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喜歡本站可下載app或者添加到瀏覽器收藏夾,鹿久黃書收藏成人文学超过60,000篇,欢迎各类皇族收藏分享看一看!未滿18嵗的非成年人,請自覺離開!

雨中淫妻

人妻熟女

      我叫朱靜,今年27歲,是一個住家少婦,丈夫叫何俊夫,兒子何曉飛今年六歲了。

這是一個清涼爽快的星期六下午。在竹竿上挂上最后一件衣服后,我迎著陣陣微風深深的唿吸,頓覺精神爲之一振!園子里的花草不多,但這刻眼睛可及的花草都盡是一片清新自然。一天下來,每星期一回的家務又告一段落啰!

“咕-咕---咕-咕---咕-咕---”可愛的鴿子在外面鳴叫著。

噢!三點鍾了!待會我還要去接曉飛放學呢!

收拾了一下之后我匆匆洗了個澡,卻才發現剛才把全部內褲都洗掉了,只有昨天新買的白色丁字綁帶小內褲。看著這條小得不能再小的布條,自己也不覺有點好笑。

昨天,當我在那家新開業的內衣店里看到人偶模特兒穿著這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型內褲時,真讓我抽了一口涼氣,這麽一丁點的碎布就算是內褲了?!

女店員:“太太,你喜歡這件嗎?你太有眼光了,這是我們品牌店目前最新、最時尚的款式,不單單是女性客戶,就連男士們也很欣賞,都要買回去送給自己女友或太太的。怎麽樣?要不要試穿一下?”

我:“不,不,我不穿這個的……我穿這個不好看!”

女店員:“太太,你太謙虛了,像你這麽豐滿勻稱的身材,穿這種款式是最合適不過了,它能把你嬌美的身段都展示出來呢!”

我:“我……我身材哪里好呀!都生過小孩了!”

女店員:“什麽!你已經有小孩子啦?真的嗎?你不是說真的吧?”

我:“是真的,小孩子今年都六歲多了!”

女店員:“哇,太讓我羨慕了!我都沒結婚,身材還比不上你,你真是天生麗質!這麽好的身材可不要被那些土里土氣的內衣給埋沒了……再說啊,男人都喜歡新鮮刺激的……”

經不住女店員的聳恿和殷勤服務,我終於下定決心把那小布條買了回來。

本打算今晚才穿出來嚇老公一跳的,可是所有內褲都洗掉了,唉!只好早穿上幾個小時吧!還可以先試試感覺如何!嘻嘻!

然后我又穿上昨天出外的那套白色的短連衣裙,經過門口鞋櫃上的鏡子時我還不忘要再梳理一下。

哈!誰說結了婚的女人就會變成黃臉婆的?像那女店員說的,我這34、25、35D的身段和新潮的打扮,走在路上誰敢說我是個六歲孩子的媽媽呀?

回頭看看可愛的貓頭鷹挂鍾才4點!時間還早呢!可一出門口時陽光已開始變橙黃色了。對呀!已經是初冬的日子了,太陽下山早了,可天氣還像秋天一樣。

走在街道上,迎著陣陣涼爽的微風,便不由讓人想起戀愛的時候和老公在這附近散步的日子了,多浪漫啊!

可這呆子現在只是忙於工作,你說他,剛剛結婚時還會搞點土情調來哄我,可現在連結婚記念日都要我暗示明示他才有反應!是不是男人都這樣的沒有良心的?

走著想著,原來已走得差不多了,時間剛剛好吧!已經看到井竹小學的天文樓出現在遠處的樓叢之上了。

井竹小學座落在平安區的小土丘上,天文樓便是這里附近一個很好的標志性建築。往上轉入小學的這條彎道地勢較高,現在可以讓我在初冬的午后陽光下悠閑地欣賞著遠近的景物。

可心上呢,還是想到那呆氣的老公,而且越想越覺得他發呆的樣子,討厭,哼!周六晚上他要是不好好的疼我親我一回,我可會狠狠地捏他的兩只豬耳朵!嘻嘻!

正想到可笑時,“鈴-----”校內的下課鈴聲響起來了,那道紅色的鐵閘門向兩邊慢慢分開,不一會,一群群穿上深灰色校服、頭上戴了頂灰色小圓帽的小學生們便三三兩兩的走了出來。

有的兩個手拉著手,有的三、四個打著鬧到處跑……很快就看到我的小寶貝曉飛正和同學揮手道別。

當他轉身一看見我,便歡喜地揮著手奔跑過來,還邊跑邊叫媽媽。我心里又甜又樂的,這小寶貝長得比他爸英俊多了!我歡喜地蹲下來迎著想抱抱他。

可是曉飛跑到我面前不到幾步,卻停下來奇怪地低下調兒叫了聲“媽媽”,然后瞪大了眼睛,咬著小嘴唇奇怪地看著我。

我雙手托著腮向他微笑著,一時還不知道這小家夥爲何這樣奇怪地看我,但馬上就看見前邊不到五、六米處站著一個戴著老花眼鏡的矮老伯,正在呆呆地往我這邊盯著看,他雖然是一副笑臉,但臉上顯然是色迷迷的!

