視呆呆道。

我把褲子的拉煉往下拉,拿出自己的雞巴:「給你一個一生難忘的婚禮!」說完便把呆著的她的頭按低,把發漲的雞巴強擠入她口中,不停的插……

(一)

「呀!」當我正插得過癮的時候,Sarah居然用手把我的丸子用力抓了一下,痛得我淚水直流,痛得跪在地上,而Sarah則想趁機奪門而出。

「你不想外面的人知道你的糗事,就給我站住!」我連忙喝道。

果然她給我這樣一喝,準備開門的手緩緩放下,一臉無助的呆站著。

「他媽的!敢抓我!」我狠狠的往她臉上打了一巴掌。

「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放過我?」

「把這個放進你的陰道裡面!」我從西裝袋拿出一個遙控震盪器,得意的把玩著,而Sarah當然嚇得不知所措,而我更得意的指著電視機說著:「你剛才看到外面的大屏幕吧,我只要把它亮著,外面的人也可以看到新娘子的精彩一面呀!哈哈哈……」

「真的只是這樣?……那你給我自己放好了。」

我還以為她真的答應,原來是要給我耍花樣,好,我就先跟你玩一下!然後就把那個震盪器放到她手中。

「你先轉過去嘛!你這樣看著我會不好意思啦!」

「我就是要看著你放呀!」

「不要嘛……」

「我就是要!」

她跟我一來一往的吵著,最後知道說不服我,突然就把那個震盪器往我方向丟,我想不到她會這樣,給她丟個正著。

「他媽的!原本我只是想要你幫我吹一下的,可是你這個三八竟敢抓我的丸子,現在還敢丟我,你真的把我惹火了。你現在最好趴在桌上,讓我把這個放進去,不然我就把外面的屏幕給亮著!」

「不要……嗚……求求你……不要啦!」

「我再問一次,趴還是不趴?!」

「不要嘛……」

「我的忍耐力有限,我再數十聲,你不給我乖乖趴在桌上,我就把外面的屏幕給亮著!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待我數到「二」的時候,Sarah終於投降了,慢慢的把雙手放在桌上,慢慢的把上身趴在桌上,屁股高高的擡著。

「把婚紗拉起!」我以命令的口吻說著,Sarah卻意外的聽話,用雙手把婚紗拉起,露出白色的內褲!我慢慢把頭湊過去:「比電視上的漂亮多了!」我當然不會放過羞辱她的機會,而她只懂把臉死貼在桌上,不停的落淚。

突然,外面傳來急促的敲門聲:「Sarah,我可以進來嗎?」原來是她的伴娘。

「再等一下,快好了!」Sarah當然不想給其他人看到她現在的樣子,所以匆忙的應道。

「那好,我在這等你,你好了就叫我一聲,很多人在找你呀!」伴娘在外面叫著。

Sarah明顯地焦急起來,壓低著聲線對我說:「你快點弄啦,我要出去了。」

「哈!好呀,那你得好好合作,把內褲拉低一點呀!」

Sarah明顯地急得要死,真的把內褲拉下,露出白皙的屁股,我看著那緊閉的陰戶,不自主的把臉湊近,用鼻子頂著她的陰戶:「還真的有點香呀,以前連巾都不給我巾,現在卻這麼急要給我玩弄呀!」

「我求你不要再耍我啦!快點放進來吧,不然美美(她的伴娘啦)會懷疑的啦!」

「好吧,你這麼想要這個,那我就給你啦!」說完就把她的兩片陰唇翻開,把震盪器慢慢放進去,可是真的太緊了,我只好用震盪器開了,刺激著她的陰道口,以便有淫水流出來幫助潤滑一下。

「嗯……嗯……不……要……弄……啦!」

「你嘴裡說不要,臉上卻掛著想要的樣子,而且你還真的很敏感呀!」我看著她全濕的陰部,想著差不多可以放進去了,於是把震盪器放了一半進去。

「啊!」Sarah突然大聲喊著,顯然還是受不了硬物入侵自己未經人道的處女陰道,這一喊可把我嚇得把震盪器掉了在地上。

「Sarah!沒事吧?」美美在外面叫道。

「沒……沒事啦!有蟑螂啦!」她的急智還不錯啊。

「那……那有沒有捉到?」美美也怕蟑螂嘛。

「我在捉啦!你先不要進來呀!」我搶著道。

「那我在門外等啦!」

「卓賢,不要再弄了,很痛呀!」Sarah哭求著說。我當然不管她,而且更直接的用手指刺激她的陰部,而Sarah害怕美美聽到,只是低聲喊著不要,軟趴在桌上搖著屁股,希望能逃過我的攻擊。

我見她的陰部已經很濕了,便偷偷的站起來,把硬得要命的陰莖對準她的陰道口,慢慢的插了進去,「啊!好緊呀!」我在心中暗爽,Sarah卻默默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直到我的龜頭頂到她的處女膜,她才發覺插在她的陰道裡的已經不是我的手指,「不要……拔出來啦……我求求你不要弄破它啦……」她急得快瘋了,雙手雙腳不斷亂抓亂踢,卻又不敢大聲叫出來。

「是你自己白癡,兩根手指加起來也沒有那麼粗啦!你現在才發現!」我說著,還故意地把陰莖弄得一下一下的抖動。

「這跟起初說的不一樣,嗯……拔……出來……啦!我……丈夫……知……道……就死……定了。」

「你還敢跟我說起初,是誰說過不是愛我的錢?兩個月前你又說過什麼?我等這天等得快要瘋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好惹不惹,偏要惹著我吧!」

「是我不好啦,我求你了,除了今天,以後你想怎樣都可以啦,先把它拔出來好嗎?」

「這樣也不錯啊!」我說著便把陰莖慢慢的拉出,把龜頭頂著她的陰道口:「你確定?」

Sarah如釋重負的「嗯」了一聲,再次軟軟的趴在桌上……

「啊呀……」我突然猛力一頂,整條陰莖插穿了她的處女膜,直頂著她的子宮,弄得Sarah忍不住拗腰大叫(想不到我也蠻痛就是啦)。

「又有蟑螂嗎?」美美又在外面叫著。

「是啊!這次很大只(支)呀!你別叫啦,你叫它又跑掉了!」我搶著說,然後把陰莖拔出來。

看到陰莖上洩著血漬和Sarah下體流出的血,我滿意的把地上的震盪器拾起,然後看著呆了的她,拿起衛生紙幫她擦掉血漬,再把震盪器擠進了她的陰道,然後把她的內褲套上。

「……你……嗯……嗯……」Sarah用怨毒的目光瞪著我,雙眼卻不斷流淚。

「你瞪著我也沒用啦!我本來真的只想把震盪器放進去啦,是你開那些白癡條件害得我忍不住。我拿著你的帶子,不用你的同意,我想怎樣都可以啦,而且把你的處女給震盪器搶走也未免太浪費了,你還要感激我沒有插到最後呀!哈哈哈……」

「這裡有一張紙,你依著上面寫的時間,給我乖乖的自己一個走進來,而且不可以把那個震盪器拿出來,不然後果你自己負責呀!」說完,我便獨個兒的往門口方向走去。

(二)

「抓到了嗎?」當我把門拉開的時候,一直站在門外的美美一臉驚慌的向我打探著。

「抓到了,不過Sarah好像還是很害怕,一直哭過不停,你進去看看她吧!」說完,美美就走進新娘房去看Sarah,而我就往麻將房的方向走去。

當我走近了麻將房,看到Sarah的丈夫心神不定的在打麻將,見到我的出現就好像得救般不斷向我招手叫著:「卓生,你過來打好不好?我要招呼客人啦!」

「不啦!我不會打啦!」我說著慢慢的向他走近。

「好啦!輸的算我啦!」

「我真的沒有打過啦!我只是來告訴你,剛才Sarah在新娘房看到只蟑螂,一直哭不停,我才來叫你去看……」

我還沒有說完,他就急得要命的跑了出去,留下他的朋友不知所措的坐著,而我當然也跟去著看了。

「老公……嗚……」當我走到新娘房門外,看到背對著我的Sarah還在一直哭,她丈夫抱著她不停安慰她,而美美就呆站著,還對著我苦笑,顯然她剛才一點辦法都沒有。

差不多過了兩分鐘,Sarah才慢慢的平伏過來,就在這個時候,我偷偷的把震盪器用遙控器開動,Sarah嚇得叫了出末,而她的丈夫和美美以為又有蟑螂,男的左顧右盼,女的嚇得跳坐在桌上,還露出了在棗紅色短裙內的黑色內褲,而Sarah雙腳合得緊緊的,腰肢扭個不停。