一陣涼意襲向我兩腿間處,我這才醒覺到剛才蹲下時太隨意了,自己穿的是短裙子啊!而且里面只穿著一條小小的丁字小內褲!這麽一蹲,腿間陰部便大大的暴露出來了!我臉上馬上一陣熱起來。

我這個做媽媽的太大意了,怎麽能給小孩子看到這種事情呢!而且還冒失的給一個色老頭視淫了我下體,即使不是完全暴露,但……真是羞死人了!!

我連忙站起來拖著曉飛回家。走著走著,不知爲何,腦海里總會重複記起剛才那老頭色淫淫的樣子和那淫猥的眼神,我的心“噗噗”地跳了起來。我想,他那麽色迷迷的,不知道晚上會不會拿我做幻想對象來手淫?他會怎樣幻想我呢?

他會怎樣來對我……

哼!他年紀這麽大了,還那麽色迷迷地偷窺女人,一定是個好色又變態的老色鬼!這麽一個壞老頭,還有什麽好想的!肯定會幻想我趴在他身前,然后……然后他就從后邊把那東西……還用他那對又干又粗的手摸我的……

呸!呸!奇怪!我是中邪了不是?怎會想出這樣的事!哪……哪里會有女人家這樣去想,想到丈夫以外的男人怎樣奸淫自己?我怎麽會想到那種事去的……

想起來也很惡心,好羞人哦!

噢,對了!說到底都是姐姐她不好,給我拿來那些色情錄像帶,說可以增進夫妻性生活趣味,教我和老公一起看,跟著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真虧她能想出這個馊主意!

可那天家里沒人的時候,我……我忍不住好奇,就播放了一盒來看,那戲里頭呀,女主人公還真夠開放,和男人做那事真讓我意想不到!一對一的、二對一的,甚至三對一的和男人做那事情。

還有……還有那些動作,還把那地方結合時的畫面做特寫,怎麽會有人敢去拍這些羞人的片子吶!

當我正在胡思亂想時,忽然從后邊跑上來兩個小女生,她們經過我們身邊時朝我打招唿說:“姐姐,你好!”啊!她們竟然叫我姐姐!!我……我!小孩子是不會說慌的呢!我心里頓時又甜滋滋的,一下子把什麽都忘了。

走到半途,天上不知什麽時候聚起了大朵大朵的烏云,轉眼間頭頂上天空已經又濃又沈的黑壓壓一片,不會要下大雨了吧?

不用我猜了,幾陣勐風刮過之后,滂沱大雨就不容分說地“嘩啦嘩啦”下了起來!我拉著曉飛快步向前走,可一下子根本找不到可避雨的地方。

我們母子倆冒著密集的雨滴快跑,轉過一個街道時,曉飛大聲喊著說:“媽媽,過去那邊!過去那邊!”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就在前頭不遠有一間大宅院,門前正好有塊寬闊的檐篷可以避雨。

好不容易跑到屋檐之下,再看穿的這件薄衣服都濕淋淋的滴水了。我提起濕透的衣服擰著雨水,唉!天空暗得發黑,看來雨還要下很久呢!我這身白色衣服一沾水就等於是透明的,待會給別人看到可就太尴尬了!

四顧一下,這宅院很古舊的樣子了,應該是老城區未拆除的古建築吧,兩扇高大的木門,漆料斑駁,邊沿部份都開始朽壞了。看上去以前是個富貴的人家。

“媽媽,我和你猜猜玩!猜一下大雨什麽時候才會停好嗎?看誰猜對!”曉飛一邊用腳踏著小水窪,一邊無憂無慮地說。

我側著頭看他這麽天真爛漫,便說:“真是傻孩子!”於是隨便地回答著他。

唉!怎麽突然間就下這場雨呢?我埋怨著,一邊掀起裙子用手盡量地把可以擰的地方擰干。

正當我們母子倆在門前狼狽不堪時,卻有人從門后一道小窗上朝外邊看,有一雙骨碌碌的眼睛正透過我那身近乎透明的衣服偷窺我豐滿的身體,並且心里盤算起壞主意來!

忽然聽得“吱呀”一聲,身后的木門打開了一扇,我連忙放下裙子轉身看去,里邊閃出一個穿著棕色線衫灰色短褲、個頭比我矮一點的胖胖的男人。方形的胖臉,禿著油亮的前額,兩鬓斑白了,留著兩撇小胡子,一雙呆呆圓凸的豬眼睛,滿臉橫七豎八的皺紋,看上去有五、六十歲了吧!

想起來了!這不正是在曉飛學校門口偷窺我下體的矮老伯嗎!怎麽又遇見了!我有些氣憤,更覺得有些丟臉。剛剛被這色老頭視淫了我不完全暴露的腿間和陰部,真是羞死人了!我臉上又忽的一陣熱了起來。

想到宅院有可能是這色老頭家的,我一分鍾也不想停留,哪怕淋雨我也要離開!但看到曉飛我又猶豫了,再讓他淋雨會感冒的,看來我只能再等等了。

“你好,我們躲躲雨就走,打擾您了!”我勉強硬著頭皮向他打招呼。

“呵!哪里話。這大雨看來要下好一會的,不如夫人您請到里邊坐一坐,等雨停了再走吧!”阿伯倒是蠻客氣地,但那雙豬眼睛卻不客氣地透過我身上濕透的胸部和腿間狠瞧。

哼!天下的男人都是這樣,能占女人便宜的地方絕對不會有半點遲疑。但寄人籬下,我只好扮作不經意地把雙手交叉放在小腹下面,擋住他的淫視。說:“謝謝了,伯伯,不好打擾了,我們站一下就成。”

阿伯似乎知道我察覺到了,不好意思地堆著笑容,遞上手中一條干毛巾說:“哦,那也不要著涼了,用來擦一下吧!”

我接過毛巾微笑答謝:“謝謝你!”

我轉身蹲下用毛巾給曉飛擦著身上的水,然后就在自己頭上和身上較濕的地方擦拭。沒想到那阿伯趁我不注意時竟也蹲下來,在我身后窺視,我一點也不知道身后竟然受到色狼淫邪目光的非禮!

突然,一塊暖烘烘的東西貼到我濕冷的屁股上,我嚇了一跳!不知是什麽東西。轉身看去,原來是那個阿伯伸手來摸我的屁股。天啊!給色狼這樣明目張膽的吃豆腐我還是頭一次!一下子又怕又急,不知如何反應!

而那阿伯卻毫不顧忌,還笑著問:“夫人,這樣是不是暖和一點啊?”說著時,他的另一只手還撩起我的裙子,用手掌貼著我的屁股溝摸索著。

我這時穿的是一條需要系繩結的小布內褲,就像一些比堅尼泳裝一樣,所以屁股百分之九十的部位都是暴露的。天啊!本來打算這性感的打扮是讓老公欣賞的,現在卻給這老家夥占了便宜!

看著他色迷迷的醜臉,一雙凸出的豬眼睛貪婪且肆無忌憚地看著我的暴露肉體,我又氣又急,心里想說:“住手,放開我!”但在大街上的公衆地方被一個色狼公然搔擾侵犯,卻是萬萬沒想到過的事,一下子我真不知該怎麽辦才好。

當我想到要叫喊或是先把他推開時,那阿伯好象抓到了我的心理似的,他得意地說:“你真是大膽啊,穿著這麽暴露的內褲,是不是想勾引男人干你啊?快向我坦白坦白,否則我可要告訴你丈夫,說你故意來勾引我啊!”

他剛說完,一只手掌已順勢向下直探到我屁股間去了。

“啊……不要!”見他如此猖狂,我失聲低聲叫了出來。還來不及阻止我的心里卻是猛地一跳!因爲他粗糙的手掌探入我嬌柔滑嫩的股間后,馬上用一只手指著意地按住了我的菊門!

(怎麽……不……不要這樣!好癢……好……好變態哦!這個變態阿伯!竟然……)我瞪了他一眼,可他卻嬉皮笑臉地看著我,給他這樣看著,我反而害羞地低下了頭。

這時他又用手指在我的菊門上按了幾下,(噢!不要!)我心里呼叫著,但奇怪的是,除了心里感到受辱之外,當他手指接觸到那地方時,傳來的竟會是一陣陣難以言狀的刺激感與痕癢感。

我……我又怕又羞,但身體的反應卻在說很受用。那阿伯給我帶來了一種羞恥的但很興奮的激動感!

(不,不行,我怎麽能乖乖地聽任這老家夥來侵犯自己!)

我回過神來,但他已經一下子把我內褲綁在腰間的那個活結扯開,用力一拉,“嗖”地把我的小內褲拉脫拿走!

我急忙用手護住陰部地帶,驚慌失措地說:“阿伯,你……你不能……我是……不要……請……請你還給我……我……你別……”

誰知他卻當著我面把內褲褲裆部份放到他那長滿疙瘩的獅子鼻前深深一嗅,淫笑著附在我耳邊說:“可以還你,但是你得先來吹吹我的雞巴,要不然,我可要把它拿給你丈夫看,說是你送給我的!嘿嘿……”

(雞……雞巴!雞巴,那是A片里經常出現的對男性生殖器粗俗的稱呼。至於吹,那……那是指女優與男人性交前必定先用嘴替他含吮陽具……他要我給他“吹”,那豈不是叫我學那些女優一樣的含住他的……口交?)

我不禁想到,我給他吮過之后,他一定會學影片里邊的男人那樣,在我給他吹到要射精時,就會將精液射在我嘴里或是朝我臉上射來,塗得我滿臉都是他濃濃的粘粘的精液……

(是那……那樣嗎?要是這樣話,那種會是什麽樣的感覺?我……我老公都還沒有這樣要求過我呢!)

我正在茫然時,阿伯這已躲在門后,將那木門虛掩,留下半尺來寬的空隙。

他站在陰影中,我順著他手上的動作方向看去時,只見他把褲子往下一拉,另一只手已把一根棕黃色、長得又彎又粗、龜頭肥腫的紫黑色陽具掏了出來!