最好笑的是她丈夫眼定定的看著美美的內褲,完全不理Sarah的死活。這也難怪啦!這個美美真的人如其名,長得一點都不比Sarah差,看得我也想把她好好插一下。

而當Sarah被她老公越來越漲的陰莖頂著時,發現他盯著美美不理自己的死活,把他狠狠的推了一巴,卻忘了自己雙腳發軟,跟她丈夫雙雙倒在地上。她丈夫這才知道闖了禍,連忙把Sarah抱起不停賠罪。

我想這場鬧劇也演得差不多了,就把震盪器關掉,準備下一步的行動。

我到了男廁旁邊,確定沒有人,就把手掌放在玻璃牆上,把一度密門打開,走了進去(這可是我在這兩個月前找人在走廊加建的,當然連我老爸也瞞著啦!而且門是用掌紋辨識系統開啟的,除了我就沒有人可以進去),裡面裝著6個X6個電視合成的大屏幕,每個都接著一個監聽器或是針孔式偷拍器,當然新娘房就裝了十多個,女廁每格都有一個。

我坐在長沙發上,留意著新娘房的情況,原來Sarah的丈夫已經不在裡面,我把其中一個監聽器放到最大,因為Sarah正在挑要換的衣服,我可不想錯過精彩的鏡頭。

「就這一件吧!」Sarah把淺綠色的開胸大露背晚裝拿給美美。

「之前你不是答應你丈夫不穿這件的嗎?而且只有兩條魚絲吊著,等一下敬茶的時候太危險了!長輩看到也會不滿的啦!」

「誰叫你穿得太漂亮,把我的風頭都搶走,就連我的丈夫也給你吸引住,我不這樣,人家會以為你才是新娘呢!」Sarah明顯的懷恨在心,語帶雙關的說著。

「你不要這樣賭氣啦!都是我不好啦!」美美一臉抱歉。

「我不管,我就是要穿這個!」Sarah還是堅持著。

美美說不過她,只好把晚裝拿著,然後把Sarah婚紗的拉煉往下拉,幫Sarah把婚妙脫下,露出了白皙的乳房,直到婚紗掉到她的腳下,她才下意識的跨前一步,等美美把它收起時,不知是否震盪器的關係,她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後急促的把雙腳合好。

美美忙著把婚紗收好,當然沒有發現她的異樣,待她把婚紗收好後,便把晚裝捲好放在地上,跪著叫Sarah跨進去讓自己幫地穿上去。

Sarah怕震盪器的事給美美發現,便推說害羞,要美美把面轉過去。

「怕什麼啦?!你的裸體從中學我就看習慣啦!你裝給誰看呀?!快點啦,外面的人一直在等了!」美美說著,還用手把Sarah的一隻腳拉起,卻看到內褲濕了一大片,中間還有一點點的紅色,「嘩!你怎麼濕了一大片,還流著血呀!?」美美真的給嚇到了,一臉不知所措;而Sarah更是一臉慌張,張大了口不懂得應對。

我的心就沈下了谷底,我的淩辱計劃才剛開始,我可是花了兩個月設計,還有很多點子沒有玩,可不能在這裡給弄翻呀!

我急急站起來,正準備打開通往新娘房的暗門,卻聽到美美笑說:「哎喲,你月經來了!今夜怎麼洞房?」

聽到她這樣說,我和Sarah都籲了一口大氣。

「不會這麼巧吧?!剛才還給文俊(她丈夫吧?)頂得很爽,濕了一大片的說。」

我真的有點佩服Sarah的急才,這也想得到!

「那你加條衛生巾進去啦,有帶嗎?」美美笑著問道。

Sarah從手袋裡拿出衛生巾:「有啦!我也知道差不多該來了,早就準備好了。」(嘩!還真的有啊!)說著就把內褲拉下,準備把它貼上去。

「嘩!這是什麼來的?」美美指著Sarah下體,陰唇裡震盪器外露的電線驚叫。

「這次真的完了!」我心裡不停的喊著。

(三)

「這……這……你不要問啦!」Sarah一臉不知所措的說著。

「你把什麼東西放進去了?快點告訴我啦!不然的話我自己拿出來看!」美美還真的把手伸過去要把那個震盪器拿出來,Sarah則急忙的把內褲拉起,左支右絀的躲著美美的手。

而我在密室內心煩意亂的,不知道該不該衝出去,「對了!必要時還可用那個嘛!」我想著就安心的坐回去沙發,看著美美和Sarah兩個你追我逐的。

可能因為Sarah的陰道裡放著震盪器的關係,跑不久便給美美拉著她的內褲,一把扯下到小腿,Sarah被內褲絆著,一個不小心就往前,整個人趴在地上,美美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把Sarah的內褲脫了下來,然後用自己的雙腳把Sarah的雙腳撐開,伸手拉著震盪器的電線。

「我要拉出來啦!」美美還故意戲弄Sarah地說著。

「不行啦……不可以拉出來啦!」

美美當然不管Sarah的叫喊,把震盪器一把拉了出來,掛著一副難以置信的臉孔,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而Sarah只是伏在地上不停抽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文俊放進去的嗎?」美美真的給嚇到,瞎猜著說。

「他是有點變態啦!說什麼方便今晚插進去,還不準我拔出來……」

哈!Sarah還真厲害,居然賴到她丈夫的頭上。這也難怪,變態的男人到處都是,總比跟人家說給強暴好多了。

「怪不得他剛才盯著我的內褲,真的想不到啊……」

美美居然還真的容易騙啊!對不起了文先生!

「我想可能是處女膜給弄破了才出血的!」Sarah見她好騙,順勢的說著。

「那不要放回去了!」美美露出憐憫的表情:「你今天還要招呼客人,這樣子你可受不了的!」

「不成啦!他知道會生氣的,你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好了!」Sarah一面委屈的說著,然後就走到那套綠色晚禮服的中間:「快點幫我穿上這個啦!我受不了會告訴你的了!」然後向美美展現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美美流露出一個佩服的表情,就慢慢地走過去幫Sarah穿衣服。

把這一切看在眼裡,我還真的蠻難過的,尤其是看到Sarah那個動人的笑臉,我不自主的想起,我不是答應過要她一生都那樣子快樂的嗎?我一直處處忍耐,過往不停的想些新點子,只是想她能夠像那樣快樂,我……我怎麼會做出那些傷害她的事,而且,今天是她的新婚……

「呀……新婚?!」

「對!那是她自己自找的,像她這種蕩婦!根本不用可憐她!你敢為了這個姓文的拋棄我!我可不會給你們有好日子過的!!」

想到這裡,我把暗門打開,把Sarah帶來的東西亂翻了一把,終於給我找到了她的備用內衣褲,還有一條粉紫色的T-back內褲,「想必是穿那套晚裝時穿的吧!不過,我可要全部收起來啦!」然後我滿意地走回密室,繼續餘下的好戲。

「新娘子出來了!」美美拉著Sarah那套晚裝裙的底部從新娘房走出大廳,隨即惹來一大堆忌妒跟淫邪的目光,而文俊就急得要死的跑了過去。

「你不是答應過我不穿這件的嗎?!」他責問著Sarah。

「我不夠吸引力嘛!要怪就怪你剛才做過的好事!」Sarah不屑的回應著。

文俊自知剛才把Sarah惹氣了,也不敢再多說,只好拖著Sarah到處招呼賓客。

在屏幕上看著Sarah兩夫妻一直忙著應付一大堆的賓客,迎賓啦、應酬啦、敬茶啦、拍照啦,安排賓客們的座位啦……忙個不可開交。而美美總是一臉耽憂的跟在旁邊,,看到Sarah稍有難色時,總會瞪著姓文那只龜公看,最好笑的是他也總是一臉抱歉的低下頭,想是為了盯著美美的內褲的事吧!可憐的他並不知道自己做了替死鬼!