那根陽具,你可說它是條老熟的黃瓜,又漲又肥;也可說它是一截醜陋突兀的怪蛇,又醜怪、又嚇人的東西,比我老公的難看多了,但老公的卻……卻沒有他這麽粗大。它,真的很粗大耶!

阿伯見我看得入神,得意地用手套弄了幾下向我示威,那雙豬眼放射出的淫光不禁使我心頭緊張:這……怎麽有一種被他懾住了神的感覺?是威懾還是……

當他雙手把褲子拉下來,教那陽具在我眼底上下點頭晃動時,我開始身不由主了,自動地蹲下來往前向它靠近。

“哦,對了,快些來嘗嘗我雞巴寶貝的味道吧!”阿伯急色地鼓勵我說,還將腰向前送,那東西便向我嘴巴湊上來。

唔……一股難聞的尿燥味直撲鼻尖!但……但我已經鬼使神差地微微張嘴,嘴巴一下子就被他腫漲的大龜頭沖了進來。

阿伯動一動腰,示意我繼續含進去,我張著嘴,不自覺地學著影片里那些女優們的模樣,一只手托住他的兩顆雞蛋大小、疏落地長著卷毛的睾丸,另外一只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握成圈狀套在他的雞巴根部,開始一下下的讓它在我口中進出。

想不到我每天偷偷觀看的那十幾套A片,竟在不知不覺間教會了我這一套好“手藝”!

“啊……好爽喲!“哦桑”原來你這麽會吸雞巴。”阿伯十分享受我的服務之余,一邊還輕聲說著那粗俗不堪的淫話,聽得我心跳臉紅之余,也教我又羞又想!

他又臭又醜的雞巴把我嘴巴塞得滿滿的,龜頭已直頂到喉嚨了,卻還有一截吞不進去。不知是口水還是雞巴分泌出來的髒水,一絲絲地從我的口角擠出沿著下巴直流;他那肥油油的肚腩下長著那堆粗硬的陰毛,不時刺得我鼻子發癢。

不明所以地,我卻感覺有種被需要的渴望,好象很想滿足口內那條肉蟲。我更似乎耍出了看家本領似的,學著電影里的情節盡心盡力地施展起來。

當我在門前爲阿伯賣力地口交時,曉飛卻不知我正給一個老色魔玩弄,還在自個兒跳水窪玩著。

突然曉飛叫了起來,我和阿怕都嚇了一跳,我連忙吐出那陽具轉過身去看個究竟,原來在不遠處有一個女人拖著一個小孩在大雨中緩緩走了過來。仔細看清楚,原來是我家鄰居高太太和她女兒小純。

曉飛大聲向她們打招唿:“阿姨您好!”又說:“小純,你怎麽現在才下課耶?”

高太太走了過來,見我們滿身濕透,便問:“白太太,你們怎麽在這里避雨啦?”

這時我已用身體擋在木門前,生怕那阿伯露了臉,並整理了一下衣衫,好在天色暗了不少,否則下體的毛發一定會透過衣服讓她看到了!

但我還是保險地稍爲側身掩飾,裝作從容地回答說:“真不巧,身上沒帶著雨具,所以在這里避一下再走吧!”

“啊!”突然地,一股暖氣從我屁股后面向腿間吹來。可惡!明知有人在,這變態的老家夥以爲別人看不到,竟然就在門后把我的裙子掀高,然后往我腿間吹氣!他又連吹幾下,我頓覺下身一陣癢癢的很難受,頓時呆了一下。

高太太似乎看到我表情怪異,便關懷地問:“白太太,你沒事吧?是不是著涼了?”

我的意識從恍惚中恢複過來:“哦,沒什麽--”慌忙中心里有個念頭,便開口說:“沒……沒事!高太太,可不可以請你先把曉飛帶回家,然后讓我先生來這里接我?我怕這孩子要犯感冒呢!”我不知怎地這般說。

高太太爽快地答應說:“好,那我先把曉飛送回家。曉飛到小純旁邊來吧!”

“哈以--”曉飛邊答應著邊走到她們的雨傘下,然后向我揮手:“媽媽,你要快點回家哦,不要到處玩啊!”

“回家后要馬上換衣服哦!”我囑咐他說。

高橋太太領著兩個小孩子走了。看著他們一走,我心里馬上矛盾起來……

他們漸漸走進雨霧中去了,我才轉身向躲在門里的阿伯說:“阿伯,你……請你把內褲還我吧!”

那阿伯原來這時正從我腿胯間向雨中遠去的人看著,聽到我這樣說時才站起來,他狡猾的奸笑著說:“可以,不過在你丈夫來接你前,你就先到我家里坐一坐取取暖吧,別客氣白太太!那內褲嘛……等下再還你不遲!嘿嘿……”

說完,阿伯就用力拉住我的手將我扯進屋去。

說是我被他硬拉,不過心里也不知自己爲何竟會聽任其拉著走了進去。我被他帶進院子里一間放雜物的小木屋內,當門“哐!”一聲關上時,我感到自己開始后悔了。

阿伯上前要抱我,我急忙轉身躲開:“不……不要,請你放開我吧!“不要啦”。

但話未說完,已經被他從后面抱住了。

“夫人,你還想裝什麽,剛才你吸我雞巴吸得很舒服吧?你明明是很想要男人的雞巴,是嗎?呵呵……給我猜中了吧!”

“你胡說!快放開我,我要喊了!”我無力地掙紮著。

糾纏中他雙手已順利地拉下了我上身的衣服和奶罩,一只手托住我一只奶子揉搓,另一只手則迅速掀起我的裙子,一手撈住我敏感的三角地帶!

阿伯嬉笑著說:“夫人,你這對奶子又圓又大真好玩,好滑好嫩喔!”

“呀!不要啊……”女人兩處敏感區被突襲,我還真有些抗拒,於是用力反抗。他想不到我突然發難,可我掙脫開后卻一下慌亂地趴倒在地上,阿伯從后又摟了上來,四肢如海星一樣將我夾得死死的。

“啊!不要……”我呻吟著,敏感地帶再次被他兩手左右開弓侵占著。

“哦……放開我!”我叫起來。這時阿伯正用兩只手指揉著我那禁地入口,使我一下子酸軟欲暈,我勉強地扭動下身想阻止他肆意而爲,可是……

可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再撐多久了,我的身心已經開始酥軟,反應已經不能自制,只知道自己的叫喊逐漸變成了低吟聲。

“給我摸得爽吧?“夫人”,嗯?嘿嘿,肉洞又熱又濕,開始流湯了!是不是想要我的大雞巴呀?”他說著,手指又往我陰道深深地鑽進去。我心里又羞愧又焦急,這樣下去,我鐵定要失身了!

耳邊又聽他說:“來吧,讓我再給你弄深入點,等你水洞濕淋淋了,待會我的雞巴便容易替你塞得又滿又漲的哦!哈哈!好嗎?呵呵呵……”

不知何時,我已被他放倒在那墊了一張薄毯的地板上,阿伯已趴上來壓住了我,並伸出舌頭朝著我紅嫩的奶頭勐舔,然后肥厚的舌尖繞著乳暈舔弄,又像狗一樣把舌頭長長的伸出來,一下接一下的上下左右逗弄著我兩粒奶頭。

“夫人”,你這奶頭怎麽會又圓又漲啦,是不是要流奶水了啊?不如就給伯伯我喂一下奶好不好?呵……”

不等我反應,阿伯便張大嘴一口把我左邊的奶頭給吸住,“唧唧”有聲、津津有味地啜吸起來,兩手還不忘一個勁地揉著來給我催奶!

我的胸部給他吸得酥癢難耐,感覺兩乳發漲、奶頭硬翹,吸得我很舒服、很受用!但心底里還在理智地告誡自己,不能讓他這樣下去,你還有一個愛你的老公,一個美滿的家庭,這樣是對真愛的背叛,對婚姻的違誓。

“啊……放開我,不要這樣,我先生就要來了,放了我吧!”我盡力地將這句話說出口,可是卻反而提醒了吸得正起勁的阿伯:“呵呵……白太太,你的意思是叫我抓緊時間?好啊,但這里我還沒有嘗過鮮呢!”

說著,他身體往下一縮便伏到我兩腿間,而雙手卻穿過我腿彎處,然后手臂一曲,牢牢地扣住我的大腿,跟著將他上身伏到我大腿根部。

我吃了一驚:(這動作不正是電影里男人在給女優舔……麽?現在……現在他也要……)

“哦!不行……”我緊張地扭著腰要躲開,可這樣似乎更讓阿伯動心:“呵呵……“夫人”你也喜歡這玩意?好呵!讓我嘗嘗你肉桃的味道。”

他才說完,我便感到陰戶傳來陣陣刺癢,因爲阿伯正用他下巴的短硬胡子磨擦我那處的嫩肉,我緊張地想避開,可大腿給他用力扳著動不得半分。

這種好象給人綁住了來搔癢的滋味令我又急、又氣、又癢,但又很舒服!陣陣的暈迷讓我腦際空泛起來,好象什麽也記不起來了,“呀……呀……啊……”我腦海里一片空白。

阿伯那濕滑燥熱的舌頭,發狂似的在我肉洞入口處和周圍的敏感區不停地舔掃,時而犁庭掃穴,時而撥草尋秘,每一下撩動都讓我下身隨之發出一陣酥麻的顫抖痙孿。噢!男人的舌頭原來還可以這樣靈活!

“唔……唔……呀呀……呃呀……”除了以低呤來減緩那無奈,我雙手只有無助地用力拉扯著身下的毯子,眼睛想看又不敢看地半瞇著。

瞧他那半禿的頭在我腿間亂磨蹭,我的肉洞內就像給一條活生生的蛇或是蹦蹦跳的魚塞了進去,爲了活命,它得拼命地鑽、拼命地扭……真癢死我了!

我心里十分矛盾:(老公,你若再不來救我,我……我可要給這老男人弄上手了。他現在正舔著我的肉洞,那是你從不曾舔過的地方。哦……老公,他舔得好深、好用力啊!不要……)

此時,那阿伯邊舔,還邊伸出手指來撩我的肉洞,把濕淋淋的小洞洞弄出淫穢的“唧……唧……”聲音。阿伯這麽用力吸吮,該把小肉唇都吮得充血漲大了吧?那地方正敏感得難受極了!