有些時候,我還把那個震盪器開動,把Sarah弄得彎腰抱腹,害得他要一邊扶著面露難色的妻子,一邊應對著美美怨毒的目光。還有些男賓客總會盯著Sarah的胸部看,一面期待新娘子春光乍洩的目光,弄得他左支右絀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把一切看在眼裡,當然樂不可支,而且美美不時彎腰為Sarah把裙拉起的走光鏡頭,還有那個挺著屁股姿勢,真的恨不得把我硬直的陰莖插進去,想著今天晚上定要找個機會跟她來個一發才行。還好離跟Sarah約定的時間不遠,可要把這些慾念一併發洩在她身上!

過了不知多久,看到Sarah跟丈夫耳語幾句後,就拉著美美走了去洗手間。我看一看手錶,嘩!已經快八點半了,Sarah這個三八敢給我爽約,待會定要你好受!

「忙死了!廁所也不能去!早知道就旅行結婚好了!」Sarah一走進洗手間就對美美抱怨著。

「一生人一次,算了吧!我這陪襯的也快累昏了!你好歹也是新娘呀!」美美沒好氣的回著嘴。

「是啦!我欠你這輩子好了!」Sarah見美美面露不悅,就自己乖乖的打圓場:「好了,快上廁所吧!還要趕出去呢!」說著便跟美美各自的走了進去便格。

正當我想把美美所在的鏡頭放大時,我見到洗手間的門給打開了,進來的竟然是文俊的兩個兄弟,還各自的拿著掌型攝錄機。之後看到他們拿出一塊小鏡子偷拍兩個美女如廁的情況,我急忙打開了密門,站在女洗手間等他們出來。

過了不久,他們兩個急匆匆的走出來,跟我打個照面,就給我拉了進旁邊的男洗手間去。

我確定裡面沒有人,就把「清潔中」的牌子掛在門外,然後把門鎖上,跟著便板起面孔對著他們。他倆起初還裝作走錯了洗手間,直到我把他倆的攝錄機從口袋拿出來,他們才跪在地上求我放過他們,還說只要不告發他們,要他倆做什麼都可以!

「那你們等一下就藉機把這包迷藥給美美喝下去,然後一起把她扶進新娘房去,我保證不會告訴其他人,而且還有你們好處。」說完,我就把迷藥放在其中一個人手上往外走。

「對了!」兩個人聽到我說話,急忙回頭,「你們把皮包給我!」然後又是急忙的把皮包拿出來交到我手上,「還有,把你們的電話號碼給我寫下來!」之後我就獨個兒的往大廳走去。

當文俊遠遠的見到我時,便一直向我招手叫我過去,而Sarah則低著頭不敢看我一眼,然後瞪大眼睛才想起把約定給忘了。算了吧,待會兒我會一起算的!

「卓先生,你跑去哪了?你坐過去,讓我們給你敬杯茶!」待我走到他們面前,想不到他跟我這樣說。

「不用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Sarah經常說要結婚就得辦個一生難忘的婚禮,要不是你,我這個小職員怎麼能夠滿足到她的!不要客氣,來茶!」說著便把我拉到台上坐著,就那樣兩夫妻跪著向我敬茶。

這個白癡,我可是毀了你老婆的清白啊,還要向我敬茶!哈!!

Sarah當然一面不悅的把茶舉過來,我看得不爽,得意的向她調侃著:「這個婚禮有夠難忘嗎?」

「還好……」她低著頭,低聲應道。

「你好像不太滿意的樣子啊!」我咄咄迫人的問道。

「怎麼會呢?已經很足夠了!」她丈夫搶著說。

「你們放心好了,我還為你們準備了不少節目,待會我們進新娘房好好詳談吧!」說著便伸手準備接過Sarah手中的茶,同時用另一隻手偷偷的把震盪器給開動。

她手一軟就把茶給打翻了,倒得自己的禮服胸前濕了一大片,還把我們褲腳給弄濕了。文俊連忙向我賠罪,然後急拉著Sarah去換衣服,我慌忙的跟在她們後面,把文俊給拉著:「你有備用的褲子嗎?」我故意向他問道。

「我幫你問一下我弟弟有沒有帶來吧!」文俊說完就叫Sarah自己進去換衣服,自個兒的跑去找他的兄弟,留下Sarah呆呆的站著,不知所措的面對著我。

「你居然敢給我爽約,你真的不怕我把一切都公開的樣子啊?」

Sarah一聽我這樣說,嚇得一臉要哭的樣子。我看到那兩個偷看的兄弟把美美給纏著,而且又沒有人往這邊看,就把Sarah推了進新娘房。

「你想怎麼樣!」才剛上了門,Sarah就驚叫著。

我自顧自的把褲子的拉煉拉低,把陰莖掏出來:「我剛才還沒爽到,你還要我閉了這麼久,趁你丈夫還未進來,本想把你好好地插一下,可是為免你丈夫懷疑,只好借你的小嘴用一下羅!」說完就把她給按得跪在地上,使勁的插起她的嘴巴來。

她好像怕她丈夫隨時會撞進來,變得非常合作,不停地吸啜著我的陰莖,還不時用舌頭舔我的龜頭,想快點把我的精液吸出來。

果然給她這樣強攻之下,我很快就想洩了,當然我不會浪費掉我的精液,緊抱著她的頭說:「給我全部喝下去!」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浪射,把她射得一口都是,然後等她痛苦地把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後,我才滿足地走出去。

我走到外面找著文俊,推說有事要先走,然後偷偷的走回去密室,看那兩個色鬼的證件。原來一個叫文雄,一個叫文天,不是真的兄弟吧!?這可越來越好玩了!還真的來了兩個有意思的好幫手呀!

Sarah還呆坐在新娘房,好不容易地站了起來,發現美美始終沒有跟進來,只好挑了一件及膝的淺紅色晚裝自己換上,正好要出去的時候,卻跟扶住美美進來的兩個色鬼打了個照臉。

Sarah見到美美快昏的樣子,一時也不懂得怎麼應對,反而是兩個色鬼搶著說:「剛才她突然說頭暈目眩的,叫我們把她帶進來休息一下的。」(應該是喝了我的迷藥啦!)

「不……好……意思,可能……太……太……」累字還沒有說出口,美美就昏睡過去了。

「嫂子,那現在您怎麼辦!酒席快開了!」文雄問道。

「卓生呢?」

這個三八懷疑是我搞的鬼主意吧!?

「剛才走了,哥還送了他出去!」兩個人異口同聲的答道。(媽的,還真的是親兄弟!)

「那把她放在椅子讓她休息一下吧!她睡醒會自己出來的了。」

當他們把美美安頓好後,便走了出去。我從密門走了進新娘房,偷偷的把門鎖上,為免看不到有人走近新娘房,我把美美抱到密室的沙發上,然後架好向文雄他們沒收的攝錄機,開始享用這要我閉了一天的美人。

「美美,因為我怕有人會發現我們的好事,只好快點完事啦!反正你沒有兩個小時是不會醒來的,要怪就怪你認識Sarah那個賤人啦!」說完,我把美美紅色的短裙拉到胸上,露出那標緻的身段。

她胸圍比Sarah還要大一點,上面穿著黑色的蕾絲胸罩被我往上一拉,露出了一對大乳房,那對乳頭卻真的大了一點,而且看上去也沒有Sarah的乳房那樣結實,還好乳頭是粉紅色的,看得我還是一口咬了下去。兩隻手也閒不到哪裡去,往她全身亂摸一通的,原來她不止乳房軟軟的,全身都像棉花糖般軟綿綿,而且陰唇還是粉紅色,閉合得緊緊的,如果不是情況不容許,真的要把她好好幹上一整晚!