“很爽吧,是不是?“夫人”,你這肉桃嫩兮兮的真可愛又饞人,呵呵……

你看它水汪汪、滑熘熘的,我忍不住要干它啰!哈哈!”

阿伯逗了我沒幾句又再繼續舔弄,緊貼得幾乎是要把臉陷進了我的小穴里似的,大嘴巴吸得我那地方相當肉緊,我全身有如觸到電流般失控地顫抖顫抖再抖動。

我知道心里開始渴望,全身也便放任由人了,但……但是,這是屬於我老公的地方,我現在已是非常對不住他了,自己怎能還會渴望別的男人來搞?!

(不,這不是真的!我怎會想要這個爺爺級的男人來和自己干那種事呢?)

在我僅有的一絲理智正與意識抗衡的時候,忽然我的雙腿被分得更開,而且小腿給兩只火熱的手掌抓住向上提了起來。那個動作……噢!阿伯要……他要來奸淫我了!我該怎麽辦啊?怎麽辦啊?

“不要!”我驚叫一聲,看清時,阿伯已做出一個我和老公做愛時常用的體位,而這次小腿還羞人地給他扛到兩邊肩膀上去了,阿伯正準備壓下身來,一個東西在我的股間不停地滑動觸碰……

(他在找尋入口了!)我心里急唿,剎那間,下意識地扭著腰,一只手馬上去護著禁地入口,一條熱烘烘、硬梆梆的東西隨即戳了我的手背一下,是……是他的雞……雞巴!!

不知是驚怕還是什麽,我竟馬上將手縮了回來,那阿伯接著彎腰俯首,一口叨住了我一只奶頭就吸,兩只肥油油的手將我正要抵抗的雙手重重地按貼在地板上,我使勁想扭脫時卻再扭不動了!

我哀求他說:“老伯,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啊!我是有丈夫的,他就要來了,不能被他看見!”

阿伯卻松開嘴里吸著的奶頭,奸笑著說:“呵呵!就是嘛,趁你丈夫沒來之前,我們趕快弄一兩回,這是我們的緣份啊!夫人,你又不是頭一回,還是那麽怕羞!看你臉上紅卜卜的,真讓我愛死了!心肝肉,你放心,我會把你弄得很爽的。哈哈!”

“不!我不要!不行的!”我急得直搖頭。慌亂中瞧見他毛茸茸的小腹下那條粗大的醜八怪,它……它那紫黑紫黑的大怪頭上,張開的大嘴已饞得流出口水了。

(啊!它……它好象是一條要把我生吞活剝的大怪蛇,好大、好粗壯喔!)

阿伯這下抱緊了我,下身已經隨即挪動起來了,那根醜東西就在我雙腿間探動著,大腿內側馬上給這杆熱棒灼了幾下,然后……然后它…我……我感覺到穴口幾次被他那大怪頭給頂到了!我連連叫苦,以爲這下無望了,它就要插進來了!

但阿伯卻不是馬上就插進來,他先反複地頂緊然后又松開了好幾次,好象在逗我玩。

說也奇怪,這將進未進的逗弄反而增加了我下身不自禁的渴欲,它那熱乎乎的灼熱感讓我全身也好象被點燃了起來,驅使我經不住想懇求他把那根東西插進來,烘干我潮濕的心、燃燒我滴水的情!

(老公,我不行了!他那東西已經找到了禁地的入口,我那地方已經不由我自主了,我護不住了,你原諒我吧!)我在心底對老公忏悔。

突然,那大怪頭又一次頂住我的肉唇不動,然后再輕輕地研磨著我肉洞旁的地帶,一下接一下……討厭!研呀……研得我禁不住想要迎接它進來。我緊咬著下唇,強制自己想要扭動向上挺的屁股和想要叫出口的聲音。

阿伯似乎看穿了的我心事,得意地說:“呵呵……夫人,你真是口不對心,想要了是嗎?好啊,騷婊子,老公給你動真格來啰!”說完之后,他就慢慢地降低屁股往我壓來,將肉棒推進來了。

(肉……肉唇給撐開來了!噢!那大怪頭它……它……它好大啊,撐開入口了!啊……好熱!)

“啊……不能這樣!不要這樣!”我作出最后的請求。他這一進來,我已覺得自己乏力難抗了。

“嘿嘿!夫人,你兒子都這麽大了,還怕羞?像你這麽淫蕩,我就不相信你在外面沒有其它男人。嘿嘿!”

我希望他發善心,於是盡力平靜地說:“我……我除了丈夫以外,真的沒有跟其它男人做……做……這事……”可我說到這里又說不下去了。

阿伯聽了反而興奮,奸笑著說:“嘿嘿!是這樣嗎?呵呵,那我可要用我的大雞巴來代你丈夫獎勵你了!我得盡力服務你一下才行。哼哼!”