我看到外面的準備要吃第二度菜,我想下一度菜後Sarah就要進來換衣服啦!所以只好掏出自己的陰莖,把美美的內褲往旁邊一拉,撥開她那緊閉的陰唇,把龜頭慢慢的插進去……

「媽的!怎麼這麼難插,上天不是為了補償我,一天給我幹兩個處女吧?」我心裡暗爽,腰部更用力的往下插,美美「嗯嗯呀呀」的輕歎著,還以為在做夢吧?

「天呀!真的要感激您!」我頂到了美美的處女膜!果然是處女,「難怪人家都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說著便使勁地戳破了她的處女膜,一直插到陰道盡頭,然後不斷地來回抽插著。

可能是第一次的關係,插了差不多兩分鐘我就感到快要洩了,只好停著忍耐一下,往她兩個乳房不停的攻擊,直到想射的意欲減低了很多,才再次猛烈的來回抽送。而當美美「嗯嗯呀呀」的輕歎聲變得越來越急促,我終於舉白旗投降,把我要射出的精液全部往她陰道裡面噴。

「雖然很累人,可還真的是有夠爽的!」我邊說著,邊把我的陰莖往美美的口裡插,把殘餘在陰莖的精液往她她裡送,順道清潔一下附在陰莖上的精液,怎知道這樣一插,我的陰莖又硬起來,可是想到時候差不多了,也只好不捨的站起來做善後工作。

我趕忙把美美抱起來坐著,把她的內褲脫下放在她的陰道外,不斷按壓著她的下腹部,把大部份的精液放出來,直到再也沒有精液流出來了,然後幫她穿上Sarah的粉紫色T-back內褲,才把她的胸罩褲跟衣服拉好。

我往屏幕那邊看,發覺第三度菜也差不多吃完了,Sarah果然拉著她丈夫往這邊走,我急忙的把美美抱回去,把她放好坐著,還故意的把她的雙腳微微張開,然後急急的跑去把鎖打開,再跑回密室把密門關上。

「剛好!」就在密門關上的同時,Sarah也把新娘房的門打開,而跟著來的文俊明顯已喝了不少酒,連走路也有點不穩,需要Sarah扶著走。

「不能喝就別喝那麼多嘛!還好吧?」Sarah說著便把他扶到美美對面的椅子上坐著,自己卻忙著換衣服。才把拉煉拉下來,好像終於想起還插在陰道裡面的震盪器,楞住一動也不動,過了一會才面對著她丈夫,往拉煉把手插了進去,偷偷的把震盪器給拉了出來,接著把晚裝連內褲脫了下來,全身赤裸的對著她老公,然後小心的把內褲跟震盪器包在晚裝內收好。

正在找備用內褲時,她丈夫猛地把她從後抱起,不安份的往她身上亂摸,摸到她的下陰時,我才驚覺她已把陰毛修剪過,多餘的雜毛都不見了,而且由倒三角形剃成直直的一行,是想給她丈夫一個難忘的第一次吧!她丈夫當然看得忍不住,從後把她抱起放了在桌上。

「你也想要了吧?」文俊邊說邊把發漲了的陰莖掏出來,想把嚇得不懂應對的妻子來個就地正法,怎知卻換來狠狠的一巴掌。

「你少變態了,美美也在這裡呀,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過來的!」說著把她丈夫推開,自顧自的穿起衣服來。

文俊只好乖乖的再坐回去,看著對面礙著自己大事的美美,狠不得把她掉出去,卻無然中給他瞄到紅色短裙內明顯的粉紫色部份,看到雙眼像要掉出來,完全不管他妻子就在不遠處。

不知道Sarah是否給人看得太爽,或是找不到內衣的關係,居然換上那件粉紫的晚裝。這件晚裝胸部的中間開了一個洞,而且我偷偷的把這套裙的尺寸拿了去改,變成了貼身晚裝,裙子改短到剛好蓋到屁股,連胸墊也換成最薄的一種。待她穿上身才發覺太暴露了,胸前兩點明顯的突起來了,而且裙子這麼短,走動的時候圓渾的屁股總會往外露出一點,而且坐下時露出的也就更多,短得差不多要見到下陰。

「嫂子,衣服換好了沒有?爸媽說要給賓客敬酒啦!」正當Sarah猶豫不決的時候,文雄那個色鬼在外面叫著。

「等一下,快好了!」Sarah急著應道,然後把帶來的袋子翻了又翻:「至少也得穿件內褲呀,明明有帶來的,你過來幫我找一下啦!」說著往她丈夫那邊看,卻給她看到自己的丈夫不知道看什麼看得那麼專心。

朝著他的視線看,卻給她發現美美黑色的內褲變成了粉紫色的,很像自己不見了的其中一件內褲,一面疑惑的正想過去證實,卻又想起丈夫還在,就板起面孔把他給趕了出去。

當她拉起美美的短裙,發現那條真的是自己的內褲時,不停的把美美搖著:「你怎麼拿了我的內褲來穿嘛?你醒醒啦!」

「嫂子!好了沒?」文雄又在嚷著。

「好了!」說著把美美的內褲脫了下來,穿在自己的身上,然後把美美的裙子拉好,再看看自己胸前的兩點沒有突得那麼厲害,就急得要死的往外走。

「美美還沒有醒過來嗎?」Sarah一出門外,文雄就假好心的問道。

Sarah瞪了站在他旁邊的文俊一眼:「睡得死死的,就算給人佔了便宜也不會知道的啦!」

之後文俊拉著Sarah不停賠罪,文雄則跟在旁邊盯著Sarah看,一副要把她吃下去的樣子。

其後,Sarah和文俊拉著大堆人開始敬起酒來,也不知有多少道目光往Sarah的身體亂掃,看得她渾身不自在的。

好不容易才回到主家席坐下,丈夫卻又被灌得死死的趴在桌上,一班兄弟姊妹還跑過來說要玩新郎新娘,Sarah沒他們辦法,跟他們往台上走,文俊的父母說新郎這樣趴著睡太難看,就吩咐他弟弟把他扶進去新娘房休息,文雄好不容易的把文俊安頓好,就趕著回去加入大夥兒的遊戲。

正當Sarah回答著一些沒有太多人關心的問題時,原本不省人事的文俊卻突然張開了雙眼,跑過去把門鎖上,然後走到美美旁邊,打量著她的身體。

「美美!美美!」文俊不斷搖著她試探的叫著,見她依然睡得死死的就大膽起來,拉開了她的雙腳,發現她的內褲給脫了,興奮得一頭裁了下去,也不管她是否會醒過來,伸出了舌頭往她陰道不停的舔。

「原來味道是腥腥臭臭的。」顯然這個姓文的沒有經驗,吸著我的精液也不知道!

過了不久,他摸夠了就掏出陰莖,把美美拉低了一點,然後擡起了她雙腳,一副準備要插進去的樣子。

「要怪就怪你剛才礙著我們夫妻洞房,只好先拿你抵住我的慾望!」說完就真插了進去,然後不停地抽插著。

過了差不多三分鐘,我偷偷的把釋放迷煙的掣按下,直到文俊暈倒了,我才戴起了防毒面罩走了過去,看到軟趴在美美身上的又俊,我得意的笑了:「原本是為了預防萬一才裝上這個的,還真想不到弄到這麼意外的收穫啊!」說著把房間內的抽氣機給開了。

過了差不多五分鐘後,我才把防毒面罩除掉,撥了個電話給文雄:「我是卓賢,你們那邊玩夠了沒有?」

「還有幾個遊戲。」文雄戰戰兢兢的答道。

「十分鐘後,你跟文天兩個把Sarah帶過來新娘房,我跟你們玩更精彩的遊戲!」說完我就把電話掛掉,走過去準備把文俊叫醒……

(四)