““老伯伯”,你行行好,放過我,我不會對別人說你……這樣對我的。”

我不無難過地說。

“呵呵……“夫人”,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聽我的,我當然也不會說你和我這老頭子今年今月今日一起在雜物房的地板上交配的事啊!呵呵!”阿伯他竟狡猾地反咬一口。

無賴!無賴!我無話可說了,只任由他努力地一下一下將粗大的淫具往我下體插進。那逐漸漲滿的快感不可否認已把我給征服了,往下除了呻吟外,我就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麽了。

他緊緊壓著我,一送一抽,連綿不斷地用力干著男人原始的抽插運動。他還不忘誘發我說:““夫人”,你真是個淫貨,這麽棒的身材只給你老公一個人享用實在太浪費了!呵呵……你看,我來給他幫忙看管看管不是挺好麽?”

說完,他故意著力地頂送了幾下,使得我們的交合處發出幾下“唧唧”聲,而這微小的“唧唧”聲在這狹小的雜物房里便成爲巨響,在我聽來更是刺激和刺耳!

阿伯又接著說:“聽見了嗎?“夫人”,你說是不是啊?哈!”

說實話,我已被插得身心癱軟、遍體酥麻,陣陣欲潮洶湧而至了。心靈上、肉體上都只想他更狠狠地干,讓我快點解脫!

光這麽想,陰道就不禁緊張地收縮了幾下,老家夥一邊抽插一邊得意地問:“哎喲!緊死了!緊死了!孩子都生了,怎麽那小洞洞還這麽緊啊?還會夾男人的雞巴!哈!夾得我都快要不行了。”

阿伯越干越用力,干了一陣就叫我翻過身,他命令說:“趴著,用手撐著地板,但只可單膝跪著。”

“你……你想怎樣?”我羞澀地問。

阿伯十分得意地說:“我要和你像路邊的野狗般交配,我要從后邊狠狠地干你,好不好啊?哈哈!”

他說完后便摟住了我的腰,另一手將我擡起的腳向外提起,我就像一只母狗的模樣,給他這只老癞皮狗從后面插進來,如路邊交配的狗只一樣了。真惡心!

但……但感覺又很刺激嘛!

這樣給干了一會,我已完全出於順從地配合,不知怎地,我忽然想起那些A片里有一套劇是講女主角的老公出差在外,她善良可愛,但就因爲純真而被鄰居一個獨居的老頭騙奸了。

后來,那老頭還招來其它的男鄰居來輪奸她,女主角從此就成爲附近街道的公妻。我……我可不要變成她那樣的結果!

阿伯從后插了我好一會,又把我的腳放下,干脆讓我四腳爬爬的趴著,他幾乎整個人伏在我背上,正像快要完事的公狗,爲急著完事而狼狽地擺動屁股使勁地插。

“再夾緊點!淫貨,用力夾!”他命令著,我也不知怎的竟意會地使陰道的肌肉繃緊。這一來可激動死我了,阿伯那肉棒哪里能夾得緊,一用力收緊它就似乎越漲越大,再給它一抽一拉,帶來那巨大的酥爽滋味簡直要讓我昏死過去!

阿伯他呢,看上去好象也很受用,手掌連連用力抓緊我屁股,並不斷低聲哼叫:“噢!噢!騷貨!夾死老子了!噢!”我兩邊屁股都給他掐得現出紅紅的手印。

從這刻開始,我便覺得他每次頂送時都會更進來一些,我下面都快給他頂破了!快!再快!噢……癢死我了!下身那股浪潮已咄咄迫近,我終於呻吟起來:“啊……哎……啊……”

給男人這樣干著,雖然A片里看過很多,但我怎會想到今天真的給一個男人弄起來時竟這般受用?而這男人卻不是自己的丈夫!

迷亂不已時,我赫然發現旁邊不遠的地方有塊長寬約兩尺余的方型鏡子,斜倚在一個木櫃前,那鏡面竟端端正正的反映著我和阿伯這時的動作!

噢!羞死人了!看著阿伯從后按著我的屁股,粗腰又快又狠地向前向后運動著,將他的雞巴不停地在我肉洞中抽拉,我則俯伏在他身下,乖乖的任由他干弄。

被他這樣抽插了百多下后,他幾乎是伏在我背上了,兩手抓緊我的小腰作支點,兩條跪在地上的毛腿不停地搖晃,腰肢使勁地前后擺動。

最……最羞人的,還有……還有他那根在我股間送進抽出的粗大東西,這時從鏡里看去,那根東西好象是直刺刺地戳入我身體的一把刀。

我看著它一下下地宰割著自己,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和這個醜陋阿伯像街上的狗只般野合在一起,這一切好象是在看著一出由我自己主演的A級電影!

那阿伯真是可惡!一會是又急又快的頂送,一會是又狠又深的抽拉,還一邊捏我兩只奶子、用口咬我嫩滑的肩頭,真是弄得我又癢又痛,耳際不時聽到他肚脯拍打我屁股的清晰、明快的聲響。

(這不都是影片里女優的遭遇嗎?啊……這份感覺我要怎樣形容?對不起!

老公,人家渾身上下都給這淫棍給糟蹋了!)