文俊給我打得面頰通紅,才倦極的把雙眼睜開,見到面前的美美,下意識的又抽插起來。過了不久才發現在旁邊一直盯著他們看的我,才猛的站了起來,求我不要告訴Sarah。

「Sarah是我的朋友,我怎麼能不告訴她自己嫁了給一個愛偷吃的人,而且你好搞不搞,還搞上了她的朋友,我肯幫你,美美也不會放過你呀!」

「美美從以前就喜歡我,也不知勾引了我多少遍,只要你肯答應,她那邊肯定沒有問題啦!」

他媽的!我真的怎麼樣也沒想到,面前這個白癡既沒我帥,只是一個受薪階級,雞巴也沒我的長,我真的不敢相信,可是見他一副吃定的樣子,我又有點動搖了。

「憑你!?」

「這個年頭選老公流行老實型吧!」他得意的說著。

我給他氣得要死,一拳的往他面上揮:「他媽的!你在求我,還給我在這裡自鳴得意,你真的想我告訴Sarah的樣子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我求求你,不要告訴Sarah,你要我怎麼都可以啦!」倒在地上的文俊知道把我惹火了,急得跪地求饒。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啊!」callout紅不讓大成功,「Sarah等一下會進來,你乖乖的聽我的說話,我保證你可以把剛才沒有做完的完成!」然後就把一張咭紙放到他手中。

「這太過份了吧!」文俊把那張咭片看完後,一面難以置信的看著我。

「那我只有把我剛才見到的告訴Sarah啦!」

「你迫人太甚啦!」文俊一面不在乎的:「那你說呀!看她相信你還是相信我!?」

「哈哈!你看看這個吧!」我把電視機亮著,屏幕播放著他剛才幹美美的影像,他自知大勢已去,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過了差不多五分鐘,Sarah跟著文雄、文天兩兄弟走了進來,見到應該走了的我,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過了很久才強擠出一個笑容:「你不是說有事先走嗎?怎麼又回來了?」

「我想起忘了玩新人啊!」我得意的笑著。

「那你還是晚了,剛剛已經過了!要你白走一趟了!」Sarah露出了更得意的表情。

「你放心好了,我為你們準備的遊戲一定更精彩,而且你丈夫也答應了參加這個遊戲,不過,你不願意的話就算了吧!」說完後我把另外一張咭紙交到她手中,這一張基本上跟剛才給文俊看的一樣,只是加了「不想你丈夫知道你已經被我幹過……」那一堆迫脅性的句子進去而已。

「你真的已答應了嗎?」Sarah把那張咭紙看完後,一臉震驚的問她丈夫,卻看到文俊連正眼看著她回答也不敢,只是無力的點頭,看得她面如死灰,低下頭不停的流著淚。

我見她一直哭過不停,只好開口催促她:「我可等得不耐煩了,玩,還是不玩!?」

「你可以先把他們叫出去嗎?!」Sarah自知沒得選擇,指著文雄兩兄弟說,文俊也急著和應道:「她始終是他倆的嫂子,始終不太好吧!」

「哈!就是他們在才好玩呀!」說著我板起了面:「你們再跟我討價,我就讓他倆把剛才還沒有玩到新郎的人都叫進來!」

她倆給我這樣一嚇,就不敢再說什麼,然後我走了過去,把我早準備好的兩套眼罩跟隨身聽拿了出來,吩咐文雄、文天幫她倆戴好,之後把椅子搬到美美旁邊,拉著Sarah坐了過去。

「這個遊戲是為了考驗新郎對新娘的瞭解程度。」我得意的向文雄兩兄弟說著。

「這可普通到極點啦!」文雄一臉個沒趣的應道。

「哈!可是新郎只可以用舌頭去分辨,而且不準舐到胸部以上、陰唇以下的部位!」他倆聽我說完,立刻換了一副急不及待的樣子。「好啦!過去把美美跟Sarah的衣服全部脫掉,然後把她們雙腳分開綁在椅子兩旁!」

「這可不太好吧!」文雄裝著君子的嘴面:「她畢竟是我的嫂子啊!」聽得Sarah一臉感激,真的有兩下子的。

「那就換我來脫吧!」我見他這麼聰明,故意幫他一把:「不過我不敢保證我的雙手不亂摸啊!」

Sarah聽我這麼一說,反過去求文雄幫她脫衣服,免得給我蹂躪。文雄這個變態還真的有夠厲害,裝著一臉不情願的走了過去,一邊拉著Sarah的裙子兩邊,一邊還裝君子的把眼睛閉上,然後把Sarah的晚裝慢慢往上翻。可是這套晚裝真的太貼身了,便宜了文雄的雙手,一直貼著Sarah的身體,翻到了胸部時,還裝作卡得太緊,把手伸到她的胸前拉,雙手壓得胸部的肉往兩邊擠,文雄顯然不能自拔,一動也不動的。

Sarah給他的手一直壓著,變得臉紅耳熱,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最後受不了,才不好意思的催促他趕快脫,文雄這才像如夢初醒地,急急的把晚裝脫了下來,還過頭問我:「這樣子好了吧!?」

我當然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把內褲也脫掉!」

他一聽到我這樣說,就把雙手往Sarah的內褲兩邊往下拉,怎知道那條T-back內褲的帶子被屁股的兩團肉夾得死死的,文雄就叫Sarah把雙腳分開一點,怎知道Sarah才剛把腳分開,他就一手從她下陰穿到後面,嚇得她立刻把腳合緊,把文雄的手貼住了自己的陰戶,文雄見機不可失,裝作要把手拉出來,用手磨起她的陰唇來。

Sarah不知道是否給他摸得太爽了,雙腳夾得死死的,還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文俊發覺不對勁,喝著叫文雄正經一點,他才急急的把內褲拉下,然後把Sarah綁好在椅子上。

再看看旁邊的文天,早就已經把美美脫了個赤溜清光綁好,我就把文俊拉到Sarah的旁邊:「你先用舌頭找出你的妻子,確定以後再告訴我。你選對的話就可以提早洞房,不然我就要代替你羅!」然後把他跟Sarah的隨身聽開著並調到最大聲,準備看這一場好戲。

「大哥為何這麼聽你的說話!?而且好像一定會猜到的樣子!?」文雄這才懷疑的問道。

「他剛才裝醉把美美搞上了,卻不幸給我撞破!」我看著在死命舐美美的文俊:「而且她才剛給插過,陰道一定比較闊啦!」

「怪不得他不怕嫂子給你搞上啦!」文雄露出一副佩服的神情。

「可是不管他猜對與否,我也把Sarah搞定啦!」然後告訴文雄兩兄弟下一步計劃。

(五)

我看著已經轉了過去舐Sarah的文俊:「好了!也差不多啦!」說著便走了過去把文俊給拉起,調低了他的隨身聽的音量,而文天則把Sarah那一部關掉了。

「左邊還是右邊?!」我怕文俊聽不到,大聲的問著。

文俊自信滿滿的說:「左邊!」當我跟他說他答對了的時候,他更得意的笑了,Sarah也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

「那就唯有請你們即場洞房啦!」

「那勞煩你們在外面等啦!」文俊一心想打發我們。

「那可不成,要做就在我們面前做!」我得意的笑著道。Sarah聽我這麼一說,嚇得不停搖頭,文俊也只是一心想解困,便推說還要出去招呼客人,不做了!