“呀……呀……”他快頂死我了,一下下都好象要頂進子宮里去似的,我就快暈厥過去了!而他正開始加快速度,緊接著是一味地用密集式而短促的抽送動作,灼熱的大怪頭刮得我那里既是漲痛又是舒服,既是爽快又是難受!

“哦……哦……呀啊……啊啊……呀啊……啊!!!!”我瘋掉了吧?怎麽自己竟會發出像影片里的那些女優這麽專業和投入的叫聲了!這是在取悅自己還是在取悅那阿伯?

這時候他抽動的頻率很快,但是沒有把淫具抽出來多少,只是勐地往里送,龜頭一下下地戳動我的子宮口,好象它要撞到里面去。

這幾十下要命的觸碰,弄得我死去活來,幾乎不間斷的巨大刺激由子宮直傳到腦際,我整個人輕飄飄的如飛翔在太空中。

(他真的要插到我子宮去嗎?啊!他真能插進去嗎?如果插進去,那……那是什麽滋味呢?從不知道男人那東西竟能讓人有這麽欲仙欲死的滋味啊!全身的敏感神經是不是都全部集中到下身去了?怎麽完全沒有了其它的意識?……)

恍惚中,我是一只需要不停與男人性交、渴求他用淫具插弄的生物。

一陣激烈的舒服信號,由下身開始漫延了全身每處神經線。那是不常有的高潮感覺,但爲什麽我和其它男人做時,它會來得這麽快?

我的頭也發麻了,滿足感取代了一切,以至於……以至於沒有留心那阿伯正在急切而有目的地將我全部占有。

無意識間,阿伯突然一下將陽具用力盡根的插了進來,並把我用力地摟得緊緊的,屁股好象發狂地頓了七、八下吧!我感到那大怪頭頂著我的子宮口研磨了七、八下后,馬上抖顫了好幾下,阿伯也跟著全身顫抖。

(啊!他要射精了,他要把精液直接射到我子宮去!啊……不,不要!今天是排卵期,他會讓我懷孕的!不能這樣,我已經給老公戴上綠帽子了,不能再懷上其它男人的孩子!)

我心里一陣恐慌,但隨即感到一股熱流瞬間激注入我下體深處,熱辣辣的灼痛擴散至整個子宮。

那感覺就像是你往熱水浴池里跳,先是像給暖燙了一下后,熱力漸漸傳遞擴散開來,全身頓時溫暖舒適!那種無以名之的滿足,帶動著一種原始激蕩和快慰,歡快地向整個人襲來了。

“啊---”我只知道最后輕唿了一聲便軟下身子爽昏過去!失去知覺前,背上傳來阿伯如釋重負的牛喘聲,還有雙乳給他掐緊的麻痛感。

也不知什麽時候,一陣涼意讓我清醒了過來,看到來自窗外的一道亮光,正照著我淫亂濡濕的下身。

旁邊一角,那阿伯在穿著衣服並打量著我的裸體,我有所醒覺地連忙抓過身邊散落的衣服趕快穿上,這時,阿伯已將那木門拉開,一陣涼風馬上讓我完全清醒。

奇怪了!剛才還是“嘩啦嘩啦”的下著大雨,怎麽現在天空竟下起白花花的雪來了?也想不得那麽多,我低著頭揪緊還未扣上的衣襟,尴尬地走出雜物房。

阿伯隨后跟來,我於是快步走到大門前,這時他從背后趕了上來,一下又把我摟著,他雙手再次侵襲我的敏感部位。

我鼓起勇氣說:“請你放開我!”阿伯反而加大了手勁,並附在我耳邊說:““夫人”,什麽時候有空就過來避雨吧!我的雞巴在等著你!”我一聽,心里一慌,不知怎的來了力氣掙脫了他,不顧一切地推門出去。

門外雪花遍地,但我看到的是一片不潔的白色!我擡頭一看,不遠的路上,有個人拿著雨傘快步走來,我定神一看,太好了!老公終於來了。可是……老公你也來晚了!

我鼓起勇氣向他揮手:“老公!我在這里!”

老公一路走一邊說:“我來晚了,對不起!有沒有冷著?”

我心里有點著慌,連忙回答:“沒有,什麽都沒有……”

爲免他知道我曾經在這家逗留,我便想走上前去迎他,誰知地上下了雪后夠滑熘的,我的高跟鞋在那地上站不穩,就地一滑,竟然摔倒在地上,而且是兩腿大張把裙子撐開的那種。醜死了!

“親愛的,你……你怎麽……?”老公這時吃驚地問道。

糟!我…我剛才慌亂亂地匆匆穿上衣服,卻沒有想到向那阿伯討回內褲,這時全曝光了!我一時呆在當場。

老公語氣關切,緊張地問道:“你怎麽會不穿內褲就……”

“我……我……”我無言以對。

我怎麽會不穿內褲?那當然只有我自己和那躲在木門后面一邊嗅著我那小內褲、一邊奸笑的阿伯才知道了,但我又怎麽對他說呢!

(全文完)

下一篇:愛上美麗少婦 上一篇:美麗的妻子