「不行啦!我正看得興奮,我等這場真人表演等很久了。」我走到文俊的旁邊偷偷對他說:「還是你想Sarah知道你剛才幹的好事!?而且也為你的老二著想吧!」

「如果我連這個都答應你,我老婆可也會惱我一輩子,你做個好心吧!」然後他一面堅決的對著我說:「這個我死也不會答應!」

我也想不到他真的敢跟我反臉,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想呀想,終於給我想到一個更好玩的方法,然後對著文俊說:「那你給我把美美幹掉好了!」

「不!剛才已經是很過份了!我拜託你,這本來就跟美美沒有關係的呀!」Sarah給我嚇倒了,不停的搖頭向我求饒。

「哈!你剛才只會顧著害怕自己被看光,有沒有想過美美呀!?到現在才裝姊妹情深呀!裝給誰看呀!?」

Sarah給我這麼一說,登時無言以對,我越說越高興:「你放心好了,剛才還有人跟我說,美美早就看上你丈夫啦!而且勾引過他不知幾次,我這可是幫她完成心願,她知道了還要感激我呀!」

「文俊!這是真的嗎?」她真的接受不到,祈求文俊給她一個滿意的答案,可是一直聽不到任何聲音,等得久了,還一臉絕望的哭著,而他丈夫只能呆呆的站著,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見事情這樣子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再加一點壓力:「好啦!如果你們不想美美被干,文先生也不想表演給我看,那不如換我表演,跟美麗的新娘來一發好了!」

這一著果然有效,文俊一心保護妻子的清白,無奈的答應我跟美美幹一場:「不過,你要先把我妻子放出去!」

「好吧!她進來太久也會惹人懷疑,文雄、文天,你倆先跟Sarah出去吧!」

「不要!如果你敢跟美美亂來,我可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

「你再待在這裡,我就再也忍不住了!」我說著還向文雄使了個眼色,那色鬼果然知我心意,向Sarah推說著大哥只是為了她不要再受辱,不要再叫大哥難堪之類之類,拉起她穿衣服去。

我見Sarah那邊大致搞定,就吩咐文天把Sarah的隨身聽拿去幫美美戴上,順道把她的雙手綁在椅背,免得她等一下醒來破壞了我的計劃,然後等待文雄他們出去……

「好了,該走的都走了!」我邊向文俊說著邊把美美拉低一點,直到她屁股懸空,頭部頂著椅背,我才叫文俊把他那發硬已久的陰莖插進美美的陰道。我見他左支右絀,費了一大堆功夫才插進了陰道,美美的雙眼卻在這時候微微的震動了一下,我想她也快醒了,也就只好加快進展速度。

「我只說過給你幹他,就是說只能夠干,雙手不能亂摸!而且我也怕看得興奮的時候你給我發難,只好把你綁住啦!」我說著把文俊的雙手也綁到椅背的頂端,他卻出乎意料的合作,一點反抗也沒有。

「為免你們給外面的聲音影向雅興,我會再把隨身聽的聲音調高,不過你可不要叫得太大聲啦!」說著把美美的隨身聽開著:「你聽到音樂後就可以自由發揮啦!」我把他的隨身聽的聲音也開著,然後走到美美躺著的椅子後面,欣賞這一場好戲。

「呀……!!」文俊插了不久,沈睡多時的美美終於醒了。看著面前這個男人蹂躪著自己的下體,而且自己一絲不掛的被綁著,不期然的發出一輪驚叫聲,文俊給她嚇得動也不敢動,不知如何是好。

「哎呀!怎麼會是你!?還戴著那個鬼眼罩!」看來美美已把他認出來了:「以前總是一副老實人的樣子,拒絕了我好幾次,現在又把人家弄成這樣……」(他媽的,想不到他說的都是真的!)

「你把我的玉潔之軀給沾汙了,你怎麼賠我?……」(我就是看不到她的表情,也知道她是一個騷貨啦!)

「你怎麼不答我呀!?這是幹什麼的,還開這麼大聲!怎麼連你也戴著!?你跟Sarah也是這樣做的嗎!?」她還是一直說個不停:「你不會也聽不到吧!答我一下好嗎?喂……!!」(還真的有夠煩的!)

「嗯……你不要一直不動好嗎?撐得我好辛苦呀!喂……動呀!」說著還搖著自己的屁股,然後還挺起了腰肢,抽插起來。

一直呆著的文俊,收到她這樣的回應,也知道搞定了,就把停了半晌的陰莖再次急促的抽插起來……

「啊……好……好爽……呀!我……我……爽死……死啦!」美美給她插得浪叫聲不絕,直到差不多五分鐘之後,文俊又一輪急攻之下,才軟趴在她身上,兩個人氣急敗壞的喘氣,我就趁這個機會偷偷的把他倆的隨身聽的遙控器關掉。

「呀……呀……我……我愛……愛死你……了!」美美還閉著眼沈醉當中,而文俊也好不到哪裡去,一直趴在美美胸前喘氣,並沒有發現音樂已經停了。

「嗚……嗚……嗯……嗚……」

「你是給我幹得太高興,喜極而泣啦?」文俊聽到有隱弱的哭聲,嘲笑著美美。

「我……我是很……很高興啦,可是還沒有要哭……的程度啦……你聽錯了吧!?」

「嗚……嗚……嗯……嗚……嗯……嗯……」

「還裝!我可是聽得很清楚啦!」文俊露出更得意的樣子說著。

「那是你老婆啦!」我突然走了過去,隨即把他的眼罩拉掉了,當他眼睛適應過來,見到面前哭成淚人似的Sarah,嚇得連臉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而美美見到我先是一聲大叫,然後聽到Sarah也在,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幾個人一直僵持著,而我則樂坐在一旁等看好戲。

「你們可對得起我!」哭完了的Sarah首先發難,文俊就一直賠不是,說什麼迫不得已……

「你還敢說被迫,剛才你可是樂翻天了!還在打情罵俏!」Sarah越說越氣,文俊也自知理虧,低下頭不敢再說什麼,Sarah隨即轉移目標:「我一直當你如親生姊妹,你卻一直在打我老公主意!」

「親生姊妹?!」一直傍著她的美美聽到Sarah這麼一說,立刻氣上心頭:「你還真敢說,想當初是誰先看上文俊,又是誰說幫我搭路,然後把他給搶走了?!」

「我可跟你談過,要怪就怪你當初裝好人、裝大方!」

「對!我就是後悔當初裝好人,才一直萬般不願的也待在你旁邊,等一天你回到那個白癡有錢人身邊,可是他還真的有夠爛,連文俊也鬥不過!」美美這個三八還罵到我的頭上。

「哥!爸媽說要送客了,你們好了嗎?」就在她們罵個不停不休之際,文雄兩兄弟在外面吵著。Sarah不知怎的跑了過去開門,然後把他倆拉了進來,又急忙的把門關上,門才一關上,又趨促著Sarah她們快點出去。

「你快把衣服穿好!」Sarah邊說邊把文俊的雙手解開,把美美放著不管,然後自己忙著補妝,待一切弄妥後,拉著文俊正要出去,卻給盯著美美發呆的兩個色鬼擋住了門口。看了他倆一會,然後好像想到什麼似的回過頭看著我:「你說過要我難忘的,還記得嗎?」

「記得!」我猜到她想幹什麼,看著文雄兩兄弟說著:「你們可要好好聽嫂子的話。」文雄這個老奸巨滑明顯也猜到了,只是文天還是呆著點頭。

Sarah先把文俊推了出去,然後對文雄兩兄弟說:「你們兩個可以把美美好好的幹個夠,知道嗎?」

他倆聽完,急不及待的走到美美身旁亂摸一通。

「呀……不……不要!」美美嚇得不停大叫:「卓生,救救我!」

「我只是一個爛透的白癡,幫不到你啦,哈……」說著就跟著Sarah往大廳走去。

(六)

「女人還真的惹不得啊!」我向著走開不遠的Sarah說著。

「你不是最喜歡看那些場面嗎?怎麼跟出來了!?」Sarah一臉不屑的向我回了一句。

「哈!你可真的搞不清立場!我的目標可是你呀!」我得意的笑著:「剛才看得過癮嗎?能告訴我看著自己深愛的人跟別人做愛是什麼感覺嗎?」

「你不要再說了好嗎?」Sarah眼眶裡的淚水又像要湧出來的樣子,好不容易才止住了,激動的對我喝道:「你是要把我逼瘋才高興嗎?!」

「你不想說就算了吧!又何必那麼激動!」我一臉不在乎的:「反正還是會有人告訴我的,我也不急著知道啦,你還是快點過去吧,客人都在等了!」說完我就留下了一臉困惑的Sarah,自顧自的走到一旁坐下。

差不多過了三十分鐘,那些賓客才走光了,Sarah兩夫妻的父母走了過來說了一大堆客套話,而她們兩個站在一旁一臉死灰的看著我。過了不知多久,文俊的父母發現文雄兩兄弟不見了,嚷著要找他們,我推說剛才見過他們,匆匆忙忙的走了去新娘房找他們。

當我走進了新娘房,看到美美雙手還被綁住,被噴得全臉都是精液,而且紅腫的下體還一直倒流著白濁的精液,雙眼卻出乎意料的倔強地盯著天花板,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

「你可錯過了一場精彩大戰,這個女的可真的緊得要命!」坐在一旁抽煙的文雄見我進來,眉飛色舞的向我說著:「可是這女的還她媽的倔強,怎麼插都不肯叫,害我們兩兄弟連干了三次!」(怪不得腫成那樣啦!)

「你們的父母在找啦,快點出去吧!」我催促他們出去,免得外面的人起疑心:「我在這裡做善後工作,你們要設法把外面的人都趕走,當然,Sarah兩夫妻要留下來!」

當我說完,他倆連跑帶跳的走了出去,留下我跟美美兩個人。我看著美美還真的有點難過,畢竟我的第一次經驗是在她身上得到的,而且她兩個小時之前還是一個未嘗人道的少女,現在卻被玩弄成這個樣子……

我看得久了,心裡一種內疚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不自覺的拿起了毛巾往她身上抹,然後把她雙手的繩解開,怎知美美突然撲上來抱著我,一直哭個不停。

過了不久,她又突然止住了哭聲,逕自的走了開去穿衣服。「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待她把妝化好,突然這麼對我說著,而我只懂呆呆的看著她,然後示意叫她繼續說下去:「我剛才所受的折磨,我要原原本本的給Sarah那個賤人嘗一遍!」

「女人果然不好惹啊!」我立刻擺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這個可好辦,不過待會你可要好好的按我的計劃實行。」

待我把計劃的大概告訴美美後,我就拉著她往外走,看到差不多所有人也走了,只剩下文雄三兄弟、他們的父母跟Sarah幾個人,跟我的待應不知道在吵什麼。

待我走近他們,才知道他們在吵價錢跟當初說好的差太多了,當然這都是我的主意啦!

「怎麼這麼吵啦?」我故意的向他們嚷著。

「卓賢,你看看,怎麼跟當初說的差了這麼多!?」Sarah急得如熱鍋螞蟻一樣拉著我責問起來。我假意的向侍應手上拿過帳單,隨便看了一會,便偷偷的向侍應打了個眼色。

「卓生,他們的賓客開了不少紅酒,而且全都是最高級的,所以才會這麼貴呀!」待應急著向我解釋,當然,這也是我事先安排的啦!

「可是當初說好酒水全免的!」文俊理直氣壯的對我說著。

「我有跟賓客說過,只包汽水跟啤酒而已!」侍應立刻回上一句。

「你們也聽到吧!這我真的沒辦法啦,我不可能叫我爸做虧本生意吧!」我裝作無奈的向他們說著。

「你幫忙想個辦法好嗎?這麼貴我們怎麼付得起啦!」Sarah拉著我哀求道,文俊的父母也哭著向我哀求。

「好啦,我叫他們再算一遍,順道打個電話給我爸,看看有沒有轉機吧!」然後我隨便撥了個電話,胡亂的說了幾句話又把電話掛掉:「家傭說我爸剛去洗澡,我等一下再打回去好了。」

「那要再等多久?」Sarah焦急的向我問道。

「我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我一面著緊的說著:「我想你們先回去吧,你們也忙了一整天了。」

Sarah急著回話:「不用啦,不知道結果回去也是睡不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後悔自己錯過了逃脫的機會,卻一時間想不到補救方法,良久才把張開的嘴巴合上。

我趁機向文雄打了個眼色,他也真的知我心意,嚷著怕父母累壞,說要先送他倆回去休息,我也順水推舟的說:「你們就先回去吧,放心好了,我爸只有我這麼一個不肖兒,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反正我們待在這裡也是幫倒忙,」文老先生對著他老婆說:「我們先回去吧!」說著把他老婆拉起,拖著文雄往大門的方向走,到了大門前又回頭嚷著:「俊!記得早點回來,新婚之夜可不能待在外頭!」然後看了看手錶:「一點前要回到家,知道嗎?」當他看到文俊用力的點頭,才滿意的走了出去。

我看看手錶,知道剩下的時間不多,就走了開去,撥了個電話給文雄:「記得速去速回,等你!」然後吩咐在收拾東西的員工下班,準備最後的節目。

「我重新算了一遍,而且跟我爸商量過,最便宜也要這個價錢!」過了差不多十五分鐘,我拿著新的帳單回去。

「這還差十萬有多啊!」Sarah驚叫道。

「其實這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大數目啦!只要你們把最後的遊戲完戍,我分文不收也可以。」

「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文俊氣得發瘋:「我可不會再受你擺佈,大不了被拉去坐牢!」

「那你們兩夫妻跟兄弟們一起坐好了!」一直沈默不語,自個兒坐在一旁的美美終於在最適當的時候開腔了:「強姦罪跟教唆罪也差不了多少,出來再當夫妻好了!」

Sarah她們一直在擔心著帳單的事,明顯的沒有發現美美的存在,給她這麼一說,剛才的倔強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美美見機不可失,立即補上一句:「想一家平安,就把這個遊戲玩完!不然我可要報警了!」說完,還把幾張我事先交給她的咭紙放到她們三個人手上。

Sarah跟她丈夫看完,面色死到不能再死,而文天卻禁不住露出興奮的表情。然後美美還故意的向她們問道:「雖然你們已經沒有選擇的權利,不過我也不想強迫人,如果你們不想坐牢,又願意的話,就請先上台準備!」

她們三人見已勢成騎虎,只好乖乖的往台上走去。

我跟美美把四張椅子背對著大門放好,然後吩咐文俊兩兄弟把所有的衣服脫光,再把他倆綁好在椅上,又把眼罩跟隨身聽往他們三個人身上戴好,一切準備妥當,就只等文雄那渾蛋回來……

再過了差不多五分鐘,文雄那色鬼滿身大汗的趕了回來,我把一切大概講述之後,也把他照樣綁好,然後我自顧自的把衣物脫清,坐到剩下的一張椅子上。

「你也看清楚面前的幾個人了吧?」美美得意的向Sarah說著:「那你等一下好好的找出文俊啦!」然後也幫她把眼罩跟隨身聽戴好,雙手綁到背後。

「這裡有四張咭片,分別代表他們的號碼,你抽到的就得幫那個人吹簫三分鐘,吹不出來就得脫一件衣服,猜錯也脫一件。脫光了還猜不著,我就在你身上加些小玩物,直到你猜到文俊為止!」

「為免你懷疑我全心作弄,你抽咭的時候,我會把你的眼罩脫掉。」美美對Sarah解釋著說:「不過,當然要背對他們啦!」說著便把她的眼罩拉高,把幾張咭片遞了過去。

「一號!」美美把Sarah交到她手上的咭片號碼大聲念出來,然後把她們四個人的隨身聽給開了,再把Sarah原地不停轉了起來,直到她不支倒地後才拉到我身邊,把她的嘴對準我發漲挺硬的陰莖,跟著又急步的住文俊前面跪了下去。

(七)

Sarah不知道面前用陰莖頂著自已嘴唇的是誰,一直遲遲不肯張開口,美美也只好跟著呆呆的用嘴把文俊的陰莖頂著。很快的三分鐘就過去了,美美只好把Sarah拉起,然後急忙的把幾個人的隨身聽關掉。

「哈!既然你這麼守婦道,也只好請你脫啦!」美美邊把各人的眼罩拉起:「要脫哪一件?說吧!」

Sarah臉如死灰的呆站著,良久也說不出半句話來,美美等得不耐煩:「你不選,就讓我來選好了!」說著還把剪刀拿起,抓著Sarah的衣服的胸口,一把剪了下去,把她的衣服左右分開了兩半。

「呀!不要……!」Sarah的晚裝內只穿著那條粉紫色的T-back內褲,嚇得急急的跪在地上以雙腳護住坦露的胸部,美美卻還不放過她,把她的衣服往後拉,弄得她的雙手被往後高高的舉著,兩個美女玩起角力來。

「呀……!」Sarah雙手被長期往後拗著,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終於過了不久,把身體慢慢的往後仰,露出了那對碗型乳房,而且雙腳也不自覺的微微張開,看得我差點忍不住了!

我看著文俊那個色鬼,自己的妻子被淩辱,卻一點阻止的意思也沒有,陰莖竟還高高的挺著。文雄、文天兩個可能還沒有回過氣來,陰莖只懂微微輕顫,完全沒有站起來的能力。

我看也鬧得差不多了,就開口催促美美:「快點來第二個吧!」

美美吐了吐舌頭,才把Sarah的衣服剪掉,然後又把咭紙拿起:「第幾張?」

「左手邊第一張。」Sarah低下頭喚道。

「二號!」美美看了看咭片,然後又忙著把各人的眼罩跟隨身聽弄好,又把她轉了起來,當然,最後又是把被轉得昏頭轉向的Sarah帶到我面前,並把她的頭按了下來。

不知道Sarah是否怕內褲被脫掉,這次變得異常積極,一巾到我的陰莖就張開口吸得死死的,然後不停的上下套弄,舌頭也靈巧的舐著我的陰莖頂端。就在這個時候,我故意向美美說道:「還好她不知道剛才的是文俊,不然那個色鬼忍不住噴得她一口精液,我現在就沒有這麼過癮!」

就在我剛說完的時候,Sarah急促的動作忽然止住了,我知道美美不負我所托,故意沒有把Sarah的隨身聽弄開而讓她聽到我的說話,我知道往後的計劃可放心交託美美了。

我越想越爽,不期然把陰莖在Sarah口中抽插起來,加上她那幾近全裸的肉體誘惑和剛才的鬧劇,我終於忍受不住,雙手按著她的頭,把精液全射到她口中,然後一把拉開了她的聽筒:「給我全部吞下去,不然就把你老公的眼罩拿掉!」

她聽我這麼一說,苦著面把口中精液全部吞下。

「恭喜你,成功了!」美美重複著之前的動作,然後把剩下的兩張咭片放到Sarah面前:「左邊還是右邊?」

「左邊……」

美美聽到Sarah這麼一說,就把她拉到了文雄旁邊,隨隨便便的念了聲四號,然後又忙著把一切準備動作做好,而為免她起疑心,這次也把她的隨身聽開了,然後把她拉到文雄的面前按了下去。

這次Sarah始終難逃厄運,因為不管她怎麼努力舐弄文雄的陰莖,甚至乎當他看著Sarah被脫至全裸,他的陰莖還只是勉強的大了一點。而文天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經過Sarah一番努力,陰莖在最後的時候才挺起,在還沒有爽到的情況下,小桃唇的主人已被拉起,準備接受最後的懲罰。

Sarah看到美美倒得一地都是的性玩具,面如死土的站著,美美左挑右選,一時把乳頭夾拿起,一時又把特大號的電動陽具拿起,也不知玩了多少遍,把Sarah嚇得花容失色,淚水直流,才照約定把那罐花了我二十圓的催情膏拿在手中:「就這個吧!」

「這是什麼來的?」Sarah看著美美把一堆藥膏擠在兩指上,嚇得不停往後退。

「很快你就會知道的啦!」美美一個箭步往前衝,把她拉倒在她上,然後用兩隻腳頂開了她的大腿,把膏藥塗進了她的陰道內壁:「好了,現在你可以猜哪個是你丈夫了!不過你可要小心選,等一下你還要跟你選的那個來一場真人表演啊!」

文俊像怕Sarah選錯,不停發瘋的叫著:「不……你千萬不要選,不要啊!」直到他聽到Sarah大聲叫了「一號!」才開懷的笑了起來。

「哈!我真的有點失望啦!想不到會給你猜到!」我走到了文俊的身旁,把錄音用的咪高峰接到他的隨身聽:「為了讓你太太的呻吟聲能直接的打進腦海,這是我特別準備的,待會你可以放心洞房,因為我會把你兩個弟弟的眼罩跟隨身聽弄好。」

說完,我走到不停磨擦著大腿的Sarah旁邊,把綁著她雙手的繩解開:「不過為了補償他們,只好讓Sarah來一場事前表演啦!」

「而且,尊夫人也忍受不了啦!」我看著Sarah被解開了的手,已經急不及待放在陰唇外把弄著,另一隻手用力抓住左邊高聳著的乳房。過了不久,還把中指插進了陰道,使勁的抽插著,還發出了驚人的浪叫聲,看得我才剛洩過的陰莖為這精彩的一幕再度舉旗致敬。

「啊……嗯……嗯……老……老公……快快……快救……救啊……我……」Sarah的手指越插越快,卻還是抵受不了藥膏的刺激,不停地向文俊求救。

「她如沒有得到精液的中和,藥力就會一直持續著!」我走到文俊身旁,拿著咪高峰得意的說著:「你剛才不想洞房而干了美美,這次可要我代你解救你老婆啦?」

「好吧……我……我做……」文俊看著痛苦的妻子,終於低頭了。

我示意美美把文雄兩兄弟的隨身聽開著,然後再把她們四個人的眼罩弄好,「我答應過你的,放心表演給我們兩個看吧!」跟著把Sarah的隨身聽拿到手上開著,拿起椅子放到文俊旁邊坐了下去,打了個手勢叫美美把Sarah帶到我面前。

「我可不會給你們夫妻在我面前太爽,Sarah得把耳筒戴上,文俊你就跟不會說話的打氣娃姓一樣啦!」說著便把咪高峰貼在Sarah下顎:「你丈夫就在你面前,自己騎上去吧!」然後把耳筒戴在她耳上。

「呀……嗯……好……好痛呀!」Sarah忍耐已久,一拿起陰莖就對準陰道口一屁股坐了下去,痛得眼淚直流,可是在藥力的刺激下,屁股還是不停的上下擺動著。

「啊……老公……你……你的好……好大……好爽……我受……受……不了啦!」

「呀!老婆!我受……受不了啦!」說著就把精液一口氣的射進陰道裡,可是Sarah仍像無底深潭似的一直在動,待文俊的陰莖軟叭叭的才站了起來。

「老……老公……挺高點……好……好爽……呀!你插大……大力點!!」

Sarah放浪的呻吟聲還不停地透過咪高峰傳送過去,待文俊稍為清醒一點:「老婆!你怎麼啦?老婆!!」

「沒用的,你老婆聽不到啦!」我把他的耳筒拉掉。

「老……老公……好好爽……呀……!你插大……大力點!大力點!!」接著而來的是清晰不過的浪叫聲。

就在此時,美美把他的眼罩拉起。

「不……不要……!!」文俊看到自己的妻子抱著我不停地上下擺動,還以為那個是自己老公,激動得不停嚎啕大哭:「我要把你殺了!呀……!!」

「我終於知道,看著自己最心愛的人被別人干,是會想殺人的!」說著我把Sarah抱起放到地上,捉住她大腿再使勁的抽插著:「剛才被你幹的是美美啦!」

「老……老公……好好爽……呀……!我……我要……來……來了……!!呀!!」樂在其中的她還在享受著,還被我插得升天了!

插不了多久,我也忍不住洩了。

「不……不要停……好……好癢啊!」就在我把精液射完,陰莖開始發軟的時候,她又痛苦的叫了起來,而美美就在這個時間把她的眼罩跟耳筒拿掉。

當Sarah看到還把陰莖留在她體內的不是文俊而是我時,眼睛睜得快要掉下來了,張大嘴說不出半句話來。可是她的身體可不讓她停下來,藥力還是弄得她不停左右的擺弄著。

而我就在這時侯站了起來,面對著滿腔怒火的文俊道:「看來我一個人的精液不夠中和你老婆的藥性,你可以叫你弟弟在她面前自慰,然後在快射精的時候插進去,不然的話,她可待不過十分鐘!」跟著把文雄、文天兩個放開。

文俊看著妻子無助的眼神,只好點頭示意準許兩個弟弟上前。兩個急色鬼衝上前去,對著美麗的嫂子不停地套弄著自己的陰莖……

我對著美美笑了笑,頭也不回的獨自離開了。

下一篇:情色老師的幸福生活 上一篇:美女教師李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